>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全天计划
做最好的网站

秒速时时彩:在线阅读,飞米猎杀

- 编辑:秒速时时彩 -

秒速时时彩:在线阅读,飞米猎杀

首先,我难以理解自己看见的东西——它就像一只体积庞大的章鱼,在我的头上闪闪发光,棱角分明的爪子伸向各个方向,将色彩斑斓的光线反射到四周墙上。不同之处在于,这只章鱼长着许多层爪子。第一层爪子很低,离地面只有一英尺;第二层的高度在人的胸部,第三层和第四层高一些,在我头部的上方。并且,它们全都鲜艳夺目,闪闪发光 我眨了眨眼睛,觉得眼花缭乱。我开始观察细节。这台章鱼形状的机器安装在一个不规则的三层楼高的框架内,框架全是用玻璃立方体模块组成的。地板、墙壁、天花板、楼梯——这里的一切全部是立方体。但是,它们的排列杂乱无章,好像有人把一大堆巨大的透明方糖倒在了房间中央,那只章鱼的爪子从这堆立方体之内钻出来,像蛇一样伸向各个方向。这个装置被一张由经过阳极化处理的支柱和连接管构成的黑色网状结构固定起来,但是,四处反射的光线使它们变得模糊不清,所以这台章鱼形状的机器看起来好像是悬挂在半空中的。 里基咧开嘴巴笑了:“收敛组装。这个结构是呈不规则碎片形状的。很奇妙,对吧?” 找慢慢地点了点头。我看到了更多的细节。我刚才见到的章鱼形状的东西实际上是一个张开的树状结构。一根口正方形管道从间垂直穿过房间的中心,直径较小的管子从那里通往各个方向。直径更小的管道又从这些分支通往其他地方。最小的管道只有铅笔那么细。这里的一切都光亮闪烁,好像被镜子照着一样。 “它为什么这么明亮?” “这种玻璃上有钻石形状的涂层,”他说,“在分了层次上,玻璃就像瑞士奶酪,上面充满小孔。当然,它还是一种液态的,所以原子能够从中穿过。” “所以,你们给玻璃上了涂层。” “对,必须那样做。” 在这枝蔓繁多的发光玻璃森林中,大卫和洛西一边移动一边记录,调节阀门,并且不时盘看手掌电脑上的数据。我知道,我的眼前是一条大型并行装配线。微小分子碎片被导入最小的管道中,然后被加上原子。这一步完成之后,它们走进直径更大一点的管道,被加上更多原子。分子以这种方式逐步移往装置的中心,直到整个装配全部完成,它们最后被输送到那条中央管道内。 “正是这样的,”里基说,“这与汽车装配线没有两样,不过它是在分子层级上工作的。分子从管道进来,最后沿着管线来到中心、我们在这里给它们粘接上一条蛋白质序列,在那里粘接上一个甲基,就像汽车装配工安装车门和轮子一样。在装配线的末端,出现了一个新的、特制的分子结构,完全符合我们的规格。” “还有各式各样的爪子起什么作用呢了 “用于制造不同的分子,所以,那些爪子看上去各不相同。” 在几个部位,章鱼的爪子穿过一条用粗大螺栓加固的钢制风洞,那是用于真空管道输送的。在其他部位一个立方体覆盖着夹层银质绝缘层,而且我看见旁边摆着液氮罐;在那个部位,形成了非常低的温度。 “那是我们的低温室,”里基说,“我们使用的温度不太低,最低大约在零下70摄氏度。来,我让你看一看。” 他领我沿着在爪子中间蜿蜒曲折穿行的玻璃通道,穿过了了章鱼形状的装置。在一些部位,我们借助短楼梯翻越位置较低的爪子。 里基不停地介绍着技术细节:真空隔热软管、金属相分离器、球形单相阀。我们来到绝缘立方体前,他打开了一扇厚重的门,让我看到一个与另一个房间相连的小房间。房间看上去像是两个肉食品贮藏柜。每扇门上都装着玻璃窗。这时,一切都在室温下。“在这里,你可以有两种不同的温度。”他说“如果你需要,可以从一种转向另一种,不过它通常是自动转变的。” 里基领着我退出房间,习惯性地看了一下手表。 我问:“我们迟到了吗?” “什么?不,不。没有那样的事情。” 在我们身边,有两个坚固的金属房间,粗大的电缆通向室内。 我问:“这是你们的磁化室吧?” “对,”里基说,“直流脉冲式磁场磁体,在核心部分产生33特斯拉的磁通量。那相当于地球磁场的100万倍。 他嘟哝一声,然后推开了钢门,进入最前面的磁化室。 我看见一个炸面圈形状的物体,它的直径大约为6英尺,正中央有个直径一英寸的小孔。炸面圈形状的物体完全被管道和塑料绝缘体包围起来,粗大的钢制螺栓从上到下固定着外罩。 “这个小家伙需要大量冷却剂,我可以告诉你,还需要大量的电力:15千伏。