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全天计划
做最好的网站

怒歼恶魔团

- 编辑:秒速时时彩 -

怒歼恶魔团

高翔一出了门口,便有两名大汉走上前来,带着他来到了那辆车子之前,高翔一进了车子,反光玻璃便又落了下来,车子驶动,上升,再驶动。 又是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停了下来,反光玻璃落下,高翔发觉自己,又已经到了青山大饭店对面马路处了,他下了车,回到了自己的车子中。 他安然地回来了。 但是,这却并不是他所希望的,因为他虽然曾到了对方的组织部,而且也已知道了对方的确是近来在各地都干了不少犯罪买卖的赤魔团,但是除了这一点之外,他此行可以说是一点收获也没有的,他甚至于对这种平淡的结果感到十分意外! 因为,他曾预料赤魔团的首领会不相信他,会用种种方法来试验他,然后才信任他,使他成为“赤魔团”中真正一员的。 但是,对方并没有这样做,只是令他快一点除去木兰花姐妹,这就使他感到十分为难了,他当然不能真的除去木兰花姐妹的。 那么,他应该怎么办呢? 高翔开动了车子,向前驶去。 他一面驾着车子,一面仍然在不断地思索着,最后,他还是决定和木兰花去商量一下,或者制造一个木兰花已经死去的假证,使赤魔团方面相信,木兰花已经死了,从而使自己可以在赤魔团中占一席位,里应外合,将之彻底消灭! 高翔觉得这个办法很不错,而且,木兰花也会接受的,是以他的心头轻了许多,他也不回警局去,而驱车直驶木兰花的住所。 直到高翔的车子,在木兰花的住所前停下来之际,他还是做梦也料不到,这次来拜访木兰花,竞会有如此出乎意料之外的结果的。 木兰花姐妹,不在家中。 木兰花姐妹是早已不在家中的了,她们和高翔,方局长离开她们的家,只不过隔了极短的时间,便化了装,到警局的门口去了。 她们驾着一辆十分普通,看米也相当残旧的车子,跟在高翔的后面,这种车子在路上行驶,是绝不会引起人家注意的。 所以高翔始终不知道有人跟踪着他。 不但高翔不知道,在青山大饭店之前,接引高翔到赤魔团总部去的那个赤魔团团员,都不知道后面有一辆车跟着他! 那辆载送高翔前赴赤魔团去的车了,设计得再好也没有,使得坐在车内的高翔,绝以无法知道车子经过了一些什么地方。 可是,跟在后面的木兰花,却可以知道的,那辆车子一直在市区内行驶,转弯抹角,在毫无意义地兜着圈子,而且车子所驶的地方,全是市中心最热闹的街道,当木兰花跟踪了一会之后,她几乎要以为对方知道了有人在跟踪,所以特地如此的! 但是,她还是沉住了气跟下去,终于,前面的车子,转了一个大弯,加快了速度,也不再兜圈子,可是,它仍然未曾离开市区,而是来到了一个车房前面,停了下来。那车房有一扇巨大的卷折铁闸,当车子一停之后,铁闸便向上升起。 木兰花将车子在三十码之外,停了下来,那是街角,相当隐蔽,她并不下车,但是却取出了一具小型望远镜,向前看去。 车房上写着几个很大的大字,是XX公司停车场。 那辆汽车一停在门口,卷铁闸立时向上升了起来,车子也立即驶了进去,而车子才一驶进去,卷铁闸又降下来,其间配合十分好。 但是,就在车子驶进去,铁闸将落未落之际,木兰花却已经看到,那辆车子,驶进了车房之后,停在一块十分大的铁板之上! 而且,她还来得及看到,那块铁板,正在向下将去! 木兰花的心中,也不禁吃了一惊,因为她看到的一切,表示她要寻找的那个犯罪组织,是在闹市中心的地方,设立它的总部的! 如果不是亲眼目击,当真难以相信这一点的! 她放下了望远镜,穆秀珍已问道:“怎么样?高翔到这里来干什么,难道这个车房,便是那个犯罪组织的总部么?” “在地下,我看到整辆车子,都由一具特殊设计的升降机带到了地下。”木兰花皱着双眉,显然她正在思索着对策。 可是穆秀珍却已叫了出来,道:“不可能的,这里是××公司的车房,是谁都可以来这里停车的,一天有好几百辆车子进进出出!” “但是,”木兰花向前指了一指,“你不看到铁闸关着么?这又怎么解释呢?” 穆秀珍搔了搔头,说不出话来。 木兰花道:“这其实是不必动脑筋的,铁闸前有人守着,你看到没有?我们假装是××公司的顾客,要前去停车,看他们用什么话来拒绝,就可以明白了。” 穆秀珍忙点头,道:“是,看他怎么说?” 术兰花先将车子慢慢地又退出了几十码,这才加大袖门,向前驶了出去,车子发出惊人的噪音。 一直守在铁闸前的一个人,连忙走了过来。 “喂,开闸!”穆秀珍神气活现地向前指了一指,“我们要进去停车。” “对不起,”那人非常有礼貌,“停车场的入口处不是这里,而是在转弯处,请你们转过去,就可以在里面任意停车的。” 穆秀珍呆了一呆,瞪着眼睛还想再说什么,可是,木兰花已经道:“多谢你。”她一面说,一面已掉转了车头,驶了开去, 穆秀珍道:“兰花姐,为什么不问问他,刚才我们亲眼看到有一辆车子驶进去的,哼,看他再用什么话来推宕!” 木兰花已将车子转过了街角,那里另有两个大门,一个是入口,一个是出口,有三四辆车子在入口处等候进入停车场。 