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全天计划
做最好的网站

二十一 报应 倪匡

- 编辑:秒速时时彩 -

二十一 报应 倪匡

胡说来回踱步,他行事沉着,在决定做一件事之前,考虑得极其周详,这是他的优点,他显然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去。 他一面踱步,一面道:“金大富的话,不尽不实,那地方……根据他的研究,你的复述,听起来,只像是科幻电影中的布景。” 我本来就有同样的感觉,但还是指出了重要的一点:“重要的是,他在那里真的见到过许多人的未来的下场!” 胡说仍然皱着眉:“还是很难想象,那地方算是什么,一个庞大无比的档案室?” 我知道胡说疑惑的原因,所以笑着在他的肩头上拍了两下:“我明白你的意思,报应,本来是十分虚无缥缈的事,忽然之间变得具体,自然难以接受。”胡说深深吸了一口气,坐了下来,双手托着头,没有再说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陈丽雪说她所受的困扰,愈来愈甚,她生为一个聋哑人,已经十分不幸,只想认命,做一个普通的聋哑人算了,实在不想担任什么专司果报的神明的角色!” 我苦笑:“那只怕由不得她——而且,她如果真的是那种神明,有什么不好?权力大得很,掌握着许多人的命运,给许多人以各种报应。”胡说望着我,缓缓地摇头:“卫先生,如果我是这样,我不会觉得有趣,因为一切好报恶报,都只是执行,而不是决定,那有什么趣味?哪个人要遭恶报,他做了什么坏事,全不知道,只是执行,有时会十分难过!” 胡说挥了一下手:“譬如说金美丽,如果说执行者都不知道她做了什么恶事而要遭恶报,却要看她悲惨的下场,这岂非无趣之至!” 我叹了一声:“你想得太多了!” 胡说摊开双手:“是这种现象太怪,令我不能不想——切,好像是在一种错误的安排下形成的,没有规律可循。”我又叹了一声:“我早已有这样的感觉,感到不知在什么地方无意间、意外地泄露出了一些力量,影响了一些人,才在这些入的身上有了这样那样的幻觉,这些受了影响的人,可能还会进一步通过他们影响别人,例如我,只怕就受了陈丽雪的影响,有时,会莫名其妙对果报有十分执着,近乎冷酷的看法!” 胡说抬起了头,想了片刻:“那股泄露出来的力量,影响人的脑部活动,已知的有金氏父女、陈丽雪、你……是不是还有别人呢?” 我道:“可能还有很多,不过我们接触不到一…如果不是恰好你认识陈丽雪,怎会知道一个聋哑人有着那样奇异的经历?” 胡说干涩地笑:“陈丽雪要我向提出要求,她不想再过这样的‘双重生活’,她不要回到古代去看莫名其妙的景象,也不要再别人看到她就惊怖欲绝!” 我苦笑:“我有什么力量可以满足她的要求?” 胡说想了一想:“本来,我也想不出你有什么办法,但是你既然要到那地方去,总可以有所发现,或许可以帮助她。” 我无可奈何:“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还未知是怎么回事,什么真实的根据都没有。金大富还坚持那地方是一个由外星人控制的基地哩!” 胡说闷哼一声:“我想不会有那么好管闲事的外星人,把上下几千年的地球人行为都记下来,在一定的时候慢慢算帐!” 我扬了扬眉:“也很难说,各种宗教,都有最后审判之说,诸神的存在,若果全是指能力远超过地球人的外星人而言,那么,这种在地球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事,在外星人而言,就简单之至。” 胡说高声道:“那更说不过去了,若是由外星人在主持,那么,善行或恶行的标准,是外星人行为的标准,而不是地球人的标准了?” 我默然半晌,因为这个问题我也一直在想。好有好报,恶有恶报,是自然而然的说法,但是也模糊之汲。 若说是一般的道德标准,相去也甚远,各有各的不同准则,谁有力量把一切统一起来呢? 我沉默的时候,白素才开了口,她的声音十分低沉,话也说得相当缓慢:“的确是依照外星人的标准。地球人的行为的标准都是来自天神的颁布,你们怎么忘记了耶和华向摩西颁下了十诫的那件事?十诫,就是耶和华交给地球人的行为标准!” 胡说睁大了眼好一会,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是啊,地球人的行为标准,都来自各种巨大的,不可测的力量的指示!” 白素进一步分析:“种种巨大的力量,旱就制定了地球人的行为标准,虽然各有不同,倒也大同小异,有的很严格,有的比较宽容。