给那些电容器充电需要整整一分钟时间。当然,我们只能使用脉冲调制它。假如我们连续开机,它就可能爆炸——被它产生的磁场炸开。”他指着磁体底部,在膝盖高的位置有个圆形按钮。“那是安全关闭装置,”他说,“只是以防万一。如果手不空,可以用膝盖关闭它。” 我说:“这么说你们使用高磁场来进行部分装配——” 但是,里基已经转身出了房门,同时又看了一眼手表。我紧跟往他身后。 “里基……” “我还有更多的东西让你看,”他说,“我们就要看完了。” “里基,这给我留制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指着那些闪闪发光的爪子说,“但是,你们的装配线大部分是在室温下工作的——没有真空,没有低温,没有磁场。” “对,不需要特殊条件。” “这怎么可能呢?” 他耸了耸肩。“装配工们不需要那些东西。” “装配工?”我问,“你是说,你们的装配线上有分子装配工?” “有,当然有。” “装配工在为你们工作?” “当然,我原以为你知道这一点。” “不,里基,”我说,“我根本不知道。而且,我不想听谎话。” 但是,我确定他在说谎。 利学家们最先知道的关于分子制造的情况之一是,从事这样的工作难度非常大。1990年,国际商用机器公司的一些研究者们让氙原子在镍盘上旋转,直到它们组成该公司标识上那种“IBM”字样。组成的整个标识只有1英寸的100亿分之一那么大,只有借助电子显微镜才能看见。但是,它提供了一种给人深刻印象的图像,当时大出风头。国际商用机器公司让人认为,它证明了一个概念:通向分子制造的大门已经打开。但是,它仅仅是一种噱头而已。 因为使单个原子按特定方式组合起来的工作进展缓慢,十分辛苦,而且费用昂贵。移动35个原子耗费了国际商用机器公司的研究人员整整一天时间。没有人相信可以用那种方式来创造出一种全新的技术。与之不同,大多数人相信纳米工程师最终将会找到一种方式去制造“装配工”——那种能够制造特定分子的微型分子机器,与轴承机制造轴承的方式类似。那种新技术依靠分子机器来制造分子产品。 那是一个很好的概念,但是涉及的实际问题却使人胆怯。因为装配工比它们制造的分子的结构要复杂得多,设计和制造装配工的尝试从一开始便遇到了困难。就我所知,世界上没有任何实验室完成了这一工作,但是,里基刚才却告诉我——井且以漫不经心的方式——艾克西莫斯技术公司有能力制造分子装配工,而且装配工正在为该公司制造分子。 当然,我不相信他的话。 我一直从事技术工作,所以对可以完成的工作有一种特妹的感觉。里基所说的那种巨人式的飞跃不会出现。它在历史上也从来出现过。技术是一种特殊的知识;与所有的知识类似,技术出现,逐步发展,然后成熟。持相反观点就如同相信莱特兄弟可以制造火箭,然后登上月球,而不是只在基蒂霍克的沙丘上飞行了300英尺。 纳米技术仍然处在基蒂霍克式初期阶段。 “别逗了,里基,”我说。“你们怎么可能真的做到这一点?” “技术细节并不那么重要,杰克。” “你这是什么新鲜屁话?技术细节当然重要。” “杰克,”他说着,对我非常得意地一笑。“你真的以为我在对你撒谎吗?” “对,里基,”我说。“我有这种感觉。” 我抬头望着四周那些章鱼状爪子。我被玻璃包围着,看见自己的样子被反射在周围玻璃的各个表面上。这使我感到困惑,感到晕头转向。我看着自己的双腿,努力使注意力集中起来。 这时我注意到,尽管我们刚才一直在玻璃通道上行走,地上的某些部分也是用玻璃铺成的。有一块玻璃就在我身边。我走了过去。透过那块玻璃,我可以看到地面以下的钢制导管和管道。有一组管道吸引了我的目光,因为它们从储藏室通向附近的一个玻璃立方体;在那里,那一组管道冒出了地面,向上进入较小的管道中。 我猜想,那就是营养材料——那些将在装配线上变为成品分子的有机物质原料浆液。 我低头观察地面,目光顺着那些管道回到了它们从隔壁房间进来的位置。接头处也是用玻璃制作的。我可以看见我刚进来时见到的那些反应釜的弧形钢制锅底。我刚才还以为那些容器是小型啤酒发酵罐,因为它的外形肯定像小型啤酒发酵罐。它们是用于受控发酵,用于受控微生物培养的容器。 这时,我意识到了它的真实用途。 我骂道:“你这个婊子养的!” 里基又笑了起来,耸了耸肩。“嘿,”他说,“它的作用可大了。” 隔壁房间里的那些反应釜的确是用于控微生物培养的。