没有费多少时间,木兰花便已将车子驶进了停车场之中,她特意拣了一个十分僻静的角落,停了下来,有一条巨大的水尼柱掩遮着她们的车子。 直到停好了车子,木兰花才道:“秀珍,你想想,如果照你所说地那样做了,那个守卫他是不是就肯让我们进去了呢?” 穆秀珍摇了摇头,道:“只怕未必。” 木兰花笑了笑道:“既然进不去,那讲来又有什么用?” “可是,”穆秀珍不服气地,“现在又有什么用啊?我们又不是真要去买东西的,将车子停在这里,我们又上哪儿去?” “别心急,秀珍,你可看出一些大概了么?” “什么大概?” “那个犯罪组织的总部所在地?” “我?当然看不出什么来。” 木兰花沉默了一会,才道:“我却有一个概念了,你看,这个停车场十分大,这个犯罪组织的规模再大,有那么大的停车场在上面做掩护,他的地下室也足可能够用的了。这停车场一共有三个门,两个门是公开的,另一个门则上着铁闸,那上着铁闸的门,就是犯罪组织总部的秘密入口处,一进去,车子便沉向地下,到达总部之内,现在,高翔就在总部之中了?” “是啊,可是那又怎样呢?” “那个下着铁闸的门口,进去之后的那个地方,本来也是停车场的一部分,可是如今一定是被墙隔开了的,我们现在就是要找那幅墙。” 穆秀珍呆了一呆,道:“那没有什么困难,根据来时的方向,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那幅墙的,可是找到了之后,又怎么样呢?” 看来,穆秀珍仍念念不忘于直接向那铁闸冲去,要那个人将铁闸打开来,所以,她对于木兰花的方法,一直在责难着。 木兰花自然也看得出穆秀珍的心意,是以她故意道:“找到了那幅墙,便用炸药将之炸穿,那我们就可以冲过去了!” “好啊!”穆秀珍立时拍手笑了起来! 可是,她却也立即知道,那是木兰花在故意取笑她的了,是以她立时鼓着气,噘起了嘴,一声也不出,赌气望着窗外。 “秀珍,”木兰花正色道:“你在来的时候,说过一切全听我的,如果你不愿意,那么,你大可以回家去,看守着江涛。” 穆秀珍尴尬地笑了一笑,道:“我……没有什么不愿意,只不过……我觉得……总不如直接冲进那个铁闸,来得痛快些。” 木兰花笑了笑,道:“来,我们下车。” 她们两人一齐下了车,贴着墙,向前慢慢地走着,不一会,便到了一大幅墙前,木兰花四面看了一下,低声道:“应该是这里了。” 穆秀珍点头道:“不会错的。” 木兰花自袋中取出了一只小方盒子来,那方盒的一面,有一个吸力相当强的橡皮吸盘,木兰花将之吸在墙上。然后,又从另一端,拉出了一个耳机来,耳机连着一条十分细的电线,木兰花将耳机交给了穆秀珍,道:“你回到车中去。” 穆秀珍点了点头,她一面将耳机塞在耳中,一面向车子走去,那小方盒子仍然吸在墙上,方盒和耳机间的细金属线十分长,穆秀珍回到了车中,细金线拖在地上,不是仔细看,是不容易觉察得到的。而那小方盒,则是一具微音波扩大仪。 它的作用,是能够吸收极微弱的音波,而加以扩大,具体而言,那堵墙,只要厚度不超过一尺,那么,墙那这如果有人在以正常的声音讲话,戴着耳机的穆秀珍,都是可以听得清清楚楚的。 木兰花看到穆秀珍已退回了车子,她继续向前走着。 她希望能够在这堵墙中,发现一道暗门。 当然,她即使发现了暗门,她也不会贸然向那暗门中走去,但是,如果真有暗门的话,她却至少可以知道,这个停车场和犯罪组织是有关连的,她就可以多一个线索了。 但是,她沿着粗糙的水泥墙,慢慢地向前走着,却并没有发现什么暗门,很快地,她走到了那堵墙的尽头,也就在这里,她听到后面有车子开动的声音。 木兰花并没有回头去看,因为这里是停车场,是不断有车子在进进出出的,听到了车子开动的声音,有什么奇怪的? 木兰花仍然向前走着。 可是,当一下急刹车声,传入她的耳中,一辆车子突然在她的身边停了下来时,木兰花却立即知道不妙了,她陡地转过头来! 一辆黑色的房车,几乎是贴着她的身子停下来的! 而木兰花是贴着墙在向前走的,她这时等于被夹在车子和墙之间一样,连活动的余地也没有;在刹那间,木兰花也不及看清车内的是什么样的人,她首先高叫了一声:“秀珍!” 她叫秀珍,是要引起秀珍的注意,好使穆秀珍知道她已经遇了险。而她在叫了一声之后,身子突然向上,跳了一跳。 她是几乎被夹在墙和车身之中的,所以,她在跳起之际,一手撑在墙上,一手按在车身上,一借力,身子直串了起来。 她落在对方车子的车顶之上。 她立即伏了下来不动。几乎就在这时,车门打开,一个大汉走了出来,木兰花的动作,异常快疾,在车中的人而言,木兰花就像是突然闪了一闪,便已然不见一样,自然是要立即打开车门来看个究竟的。而伏在车顶上的木兰花等的就是这一刹间! 那大汉的身子,还未曾完全跨出车了,木兰花一个翻身,己然向下跃去,她双足一前一后,重重地踢在那人的头顶之上! 那人的身子,结果不是跨出车子来,而是向着车门之外,直跌了出来的,木兰花立时落了下来,将脚踏在那人的背上。 直到这时,她才向车厢之内望去。 因为她已对付了一个人,她必需要去察看车厢中是否还有别的人,然而,车中并没有别的人了。木兰花松了一口气,她正待俯身下去,将那人提起来之际,突然听得穆秀珍叫道:“兰花姐!” 穆秀珍的那一下呼叫声,来得十分急促! 