但是,里基并不酿造啤酒——他在制造微生物,我毫不怀疑他那样做的原因。艾克西莫斯技术公司无法制作真正的纳米装配工,正在使用细菌制造他们需要的分子,这是遗传工程,不是纳米技术。 “怎么说呢,并不完全如此,”里基听到我的想法之后说,“但我承队,我们使用了一种混合而成的技术。无论如何,这并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对吧?” 这是实话。至少在过去10年中,观察家们一直预测,遗传工程、计算机编程、纳米技术这三者最终将结合在一起。它们都涉及类似的——而且相互关联的——活动。在这两者之间没有多少差别:使用计算机对一种细菌基因组进行解码以便制造新的蛋白质,借助计算机将新基因插入到细菌中以便制造新的蛋白质。而且,在这两者之间也没有多少差别:制造一种新细菌来分泌——比如说——胰岛素分子,制造一种人工微型机械装配工来生产新分子。这全都出现在分子层次上。这是同样的挑战:将人类设计强加在极端复杂的系统之上。况且分子设计假如不复杂就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可言。 你可以将分子视为一系列被堆砌起来的原子,就像乐高牌积木,一块接着一块。但是,那个意象是误导性的。因为原子与乐高牌积木不同,不能按人喜欢的方式堆砌在一起。一个被插入的原子受到局部力量——磁场的和化学的——制约,时常产生令人不快的结果。原子可能被赶出它原来的位置。它可能留下来,但却处在一种危险的角度上。它甚至可能将整个分子折叠成结。 因此,分子制造是一种在可能的技艺范用之内的活动,是一种替换原子和原子团的技艺活动,其目的是要制造出按所需方式工作的等价分子结构。面对所有这些困难,人们不可能忽视这一事实:存在着已经得到证实的可以制造大量分子的分子工厂——它们被称为细胞。 “不幸的是,细胞制造给我们带来的进展是有限的。”里基解释说,“我们获得了基层分子——我们用的原材料——然后我们以它们为基础,采用纳米工程方法进行制造。所以,我们在两个方面都有所涉及。” 我指着下面那些容器,你们培养什么细胞?” “Thcta-d5972细菌。”他答道。 “那是?” “一种大肠杆菌菌株。” 大肠杆菌是种常见细菌,在自然界中到处可见,甚至在人的肠道中也有。 我问:“有没有人想过,使用能够在人体内存活的细胞可能不是一个好主意?” “实际上没有,”他说,“坦率地说,那不是考虑的因素。我们只是需要一种在文献中有充分记载、经过大量研究的细胞。我们选择了一种工业标准。” “哦……” “不管怎样说,”里基继续说,“我认为它不是什么问题,杰克。这种细菌不会在人的肠道中大量繁殖。Thcta-d细菌被优化,适于各种各样的营养源——以便降低在实验室中进行培养的成本,事实上,我认为它甚至可以在垃圾中生长。” “那就是你们获得分子的方法。细菌为你们制造分子。” “对,”他说,“那是我们获得初级分子的方法。我们得到27种初级分子,它们适合温度较高的环境,原子在那里更活跃,混合的速度快。” “那就是这里温度高的原因?” “对。反应效率在58摄氏度时最高,所以我们在这个温度下工作,在这个温度下,我们获得最快的结合率。但是,这种分子在更低的温度下也会结合。即使在1.5或4.5摄氏度时,仍会出现一定数量的分子结合。” “所以,你们并不需要其他条件,”我说,“真空?压力?高磁场?” 里基摇了摇头:“不需要,杰克。我们保持这些条件,以便加快装配速度、但是,它严格说来不是必要的因素。这个设计真的很好,元件分子结合非常容易。” “这些元件分子结合起来,以便组成你们最终的装配工?” “它们然后装配我们需要的分子。你说得对。” 这是一个聪明的解决办法,利用细菌来制造他们所需要的装配工。但是,里基还告诉我,那种元件分子几乎是自动地进行装配的,所需的条件只有高温。那么,这幢结构复杂的玻璃建筑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为了效率,还有流程分离,”里基告诉我,“找们可以同时制造9种装配工,在不同的机器臂里进行。” “那么装配工最后在什么地方制造分子呢?” “就在这同一个装置之内。但是,我们首先对它们进行再应用。” 我摇了摇头,我对这个术语不熟恙。“再应用?” “它是稳们在这里研究出来的一个小小的改进。我们正在为它注册专利。你看,我们的系统从一开始便运行良好——但是,我们得到的产量却非常低。我们当初在1个小时得到的成品仅有0.5克。按照那样的速度制造一个摄像头得需要几天时间。我们无法弄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后来,在爪子中的装配是在气态条件下进行的。结果,那种分子装配工重量大,往往下沉到底部。在它们的上面沉淀了一层细菌,释放出重量较轻、浮动得更高的元件分子。于是,那种装配工和它们要制造的分子之间接触极少。我们尝试了混合技术,但是,它们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那么,你们做了什么?” “我们修改了装配工的设计,“以便提供一种会吸附在细菌表面的抗脂碱基。那就使装配工与元件分子有了更好的接触,我们的产量立刻增加了5个数量级。” “现在,装配工停留在细菌上面吗?” “你说得对。它们依附在细胞外膜上。” 里基在身边的一台计算机的纯平显示器上调出了装配工设计。 装配工看上去像是一种纸制玩具风车,上面的螺旋状爪子伸向不同方向,中间有个由密集的原子组成的结。 “我跟你讲过,它呈不规则碎片形状。”他说,“所以,在较小的数量级上,它看上去像是一样的。”他笑了笑,“就像那个老笑话讲的,每只乌龟都站在另外一只乌龟的背上。”他又按了几下键盘。“不管怎样说,这就是那种依附结构。” 屏幕上这时显示装配工依附在一个比它大得多的药丸形状的物体上,就像玩具风车插在一艘潜水艇上。 “那就是Thcta-d细菌。”里基说,“上面带着装配工。” 在我观看的过程中,又有玩具风车自动依附上去了。 “这些装配工组成实际的摄像头吗?” “对。”他再次敲击键盘。我看见了一个新的形象。“这是我们要制造的微型机器,最终的成品摄像头。你已经看过了循环系统中的血流版本。这是给五角大楼的版本,体积大得多,按设计要求是用于空中的。你看到的是一种分子直升飞机。” “它的推进器在哪里?” “没有推进器,这种机器使用你在这里看见的小圆形突出物,斜着依附在那个部位。那些是发动机。这种机器实际上利用空气的黏性来移动。” “利用什么?” “黏性。空气的。”他笑了笑,“微型机器层次上的,记得吗?它是个全新的世界,杰克。” 无论这项设计如何创新,里基还是受到五角大楼对该产品的工程规格的束缚,而且产品尚不能运行。没错,他们已经造出了无法打下来的摄像头,而且它传输的图像也非常清楚。里基解释说,它在室内试验中运行状态非常良好。但是,在室外,即便是一阵微风也可能把它们像一团尘土一样吹走。 艾克西莫斯技术公司负责工程技术的团队试图修改那些装置,以便提高其机动性,但是迄今为止没有取得进展。与此同时,国防部判定,这项设计的局限性是无法克服的,因此对整个纳米概念持不赞同的态度;与艾克西莫斯技术公司签订的合同已被取消;国类部将在6个星期之内撤走资金。 我问:“这就是最近几周以来朱丽亚那么急切地吸引风险投资的原因吗?” “对,”里基说,“坦率地说,这个公司有可能在圣诞节之前完蛋。” “除非你们可以解决元件的问题,使它们能够在风中工作。” “对,对。” 我说:“里基,我是搞程序编制的,我无法帮你解决智能体的机动性问题。那属于分子设计,是工程学方面的,不是我研究的领域。” “嗯,这我知道。”他停顿片刻,皱了皱眉头,“但是,我们实际上认为,解决方案可能涉及程序编码问题。” “编码?在什么解决方案中会涉及到?” “杰克我得对你说实话。出了问题,”他说,“但是,它不是我们造成的。我对你发誓。它不是我们造成的,是那帮建筑承包商搞的。”他开始下楼梯,“来吧,我给你看看。” 他步履轻快,领着我到了设施的另外一侧,我看见那里的墙上装了一部敞开的黄色升降梯。它是一部小电梯,四面没有封闭,我觉得不舒服;我把目光转向一边。 里基问:“不喜欢高的东西?” “无法忍受。” “嗯,总比走路强吧。”他说着指向一侧,那里有一段铁制楼梯,顺着墙面一直通到天花板。“升降梯出故障时,我们得从那里爬上去。” 我不寒而幕。“我不。” 我们乘坐升降梯一直到了天花板处,距离地面有三层楼那么高。在天花板下面悬挂着横七竖八的导管和管道,铁网通道组成的网络使工作人员能够上去进行维护。