而且,随着她那一下呼叫声,又是一阵车子的发动声;本兰花连忙抬头看去,只见她的车子,被一个男人驾驶着,向外直冲了出去! 而就在那一瞥之间,木兰花还看到,在她的车子的后面,有两名大汉,将穆秀珍制住,其中有一个人,还掩住了她的口! 车子要向停车场外驶去,本来是一定要在木兰花的身边经过的。可是,那驾车的汉子,驶着车,并不是由出口出去。 他陡地令车子转了一个急弯,以全速向入口处冲出去,几乎和迎面驶进来的一辆车子撞了个正着,便已直冲了出去了! 这一切情形,木兰花全是目击的! 但是,她却无能为力,因为车子在她的十来码之外疾驶而过,驶了出去,她应算要射击,也没有必中的把握!她就变十分之快,不等她自己的车子冲出停车场,她已陡地提起了那被她踢昏过去的汉子,将之塞进了车中,同时,她自己也进了车子。 她驾着车子,从出口处驶了出去,驶过了停车场的入口处,停车场的职员,正在大呼小叫。可是那辆车了已然不见了。 木兰花绝不犹豫,连忙将车子转了一个弯。 当车子停在那铁闸之前的时候,铁闸刚好正在迅速地下降,这证明刚有一辆车子,驶进了这扇铁闸,毫无疑问,那自然是穆秀珍被掳的车子了。 木兰花一见铁闸已经关上,她毫不犹豫地立时将车子向后退去,因为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下,她实在没有必要单独去冒险的。 她只消将车子驶到最近的警局,在那里和方局长联络,那么,大批的警员,在十五分钟之内,应可以包围这里的。 在大批警员的包围之下,那铁闸再坚固,也一定会被攻了开来的,所以,她立时向后退去,可是,她的车子才一退,在她的后面,有两辆汽车,逼了过来,将她的去路拦住,木兰花猛地加快了后退的速度,她操纵的车子,像箭一样地向后撞去。 “砰”,“砰”两声巨响,她的车尾,撞在那辆车子的车头之上,由于木兰花车子后退的速度十分快,因之这两下撞击的力道是十分惊人的。 纵使木兰花是有准备,她的身子也向前陡地扑了出去! 木兰花用车子去撞对方的车子,当然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但是她却联想也未曾多想,便撞了上去,当然也是有原因的。 那么,她就可以脱出围困了。 就算她不能将对方的车子撞开去,那么,这样猛烈地一撞,自然造成了严重的车祸,警察也立时会赶到的,警察赶到,对木兰花自然是有利的。 可是,木兰花想得确然不错,但她预期中的两个情形,都未曾出现。三辆汽车撞击之后所发生的冲力,在木兰花的估计之上! 木兰花的身子,猛地向前一撞,她的前额正撞在车子前面的挡风玻璃上,这一撞的力道,自然也十分大,虽然未能令得木兰花立时昏了过去,但是却也令得她双耳“嗡嗡”作响,呆了十来秒钟,而这十秒钟,木兰花本来是可以利用它来扭转局势的! 但木兰花却失去了这十秒钟! 就在是秒钟之内,铁闸打开,奔出了七八个大汉来,其中两个直驱木兰花的面前,向木兰花射出了一枪,枪管中射出的是一枚小针。 那枚小针,正射中在木兰花的头侧,木兰花刚直了直身子,刚可以在那一撞的震荡之中清醒过来,但这时,由于那枚小针上猛烈的麻醉剂之故,她又立时昏了过去。 而其余的大汉,全都以最快的动作,将三辆车子,一齐推进了铁闸,铁闸又迅速地落了下来,街上一点痕迹也没有。 这一切,总共不至、一分钟的时间。 等到有人因为听到了巨大的撞击声,而循声找来的时候,他们只看到一个清道夫正在扫街道,将一些破玻璃屑扫去,连仅余的一点撞车的痕迹都消灭了! 那时候,高翔也在赤魔团的总部之中。 但他却不知道木兰花和穆秀珍两人已出了事。 高翔不知道她们出了事,可是赤魔团的首领却是知道的。高翔只注意自己的真正身份是不是会被人揭穿,他却没有注意首领的一些小动作。 他未曾注意,“首领”将一只极小的耳机塞进了耳中,在听取着部下的报告,他也未曾注意首领在听取报告的时候,有一大段时间未曾讲话,而是由副首领和他在交谈的。高翔在离开赤魔团总部的时候,心中还在感到十分高兴哩! 等到木兰花又渐渐地恢复了知觉的时候,她想动一动身子,可是她却发觉身子一动也不能动,她用力挣了一挣,仍然不能动。 木兰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令得她自己的头脑更清醒些,然后才慢慢地瞪开眼来,她被绑在一块铁板之上,那铁板是人形的,当然是供绑人的。 在她的手背上,各被绑着四道皮带,皮带有两寸宽,其中两道,是绑在她的手腕上和小臂弯上的。她的身上,有三股更宽的皮带紧紧地箍着,她的双腿上有六道皮带箍着,在她的身上,总共有十三股皮带,这十三股皮带,使得她动一动都不能! 而且箍在她头的那道皮带,还令得她呼吸不畅! 她先使自己镇定下来——这是木兰花的过人之处,别人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一定焦急无比的了。但木兰花却明白,情况越是对自己不利,焦急也就越是没有用,倒不如冷静下来思索对策的好。她转动着眼珠,首先看到了穆秀珍。 穆秀珍的处境和她一模一样! 