我很不喜欢那样的铁网,因为我可以透过它们看到地面。我努力不朝下看。我们不断地低头,避开那些悬吊得较低的管道。里基在设备运行的轰鸣声中大声说着话。 “整个设备全在这上面!”他边高声说,一边用手指着各个方向。“这是空气净化机!这是灭火喷淋器系统的储水箱,这是电气接线盒!这里真的是整个设备的中心!”里基措着走道继续向前,最后在一个巨大的通风口前停下脚步:那个通风口的直径大约为3英尺,径直通向外墙。 “这是第3号通风口,”他凑近我的耳边说,“它是四个向外排放废气的通风口之一。瞧,你看见了沿着通风管道的那些孔洞没有?看见孔洞里摆放的方盒子没有?那些是过滤盒。我们逐层摆放微型过滤器,防止污染物排分出去。” “我看见它们了……” “你现在能看见它们,”里基说,“不幸的是,那些建筑承包商当初忘记了在这个通风口里安装过滤器。事实上,他们当时甚至没有开凿孔洞,所以,建筑验收人员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里漏掉了任何东西,他们签字验收合格;我们随即开始在这里工作。我们把没有过滤的空气排入了外部环境。” “那有多长时间?” 里基咬着嘴唇,“3个星期。” “你们当时是全面生产?” 他点了点头:“我们估计,我们大约排放了25千克污染物。” “那些是什么污染物?” “什么东西都有,我们无法完全确定。” “这么说,你们排放了大肠杆菌、装配工、成品分子那样的东西?” “对。但是,我们不知道它们之间的比例。” “比例有什么关系吗?” “它们可能有关系。有。” 里基在给我解释时情绪变得越来越急躁,咬着嘴唇,抓着头皮,避免与我对视。他的话使我如坠烟海。根据工业污染年鉴的记载,50磅污染物是轻微的。50磅材料用一个健身包完全可以装下。除非它是剧毒的或高度放射性的——而他们排放的不是那类东西——这么小的排放量根本没有什么问题。 我说:“里基,那又怎么样呢?哪些微粒顺风散落在数百平方英里的沙漠里,它们在阳光和宇宙射线中衰败。它们会分散、分解。在几个小时或几天之内,它们就消失了。对吧?” 里基耸了耸肩:“事实上,杰克情况不是……” 就是在这一瞬间,警铃响了起来。 它是一种低音警铃声,是一种柔和的、连续不断的砰砰声,但却吓了里基一跳。他顺着走道跑去,脚步在金属网上咣当作响,冲向安装在墙壁上的计算机工作站。在监视器的角落上有一个状态窗口,它闪动着红色字样:PV-90进入。 我问:“那是什么意思?” “有什么东西触动了外部警铃。”他取下无线通话机,然后吩咐:“文斯,关闭设施。” 无线通话机嘎嘎地响:“我们已经关闭了,里基。 “增加正压力。” “比基准压力提高了5磅。你还要提高吗?” “不。让它保持在那个位置上。你们看到什么图像没有?” “还没有。” “糟糕。”里基把无线通话机挂在腰带上,两手开始很快地敲击键盘。工作站屏幕分为五六个小方格,显示从安装在设施四周的安全摄像头传来的图像。有的显示从上向下的附近沙漠的景象,是从房顶拍摄的。其他显示的是地面情况,那些摄像头缓慢地摇摄。 我什么也没有看到。只有沙漠上低矮的植物和偶尔出现的一丛丛的仙人掌。 “错误报警?” 里基摇了摇头:“我希望是。” 我说:“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需要一哇时恻才能发现。” “发现什么?” “看那个。” 他指着监视器,然后咬着嘴唇。 我看到一小团由深色微粒构成的不断旋动的云状物。它看上去像是一个灰尘魔鬼,一个在地面上移动的龙卷风形状的小集束,在炎热的沙漠地面升起的对流气流中旋转。不同之点在于,这个云状物是黑色的,而且它有比较清晰的轮廓——它的中间仿佛被夹了一下,使它看上去有点像老式可口可乐瓶子。但是,它的那个形状并未保持多久,它的外形一直在转换,在变化。 “里基,”我说,“我们看到的是什么东西?” “我还以为你会告诉我。” “它看上去像是一个智能体集群。那是你们的摄像头集群吗?” “不是。它是别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们无法控制它。它没有对我们发出的无线电信号作出反应。” “你们已经试过了?” “试过了。我们两周以来一直试图和它接触。”