而且,穆秀珍的双眼闭着,看来她仍然在昏迷之中,未曾醒来。木兰花在轻轻地叫了她几声,穆秀珍仍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而木兰花一出声,那块本来是平放的人形铁板却竖了起来,当铁板完全竖直之后,木兰花变得和被钉在十字架之上的基督一样了! 当铁板完全竖直之后,木兰花面对着一扇门,那扇门立时自动打开,门外是一条走廊,在门口,有两个人守卫着,一动不动。 木兰花心中苦笑了一下,她又转了转眼珠,向穆秀珍望去,穆秀珍仍然昏迷不醒,绑着她的那铁板,也未曾竖起来。 就在这时,木兰花听到了脚步声。 她连忙向前望去,只见两个人向她走了过来,那两个人,一个胖,一个瘦,胖的肥肿难分,瘦的却是面色发青,十足的痨病鬼。 两人走进了门,冷冷地望着木兰花,木兰花也只是望着他们,并不出声。痨病鬼最先开口,他阴阴一笑,道:“兰花小姐,难得,难得!” 她本来还存青又希望,是希望对方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因为她是化装过的,但是对方却一开口,便叫出了她的身份来! 木兰花心中苦笑了一下,但是她的神情,却是十分镇定,她道:“的确,很难得,这还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首领和痨病鬼一齐奸笑了起来,痨病鬼道:“兰花小姐,我们先得向你说明,你身后的那块铁板,是可以通电发热的,你明白么?” 木兰花冷笑一下,道:“那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分别,反正现在我一动也不能动,随便你们怎样对付我,我无法反抗的。” “嘿嘿,”痨病鬼又奸笑着,“我们只不过想要你明白,被绑在这样的一块铁板上,被慢慢地烤热,这滋味并不是十分好受的。”首领补充了一句:“所以,我们问你的问题,你还是照实回答的好!” 木兰花这时,纵使有满腹机智,可是她却是一点办法也拿不出来,因为她的身子根本一动也不能动,这叫她有什么办法? 痨病鬼又道:“第一个问题是,江涛假冒的身份,是不是已被警方发现了?” 木兰花皱起眉头,装着不懂的神气道:“我不明白你在讲什么?江涛是谁?他假冒什么人?” “我看,你还是照实说的好。” “我根本不知道,你叫我说什么?” “小姐,你若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会找到这里来的,你们是追踪江涛来的,是不是?你们很聪明,懂得在停车场中去找寻线索,可是你为什么竟未曾想到,我们的总部既然设在停车场的隔壁,对停车场怎能没有监视?小姐,你们下了车之后的一切行动,全都由暗藏的电视摄像管,告诉我们了!” 木兰花的心中,苦笑了一下,的确,她未曾想这一点。到目前为止,的确是对方棋高一着,她未曾料到自己在停车场中的行动,也全落入了对方的眼中! 她心中急速地在转着念,她仍然道:“我还是不明白你在讲什么,我们是跟踪高翔前来的。” “为什么要跟踪高翔呢?” “我们发觉高翔近来的行动有些古怪!” 木兰花的回答十分简单,也很合情理,她表示她根本不知道有人冒充了高翔一事。这时候,穆秀珍已经醒来一回了。她听到这里,眨了眨眼睛,也明白木兰花这样说的用意何在了,痨病鬼和首领互望了一眼,两人似乎感到满意了。 他们转过身,向门外走去,木兰花忙喊着他们道:“慢走,你们准备将我们怎样?” 痨病鬼“格格”地笑了起来,道:“你以为我们会邀你入伙么?你想错了,你将被处死!” 木兰花冷冷地道:“那你不如趁早下手的好,若是你再拖下去,那么,我们就可以有机会逃出去了,到时,你们就后悔莫及了!” “哈哈!”两人一齐笑了起来。 “欢迎你逃出去,小姐,我们不会急急杀死你的,我们已请世界各地的同道前来参观了,将你们两人处死,是一项极盛大的仪式,我们要每一个来宾,都向你们身上射上一枪,证明木兰花姐妹,而且的确,是死在赤魔团的总部之中的!” “赤魔团!”木兰花的心中暗忖,“原来是赤魔团?” 她冷笑着,道:“原来你们这样抬举我,希望这些人不要在路上耽搁太久的时间,你知道,被绑在这里,滋味不十分好。” “哈哈,你耐心等着吧,四十八小时之后,我看,你就可以尝到第一颗子弹了!”痨病鬼一直怪笑着,和首领一齐向外走去。 “砰”地一声,门又自动关上了。