他解释说,“它产生一种我们可以度量的电场,但是由于某种原固,我们无法与它产生互动。” “这么说,这是一个失控的集群。” “是的。” “独立运行。” “是的。” “而且,这东西已经有……” “数天了,大约10天了。” “10天了?”我眉头一皱,“这怎么可能呢,里基?这种集群是一批微型机器人装置。它们为什么没有衰败,没有耗尽能量?此外,是由于什么具体原因你们无法控制它们?如果它们具有群集的能力,那么它们中间就存在通过电来传播的互动作用,因此你们应该能够控制那个集群——或者至少分裂它们。” “你说的全对,”里基说,“不过我们无能为力。而且,我们已经试过我们能够想到的各种办法。”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屏幕上,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云状物不受我们控制,具有周期性。” “所以,你们把我叫到这里来……” “帮助我们收回那个鬼东西。”里基说。

“别动。” 某种冰凉的东西穿过我的静脉。我浑身发抖。 “杰克,别动。很快就完了,好吧?” 某种冰凉的东西,一种冰凉的液体顺着我的手臂上来。我睁开眼睛。电灯正挂在我头顶上,发出刺眼的、绿色的亮光;我疼得畏缩了一下。我浑身疼痛。我觉得自己挨了狠揍。我躺在梅的生物学实验室里的黑色操作台上。我在炫目的强光中半眯着眼睛看,发现梅站在我的旁边,俯身对着我的左臂。她在我的胳膊里插上了静脉输液管。 “怎么回事?” “杰克,求你了。别动。我只在试验动物身上这样干过。” “这就使人放心了。”我抬起头来,看她在干什么。我的太阳穴一阵一阵地疼痛。我呻吟一声,然后躺下。 梅问我:“感觉不好吧?” “糟透了。” “我敢肯定。我给你注射了三次。” “什么药?” “你当时处于过敏性休克中,杰克。你出现了严重的过敏反应。你的喉咙几乎全部封闭了。” “过敏反应,”我说,“就是这个毛病?” “非常严重的过敏反应。” “它是由集群引起的?” 她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当然是的。” “纳米大小的微粒会引起那样的过敏反应?” “它们肯定能够……” 我说:“但是,你认为不是这样的。” “对,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我认为,那些纳米微粒具有抗原性惰性。我认为你是对一种大肠菌毒素产生了反应。” “一种大肠菌毒素……”我的脑袋一阵剧痛。我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呼出。我试图弄清楚她的意思。我的智力迟钝;我的脑袋疼痛。一种大肠菌毒素—— “对。” “一种来自大肠菌的毒素?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对。很可能是蛋白水解毒素。” “那样的毒素来自什么地方?” “来自集群。”她说。 那说不通。根据里基的说法,大肠杆菌仅用于制造母体分子。 “但是,细菌不会存在于集群之中。”我说。 “我不知道,杰克。我认为它们有可能。” 她的观点为什么与众不同?我感到疑惑。这不是她的风格。在一般情况下,梅判断严谨,观点明确。 “这个嘛,”我说,“有的人知道。集群是人设计的。细菌要么是被设计进去的,要么没有。” 我听到她叹了一口气,好像我说的不对。 但是,我有什么没有弄明白呢? 我问:“你们收集被气压过渡舱吹落的那些微粒没有?你们将那东西从气压过渡舱中清陈出去了吗?” “没有。气压过渡舱中的所有微粒都被焚化了。” “那是一种聪敏的——” “那是在系统中预先设计好的,杰克。作为一种安全特性。我们无法撤销它。” “好吧。”现在轮到我叹气了。看来,我们没有任何集群智能体样本可供研究。我准备坐起来,她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放在我胸前,让我不要动。 “慢慢来吧,杰克。” 她说得对,因为坐起来这个动作使我的头疼得更厉害了。我把腿伸出去,在操作台边沿上摇摆。 “我昏迷了多长时间?” “12分钟。” “我的感觉就像挨了一顿狠揍。”