门一关上,穆秀珍立即叫道:“兰花姐!” 木兰花用力挣扎着,可是她的身子却一动也不能动,她叹了一口气,道:“秀珍,你可能动么?你试试挣扎一下。” “我一醒过来就在挣扎了!”穆秀珍说。 “唉!”木兰花也不禁叹了一口气。 跟踪高翔,竞会发生这样的结果,那是她所想不到的,那么,她该怎么办呢?她们两人来到了这里,这件事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那也就是说,她们不能依靠别人来救她们! 不能依靠别人来救,当然只有自己设法了。 但是,她们又有什么办法挣得开去呢? 木兰花额上,不禁沁出了点点汗珠来,她真正感到绝望了,而这种感觉,是她在和形形色色的歹徒作斗争中极少发生的! 木兰花觉得,自己获救的可能,只有一个了! 那个可能便是赤魔团方面,始终不知江涛已经落网,仍然将高翔当作江涛,那么,她和穆秀珍,可能还有一线希望, 但是,高翔是不是知道她们的处境呢? 高翔在木兰花的住所前按着铃,没人来应门。 高翔不再等候,他翻过了铁门,向内走了进去,当他来找木兰花,而木兰花不在的时候,他是习惯自己先进去等候木兰花的。 高翔进了屋子之后,先来到了那间储藏室的门口,打开了门,看了一看,江涛仍然昏迷不醒地躺着,高翔微笑了起来,表示欣赏木兰花设计之妙。 他回到了客厅之中等候着木兰花回来,一方面和方局长通了一个电话,向方局长询问木兰花的行踪,可是方局长也是不知道木兰花在什么地方的,当然没有结果。 高翔等了半小时左右,仍然等不到木兰花,高翔的心中,不禁有些急躁起来,显然,木兰花姐妹不会乱行动的,可是,将江涛丢在家中不管,却去得踪影全无,这种事,似乎也不合常规,更不是木兰花行事的作风,高翔已觉出有点不妙了。 但是,木兰花和穆秀珍两人,究竟遭遇到了一些什么事,他还是无从忖测起的,他只能焦急地在客厅中来回地踱着步。 蓦地,他听到了铁门之外,有人声传了过来,他连忙抬头看去,看到铁门之外,站着四个人,其中的一个,正试图攀上铁门! 可是。那铁门上却是有几根铁枝。是通上低压电流的,若是不知就里,伸手抓了上去,不致于电死,但是却会被电流震得弹了开去的。 这时,那人正是从铁门之上,被电流弹跌了下来,是以才发出了哇然怪叫之声的。 高翔一看到了这等情形,不禁陡地一呆,同时,他心中不禁大怒起来,这算是什么?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地入侵人家的住所,不法之徒的行动未免太猖狂了! 高翔拉开了门,向外走去。 当他走向铁门的时候,在铁门外的四个人,并没有逃走,反倒在向他指点,高翔还听得其中一个道:“咦,里面有人!” 另一个道:“别是木兰花的姘头罢!” 还有一个则怪笑了起来,道:“当然不是,你们还看不清楚么,向前走来的,是我们的高主任!”他在“我们的”这三个字上,特别加重了语音! 高翔实在忍无可忍了,在刹那间,他恨不得冲向前去,将这四人,一顿狠打,可是,当他看清了那四人中的两个人时,他也不禁呆了一呆。 那是赤魔团中的人…… 其中两个,高翔曾在赤魔团的总部之中见过,他认人的本领十分高强,见过一面的人,他第二次再见到,是绝不会认不出来的。 当他认出了那四个人是赤魔团的人之后,他心中随之而生的疑问,也一个接一个地生了出来,赤魔团的首领命令他立即来杀害木兰花姐妹的,为什么他又派出了四个人前来呢? 若说这四个人是来帮助自己的,那么他们的行动何以如此公开和猖狂,这不是自讨苦吃么?难道他们竟不怕木兰花么?高翔来到了铁门前,本来,他猝然之间,遇到了这样的变故,是颇有不知如何应付才好的感觉的,但是其中一人说他是“我们的”高主任,这一点,却给了他很大的其实,因为这四个人,显然是当他是江涛,而不知道他是真的高翔的。 所以,高翔一脸不高兴的神色,伸手向四人一指,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我要向首领报告。你们的行动,会破坏我的计划!” “你的什么计划?”一个人嘻皮笑脸地问。 “混蛋,”高翔勃然大怒,“你是对谁在说话?这样无礼?我身负重责,我的计划,你们这几个人之中,有谁配听?” 一个矮胖汉子的面色也是一沉,道:“我在赤魔团中,是第三号,难道我也不配听吗?” 高翔斜睨着他,冷冷地道:“当我解决了木兰花姐妹之后,我就是第三号,你只好委屈一下,在我的手下,听我的命令了!” 那矮胖子发出了一阵极其难听的声音,他一面笑,一面扬着手,在他的手上,戴着一颗大得出奇的钻石戒指,熠熠生光。 高翔一看到那颗钻石戒指,心中一动,立时便知道那矮胖子是知名的走私犯,曾经是中南美洲一带走私组织的首脑,钻石美保了。 美保是他的名字,“钻石”是他的花名。他之所以获得这样的一个外号,是因为他特别喜欢钻石的缘故,在他身上的一切饰物,几乎全是钻石的,他那颗大的钻石戒指,更是从不离手的,那颗大钻石,足在十五克拉以上,由于琢磨的巧妙,人家是看不出这粒钻石之上,是被琢出两个尖锐的凸点的,那两个尖锐的突出点,被钻石的折光遮去,但是如果不知道这一点,而和美保动手的话,那么可保吃大亏了! 因为这枚钻石戒指,是可以将人的肌肉,一条一条撕下来的!这样的一个人,在赤魔团中占第三把交椅,自然不是出奇的事情 高翔冷笑一声道:“钻石美保,你笑什么?” “我笑你的计划,本来不错,可是,”美保顿了一顿。又奸笑了下,“可是美中不足的是,木兰花姐妹,根本已经解决了!” 美保这一句话,一传入高翔的耳中,简直就像是晴天响起了一个霹雳一样,刹那之间,高翔只觉得几乎站也站不稳了! 他为什么这样说?木兰花姐妹已经被解决了,这是什么意思?他失声叫道:“你在说什么?她们……已经被解决了?” “是的,所以,首领和副首领说,你也没有多大的用处了,你知道了么——”美保讲到这里,一直藏在身后的右手,突然挥了起来。 