我每次呼吸都觉得肋骨疼痛。 “你刚才呼吸很困难。” “我现在仍旧困难。” 我伸手抽取了一张面纸,擤了擤鼻涕。大量黑色东西喷了出来,里边带有血迹和沙漠尘土。我擤了四五次鼻涕才弄干净。我把面纸揉作一团,正要扔掉。梅伸手拦住我:“我来吧。” “不,没关系——” “把它给我,杰克。” 她接过面纸,小心地放进一个小塑料袋里,然后合上封口。我这时才意识到我的脑袋有多愚蠢。当然,那张面纸上正好带有我想研究的微粒。我闭上眼睛,作深呼吸,等待我脑袋里的剧痛缓解一点。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房间里的强光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刺眼了。它看上去几乎正常了。 “还有,”梅说,“朱丽亚刚才来过电话。她说,你没有办法打电话找到她,她可能接受某种检查。但是,她想和你谈一谈。” “嗯,嗯。” 我看见梅拿起那个装有面纸的小塑料袋,放进一个密封罐里,她拧紧盖子。 “梅。”我说,“如果集群中存在大肠杆菌,我们观察那张纸就可以知道。我们可以这样做吗?” “我现在不能,我会尽快观察的。一个发酵装置出了点小毛病,我观察还需要显微镜。” “什么样的毛病?” “我还没有确定。但是,一个容器里的发酵量下降了。”她摇了摇头,“很可能不是什么严重问题。一直毛病不断。整个制造过程非常难以处理,杰克。让它运行就像手里同时耍弄100个球。我非常忙。” 我点头。但是,我开始觉得,她没有观察那面纸的真正原因是她已经知遵它带有细菌。她只是觉得那不应该由她来说。而且,如果那是真相,她也绝不会告诉我的。 “梅。”我说,“总得确人告诉我这里的真实情况,不是里基。我需要有人告诉我实情。” 那个想法促使我进了那里的一个小房间,坐在计算机前。项目工程师大卫·布鲁克斯坐在我的旁边。在谈话过程中,大卫不停地整理他的衣着——他拉直领带,弄平袖口,理好领子,抹平裤子大腿部位的褶皱。然后,他跷起一条褪,拉了拉袜子,接着跷起另一条腿。他伸手掸了掸他想像存在的灰尘。完成之后又重复那些动作。当然,这一切都是无意识的,我的头疼,我可能觉得他的行为使人难受。但是,我并没有注意它。因为大卫给我讲的新东西越多,我的脑袋疼得越厉害。 与里基不同,大卫思路清晰,将一切情况原原本本告诉了我。 艾克西莫斯技术公司签约制造可以用做空中摄像头的微型机器人集群。那种微粒被成功制造出来,在室内可以工作。但是,在进行室外测试时,它们在风中缺乏机动性。用于测试的集群被强风吹走。那是6周之前的事情。 “你们在那以后测试了更多集群?”我问。 “是的,许多次。在那之后6周左右时间里。” “没有一次成功?” “对,一次也没有成功。” “于是,最初的集群都不见了——被风吹走了?” “是的。” “这就是说,我们见到的那些失控的集群并不是你们最初测试的集群?” “对……” “它们是污染的结果……” 大卫迅速眨了眨眼睛:“你的意思是什么,污染吗?” “因为缺少了一个过滤装置而被排污风扇排入环境的那25千克材料……” “谁说的是25千克?” “里基说的。” “哦,不,杰克……”大卫说。“我们向外排放了好几天。我们肯定排放了500或者600千克污染物——细菌、分子装配工。” 由此看来,里基再次轻描淡写地说了这里的境况。但是,我不理解他为什么要撒谎。那毕竟只是一个错误。况且,照里基的说法,这是建筑承包商的过错。 “明白了,”我说。“你是什么时候看见第一个沙漠集群的?” “两周之前。”大卫说,边点头,一边抚平领带。 他解释说,那个集群最初出现时乱哄哄的,他们认为它是一团沙漠昆虫——叮人的小昆虫或者类似的什么东西。“它出现了一会儿,在大楼周围各处飞,然后就消失了。它像是一件偶然事情。” 他说,两三天之后又出现了一个集群,而且那时它的组织性已经较强了。“它表现出明显的群集行为,就是你见到的云状物的那种旋动。因此,它显然是我们制造的东西。” “后来出现了什么样的情况?” “那个集群像以前一样,在设施附近的沙漠里旋动。在那之后的几天时间里,我们试图发射无线电波来控制它,但是我们一直没有成功。后来——大约在那之后一周——我们发现这里的汽车全都无法动弹了。”他停了片刻,“我出去查看,发现车上安装的电脑全都停止了工作。