高翔和铁门外的四个人,虽然隔着一度铁门,但铁门是通花的,是无法防避子弹的,高翔这时,只觉得耳际嗡嗡直响,几乎避不开美保突如其来的袭击! 但由于美保的动作太明显了,高翔一见他忽然扬手,心中陡地一怔,由于本能,他的身子突然向侧倒去,猛地滚了一滚。 他在向外滚去之际,听得“扑”,“扑”,“扑”三下响,那三下声响,绝不会比拔开三只紧塞住的软木塞更大声些的。 可是,呼啸而出的子弹,却并不因为枪声细小而减低了它们的能力,三枚子弹,一次在高翔的身上掠过,另外两发,则是射向地上的,最接近高翔的一发,射在地上,溅起的石片,弹到了高翔的脸上,使高翔的左颊上,出现了一个伤口! 但是高翔的行动,也够敏捷的了。 三下枪响之后,高翔已滚到了一座三角形的花坛之后。那花坛的花岗石基石,有三尺来高,是足可以供一个人伏在地上,避开射击的了。 高翔一到了花坛之后,伏了下来,喘了一口气,立时也举了手枪在手,可是这时候,他的心中,当真是乱到了极点! 问题已经极之明显了,赤魔团要除去木兰花姐妹,就一定得卖江涛的帐,是绝不会得罪江涛的,但如今,赤魔团却派人出来杀害江涛了,这当然是飞鸟尽,良弓藏,是他们已经解决了木兰花姐妹,美保并不是在说谎,而是讲的真话! 在那一刹间,高翔虽然握枪在手,但是他实在不知道怎样对付才好,他只听得美保叫道:“兄弟,别让这家伙走了!” 高翔的心又向下一沉,不法之徒见了木兰花姐妹,都是避之唯恐不及,绝不敢这样,明目张胆地来与木兰花为敌的。 可是,如今他们竟这样公然前来,肆无忌惮,那岂不是又证明,他们的确是已经解决了木兰花姐妹,是以才如此的么? 高翔紧紧地咬着牙,他又听得几下枪响,显然是美保已经击开了铁门,高翔的身子,迅速地向后,避开了五六尺左右。 他身子退出了五六尺,使他退进了一丛灌木之中,这一来是十分不智的,因为他若是紧贴在花坛的基石之后,可以避开前面袭来的子弹,而灌木是挡不了子弹的,但是他躲进了灌木丛中,却使敌人也不易料到,可以有出奇制胜的效果。 这时候,高翔的心中,实在是乱到了极点,因为他已然肯定,木兰花姐妹已经遭到不幸了,他必须先将眼前的四个敌人消灭,然后再作打算。 为了消灭眼前的四个敌人,他自然暂顾不得自身的危险了。他在灌木丛中伏着身子,只看到左边,贴着围墙,突然有人影闪了一闪,向前逼近来。高翔毫不考虑,立时扳动了枪机,一声枪响,那人打了一个滚,倒在地上,已经不动了。 而在和高翔枪响的同时,在高翔的右侧,也有枪声传了过来,高翔前面,一株指头粗细的冬青树,应声而断!那株冬青树,离高翔的鼻尖,只不过两寸! 高翔甚至不转过身来,他只是一反手,循着右侧发出枪声的所在,连发了两枪,他听到在自己的枪声之下,传来了重物的堕地声! 解决两个了,还有两个。 那两个人显然聪明得多了,他们全伏在花坛的对面,使高翔无法射击他们,美保则叫道:“兄弟,你是逃不了的,如果你不想我们破坏这个花园,那么,你就出来,领一粒子弹,要不然,我可得向你抛出烈性的小型炸弹了!” 高翔的心中凛了一凛,美保是穷凶极恶的家伙,他当然不会因为怕损害花园而不抛炸弹的,他是怕炸弹的声音太响,爆炸之后,他不易走脱。 高翔竭力镇定心神,道:“是么?” 他一面说,一面自袋中掏出了一只小方盒来,按动了一个掣,那是一具小型的录音机,在他一按掣之后,放出来的,是高翔的声音,起先,一阵口哨声,接着又道:“你过来吧,你为什么不过来?”这两句话,被一直重复着。 而高翔则已经在第一句“你过来啊”从录音机中放出来时,他已然伏着身子,爬出了灌木丛,向前爬了过去,到了花坛之旁。 他到了花坛之旁后,并没有停止爬行,而是继续向前爬了过去。花坛是六边形的,每一边大约有六尺,他料定美保是在他的对面,也就是说,他爬过荫边,就可以来到美保的侧面了,而美保是不知道他会突然出现的,因为他的声音在十来尺之外传过来。 高翔伏在地上,向前小心地爬着,他的额上,沁出了点点的汗珠,他终于来到了美保的侧边了,也就在这时,他看到一个人突然站起身来。 高翔也立时放枪,那人应声中枪,他手中所握的一个乒乓球大小的东西,也未能抛出去,而是落在他的身边,这令得美保怪叫了一声,向外直窜了出去。 高翔在刹那间,也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那是烈性炸弹,那人终于想抛出炸弹了,但是他未曾抛出,便已经中了枪。 炸弹立时要爆炸,美保怎么不吓得亡命而逃? 高翔在那一瞬间,也弹起了身子,向前直扑了过去! 就在他扑到美保的身后之际,“轰”地一声巨响,那炸弹爆炸了,爆炸所产生的气浪,使得高翔的身子,重重地撞在美保的身上 可是这一撞,高翔并没有占了什么便宜。 他只觉得一阵昏眩,和美保一齐倒在地上,接着便是无数的泥块,石片,树枝,像雨一样地,向他们两人,压了下来。 高翔只觉得昏眩之感,似乎越来越甚,美保就在他的身边,但是他却无能为力,他心中在大声疾呼;快起来,快起来对付敌人。 可是在天旋地转之中,他的身子却一点力道也使不出来,他知道自己并未曾受伤,只是被爆炸的气体震得昏眩而已。 在那样的情形之下,谁先开始行动,谁就占了便宜,木兰花已经遭了不幸,绝不能再让美保占了上风去,绝不能! 一想到木兰花已遭了不幸,高翔只觉得热血沸腾,身子陡地一震,一弓腰,便坐了起来,当他坐起来之际,他身旁的美保,也发出了一下呻吟声。 高翔几乎是毫不考虑,顺手拿起了块石头,便向美保的面上,砸了下去,那一砸,鲜血迸溅,美保也怪叫着跳了起来。 美保一跳了起来,射了两枪,可是他面上的鲜血,将他的视线完全遮去,他根本不知高翔在什么地方,那两枪当然未曾射中。 高翔则已低着头,一直冲了过去,一拳狠狠地陷进了美保的肚子之中,这一拳的力道是如此之大,令得美保完全失去了斗志! 他只是弯着身子,在地上不断地打滚! 高翔来到了他的身边,一脚踏住了他的颈际,美保忽然呻吟起来,道:“你不是江涛,你!有这样好的身手,你不是江涛。” 高翔一声冷笑,道:“难得你明白了这一点,快说,木兰花和穆秀珍,现在怎样了,你说了,我保证你可以活命!” 美保喘息着,高翔的脚在他的颈际,用力搓了搓,美保哑着声音叫了起来,道:“她们在总部被擒了,还没有死,在总部。” “总部在什么地方?” 这时,警车声已自远而近地传了过来,高翔又喝问道:“总部在什么地方?说!” “在××公司停车场。”美保终于说了出来。 高翔后退了一步,警车已到了木兰花住所的门前,高翔向跳下车来的警官挥了挥手,他自己则奔到了警车的无线电话之旁。 负责通讯的警官一见到向前奔来的是高翔,连忙立正敬礼,高翔也顾不得还礼,他拿起了电话,叫通了方局长的办公室。 “方局长,”一听到了方局长的声音,高翔连忙急急地道:“赤魔团总部是在××公司停车场中,快派大批警员前去包围,封锁那地区,木兰花和穆秀珍,已落入他们的手中,是以我们的行动要小心,我将会在最短时间内赶到的。” “好,”方局长的声音十分沉着,“我亲自领人来!” 在高翔和方局长通了这个电话之后,全市的警察力量,几乎有百分之六十,被调到赤魔团总部所在的这一个区域来了。 警车的响号,不绝于耳,每一个市民都可以知道,警车这样大规模地出动,一定是有着非同小可的大事了。而收音机中,也已播出了请这一区的居民合作,别再出街,保持镇定,那一区本来是十分繁华的,在市民合作之下,也突然静了下来。 警员在各个街道口布下了铁马,铁马一层一层地向内推进,最后的目的地,就是那个停车场,这时,停车场的铁闸,仍然关着。 而在地下,赤魔团的总部会议室之中,赤魔团的首领,副首领,以及几个头子,正坐着,一声不出,他们都望着墙上的几幅电视萤光屏。 在那几幅电视萤光屏中,可以看到停车场中的情形,也可以看到附近街道上的情形,他们所看别的,除了警员,就是警车! 他们当然知道,他们已完全被围了! 所以,他们几个人的而色都十分阴沉,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过了半晌,才听得痨病鬼咳了两下,道:“我们不怕,我们手中还有一张王牌在!” 首领的面色更是难看,他道:“警方是怎么知道我们总部的所在地的?这是一项极度的秘密,为何会泄露出去的?” “现在别追究——”痨病鬼才讲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伸手向一具电视指了一指,道:“看,他是……他是高翔!” 高翔正从一辆警车上跳了下来。 “你怎知道他不是江涛?”首领问。 “当然不是,我们上当了,我们早该知道高翔一逃了出去之后,江涛的假面具会立时被剥下来的了!”痨病鬼咬牙切齿他说着。 “和高翔通话!”首领沉声发令。 痨病鬼按下了一个掣,他们的声音便可以在暗藏着电视摄像管之旁传出来了,首领的声音听来很哑,他道:“高翔!” 高翔陡地抬起了头,表示他已听到了声音。 “高翔,你听着,我是赤魔团的首领,木兰花和穆秀珍两人,在我的手中,在你们未曾攻进来之前,我是有足够时间,将她们处死的!” 高翔沉着脸,并不出声。 “所以,我勒令你们立时撤退!”首领虽然在“勒令”警方,可是他的声音,却在发着颤,因为,在这样的重重包围之下,他生路已断绝了。 “你们必须撤退,”首领继续叫着,“我给你们半小时的时间,否则你们攻了进来,将首先发现她们两人的尸体。” 在外面的高翔,这时实在是为难到了极点,他大叫道:“你们先将人放出来。” “你以为我会那么蠢么?” “那么,我们要商量一下!”高翔无可奈何。 “可以,我给你们二十分钟。” 高翔急步奔到了方局长的总指挥车之旁,两人和其它几个高级警官,立时商量了起来,现场的警员,首先撤退到转角处。 那时,在停车场附近的气氛,实在紧张到了极点。 这种紧张的气氛,照理来说,被绑在铁柱上,困在密室之中的木兰花和穆秀珍两人,是无法感觉得到的。但是,她们却也有一点觉察了。 首先,引起她们两人注意的,是门外所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的脚步声,这些杂乱的脚步声,显示门外正有不少人在奔来奔去。 这是一个组织十分严密的匪党总部,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的话,是不应该有这种杂乱的脚步声的。