近年来生产的汽车都安装了微处理器。它们控制许多东西——从燃油喷射、收音机到车门锁。” “那些电脑至今还是不能工作吗?” “对。实际上,那些处理芯片本身并没有问题。可是,记忆芯片全都被腐蚀了。它们真的化为灰烬了。” 我心里一震,噢,糟糕。我问:“你能解释是什么原因吗?” “当然。那并不是什么大秘密,杰克。那种腐蚀具有伽马装配工的典型标志。这你知道吗?不知道?这样说吧,我们在制造中需要九种不同的装配工。每种都有不同的功能。伽马装配工破坏硅酸盐层中的炭材料。它们实际上在纳米层次上进行分割——将炭基层分子切成碎片。” “于是,那些装配工就切碎了汽车电脑中的记忆芯片?” “对,对,可是……”大卫犹豫片刻。他的样子好像说明我没有抓住问题的关键。他用力拉了一下袖口,伸手用指头摆弄领子,“杰克,你必须记住的事情是,这些装配工可以在室温条件下工作。无论如何,这里的沙漠热度甚至对它们更有利。温度越高,它们的效率就越高。” 我一时不理解他的意思。室温或沙漠热度到底又有什么不同呢?这个问题与汽车上的记忆芯片又有什么关系呢?突然,我终于明白了! “他妈的,原来如此。”我说。 他点了点头:“对。” 大卫告诉我,一些复合体的混合物被排放到沙漠中,那些混合物按设计可以在装配装置中进行自动装配,在外边的环境中也可以自动装配。装配可以在沙漠中自主进行。显然,那就是正在出现的情况。 我特地提到这一点以便确定我的理解是正确的。“基本的装配从细菌开始。借助基因工程技术对那些细菌进行改造,它们可以从任何东西中得到养分,甚至垃圾也可以,所以,它们能够在沙漠中找到维持生命的东西。” “对。” “这就是说,那些细菌繁殖起来,开始生成分子,而那种分子又能够自动结合、形成更大的分子。很快就形成了装配工,那些装配工开始完成最后的工作,制造出新的微型智能体。” “是啊,是啊。” “这就是说,那些集群正在繁殖。” “是的。它们在繁殖。” “而且,这种单个智能体具有记忆力。” “对。它们有。” “它们而且不需要多少东西,那就是分布式智能的优势所在。它是协作性的。所以,它们有智能,因为有智能,所以它们能够从经验中学习。” “是的。” “‘掠食猎物’意味着,它们可能解决问题。所以,该程序产生足够的随机成分,以便让它们创新。” “对。说得对。” 我的脑袋剧痛。我现在看到了所有的隐含意义,但是它们全都不妙。 “所以,”我说,“你跟我说的意思是,这个集群能够繁殖,进行自体维持,从经验中学习,具有协作性智能,能够通过创新来解决问题。” “是的。” “这意味着,从所有实际目的上讲,它具有生命。” “是的。”大卫点了点头,“至少,它的行为给人感觉它是有生命的。在功能意义上,它是有生命的,杰克。” 我说:“真他妈的糟透了。” 布鲁克斯说:“告诉我。” “我想知道,”我说,“这东西为什么没有早被毁灭掉。” 大卫没有吭声。他只是整理了一下领带,露出尴尬的神色。 “因为你们意识到,”我说,“你们所谈的是一种机械性瘟疫。这就是你们在这里制造出来的东西。它就像一种细菌性瘟疫,或者说一种病毒性瘟疫。只不过它是机械性生物。你们他妈的搞出了一种人造瘟疫。” 他点头:“是的。” “它在进化。” “是的。” “而且,它并不受生物进化速度的限制。它可能进化得非常快。” 他点头:“它的确进化得更快了。” “有多快了,大卫?” 布鲁克斯叹了一口气:“真他妈的太快了。它今天下午回来时就会太不一样。” “它会回来?” “它总是回来的。” “它为什么会回来呢?” “它想进来。” “这是为什么?” 大卫不安地挪动身体。“我们只是假设,杰克。” “说给我听一听。” “一个可能性是,它有领地属性。正如你知道的,最初的‘掠食猎物’编码包括一种范围概念,一种领地概念;掠食者在那种范围之内漫游。此外,在那个核心范围之内,它确定了一种发源基地;集群以为基地在这个设施之内。” 我问:“这你相信吗?” “不见得,不。”他犹豫了一下,“实际上,”他说,“我们大多数人认为,它是回来找你的妻子,杰克。它找朱丽亚。”

本文由长篇小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秒速时时彩:在线阅读,飞米猎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