穆秀珍又低声叫道:“兰花姐,你听到了没有?” 木兰花自然听到了,但是她却并不回答穆秀珍的话,她只是转过头去,目光停留在穆秀珍左手所戴的一枚戒指之上。 她知道,这枚戒指,如果按动戒指旁的掣钮的话,是有一柄相当小,十分锋利的小刀,弹出来的,这时候,穆秀珍和她一样,全身都不能动,但手指却还是可以动的。 她是不是能设法移动手指,将戒指上的小刀,去切割手腕上的皮带呢?那个刀又是不是足够锋利,去将皮带割断呢? 不论怎样,这总是十分值得一试的事情。 她向穆秀珍呶呶嘴道:“秀珍,你的戒指!” 木兰花这句话,陡地提醒了穆秀珍! 穆秀珍的手指,用力屈了一屈,只听得一下十分轻微地“拍”地一声,自戒指中弹了一柄只有半寸长,两分宽,但是极锋利的小刀来。 穆秀珍拼命地缩着手,将小刀和她腕际的皮带的距离拉近,这是十分困难的一件事,她的手腕由于过度的挣扎,已被擦损了。 木兰花低声地鼓励着她,道:“别紧张,慢慢来!” 穆秀珍继续缩着手腕,终于,小刀已碰到绑在手腕上的皮带了。刀锋一推在皮带上,皮带便立时被割袭了开来,穆秀珍忍不住高叫了起来:“兰花姐,成功了!” “禁声!”木兰花连忙喝阻。 穆秀珍的手腕再是一挣,陡地挣脱了手腕上的束缚,她的小手臂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那样,再要利用小刀去割绑在身上的皮带,已经容易得多了! 锋利的小刀在皮带上不断地划着,终于,她上半身已可以坐起来了,可是,也就在这时“卡”地一声,门被打了开来。 两名大汉声势汹汹地冲了进来,穆秀珍想再躺下去装死,却已来不及了,一名大汉奔到了她的面前,穆秀珍的身子,突然向后一躺,等对方又逼近了一些时,她又突然变起身来,她的头,重重地撞在那汉子的下颚之上,令得那汉子怪叫了一声,向后跌了出去。 穆秀珍又趁机连划了两下,将绑在她腿上的皮带,割断了两条,她一跃而起,在另一个人还来不及夺门而逃之际,她已飞身而上,戒指中的小刀,疾刺进了那人颈旁的大动脉之中,鲜血自那家伙的颈旁,直喷了出来,简直就像一股泉水一样! 穆秀珍抬起一脚,将那人踢倒,她奔到木兰花的旁边,将木兰花身上的皮带,也一一划断,木兰花也跳了起来,奔出了密室! 在会议室中,“首领”看看壁上的电钟,冷冷地道:“高翔,只有五分钟了,你还不进行撤退,看来,你是想我们下手了?” 高翔扬了扬手,有几辆警车,开始向后退去。 首领“杰杰”地笑了起来,但是也就在这时,忽然听得门外面,传来了“砰”,“砰”两下响,会议室中的人尽皆呆了一呆。 痨病鬼大声道:“什么人?” 会议室的门应声而开,有人应道:“我!” 在那刹那之间,几乎在会议室中的所有人,全都站了起来,但是当他们站了起来之后,他们也全都毫无例外地僵立着不能动弹。 站在门口的是木兰花和穆秀珍! 原来在门口守卫的两名大汉,已倒在地上,而这两名大汉手中的手提机枪,这时也到了木兰花和穆秀珍两人的手中! 在这样的情形下,谁还敢乱动? 木兰花提着枪,跨前一步,大声道:“高翔,我们已经没有事了,你只管进攻好了,听到了没有,我和秀珍都没有事了!” 木兰花虽然不是对着无线电传话器在说话的,可是她却叫得十分大声,只看到高翔陡地抬起头来,现出了十分兴奋的神色来。 同时,密集的枪声,也已传了过来,刚才暂撤退的警车和警员,也一齐涌了上来,他们每一个人,都向前冲了过来。 “首领”和“副首领”,以及其他几个人,面如死灰,他们仍然呆立着不动,首领面上的肥肉,在不住地发抖,他喃喃地道:“我们完了。 木兰花冷冷地回答他,道:“当你们希望自己的组织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犯罪组织之际,你们便是应该料到会有这样结果的了,快下令你的手下,别再作无谓的反抗了,你们是绝无希望的!” “首领”点了点头,用低沉的声音,下了停止抵抗的命令,穆秀珍站在门口,她们很快就看到了涌了进来的大批警员了。 穆秀珍在医院中包扎好了手腕上的伤,走了出来,高翔和木兰花在门口等着她,高翔摊了摊手,道:“秀珍,有一件事,只怕可以使你着实忙了一阵子的了。” 穆秀珍喜欢得直跳了起来,道:“什么事,什么事?” 木兰花只是微笑着不出声,穆秀珍义问道:“高翔,快说,什么事。” “你们的花园,”高翔慢条斯理地说:“被炸坏了,炸得非常彻底,你如果要好好整理的话,只怕要花很多时间的了。” 穆秀珍“呸”地一声,道:“我还当着又有什么刺激的事情了,这件事,是因你而起的,我罚你替我们来整理花园。” “这不公平!”高翔叫了起来。 “还不依么?我看,你求之不得,这样子,你可以有机会和兰花姐天天在一起了!”穆秀珍扁着嘴,一副不服气的神态。 高翔和木兰花两人,全都笑了起来。 穆秀珍也笑了。 他们笑得十分欢畅,正由于他们时刻受到死的威胁,所以,他们也特别能领会生的欢畅!

本文由长篇小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怒歼恶魔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