那些行为标准,一直在道德上被地球人奉为准则——”我大声接了上去:“可是,也一直不断被破坏,愈是大具聪明才智的人,破坏得愈甚,向上帝求到了智慧的所罗门王,就愚蠢到犯了拜祭别神的戒条——那是上帝最不能容忍的罪行。看起来,地球人矛盾之极,善恶的标准,人人皆知,可是偏要作恶的人如此之多?” 白素顿了一顿:“所以,才要有报应!” 白素的结论极有力量,使人感到可以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心胸舒畅,如果竟然没有报应,那还成什么世界? 报应,可以说是一种来自宇宙、天神的管理力量,要是冥冥之中没有了报应,等于社会中没有了法律,那会是什么样的混乱! 三个人都有一会没说话,胡说忽然道:“或许依照地球人的本性,一切善、恶的标准都相反。地球人本来是动物之一,有很多动物行为,善和恶的标准就不一样——猛虎扑食羚羊,把羚羊血淋淋地撕开来吞了去,有什么罪恶呢,是善还是恶呢?那是动物的天性!” 我皱起了眉:“猛虎扑食,不像人那样残害同类!” 胡说这年轻人想得很多,他又问:“为什么残害异类不算有罪,残害同类就算?” 白素微笑:“问得真有意思,善恶的标准十分复杂,有一套标准,就说众生平等,杀生就是恶,杀害同类和异类都一样!” 胡说还不满意:“佛教因此吃素,那也不是很彻底,植物难道就不是生命吗?” 白素反问:“小朋友,人类怎么维持生命呢?” 胡说却笑了起来:“很简单,抛开一切来自天神的善恶标准,依照人性,自然会有人类自己的善恶标准!” 胡说的这种说法十分大胆,堪称空前,根据人类的天性来看,自行订定的善恶标准,一定是强权得胜,为所欲为!有力量的为了一己之利,还顾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可是仔细一想,胡说这样讲也并不可怕。翻开人类的历史看看,人类不是一直在依照自己的天性在行动着!种种罪恶,一直没有间断过,又有什么时候遵守过天神订立的善恶标准? 也或许,正因为如此,才要有报应! 胡说引起的问题很多,一时之间,也无法一一有完备的设想,我用力一挥手:“重要的,还是要到那个地方去,看看究竟是什么力量在主持运作!” 胡说幽默了一下:“或许,是诸神的联合力量。因为诸神自己的善恶标准都不一样,若不统一了,如何叫地球人遵行?” 我也笑了起来:“或许,也不必联合统一,可以各占山头,号召一批肯遵循自己善恶标准的人,奉行这种善恶标准——世上就有一大批人,视喝酒为莫大的罪恶。” 白素的神情很迷惘:“奇怪,愈讨论下去,愈觉得脱离不了宗教的观念。” 我也感到了这一点,胡说陡然提高了声音:“还记得A、B、C、D?” 这句话,若是换了不明就里的人来听,一定莫名其妙之极,但是我和白素自然明白。我和她自然而然伸出手来,紧紧一握。 在我和白素的生命之中,有整整六年分离,就和胡说现在所讲的A、B、C、D有关。 那是四个来自外星负责拯救地球人沦落罪恶的使者,整个故事都记述在《头发》之中。 胡说这时,忽然又提出A、B、C、D来,自然把A、B、C、D当作诸神来看待,除了A、B、C、D之外,可能还有其他的大具异能的外星人,各自订下了不同的善恶标准。 从这种推测来看,大联合统一意见的情形未必会有,可是地球在若干年之前,有许多外星来客几乎在同一时期过光临过,这倒大可肯定! 我和白素都十分感慨:“是啊,诸神各有各的性格,善恶标准也有所不同,但是原则倒一样的:凡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进行侵犯、干扰、伤害,就是恶!” 胡说表示同意我这种说法,可是他十分悲哀:“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干扰、侵犯、伤害,那正是人的天性。所以善恶标准在地球上一直未能好好地实行。” 白素的意见,令我和胡说都鼓掌:“所以,让所有人都知道会有报应,十分重要。就像让杀人犯知道他必然无法逃避死刑的惩处一样!” 我们一面鼓掌,一面深深吸了一口气,或许是报应的时间延得太长,前生,甚至再前生,许多生之前的恶业,在几百年之后才出现报应,自然不为人重视了。 我忽发奇想:到了那地方,如果真有一种力量在主宰,能否提议把报应的时间大大缩短?那样对人性的弃恶向善,必然大有帮助。 这次讨论,到此为止——并不是没有什么可以讨论的,而是都觉得愈讨论下去,愈是进入了各种不同宗教的范围之内。我们对宗教,对诸神,又另有看法,那是再讨论下去都不会有结论的事! 胡说告辞离去,临走时白素对他说:“请转告陈丽雪,就算她不断回到古代,人家见了她害怕,不是什么坏事,不必感到困扰。” 胡说的回答是:“我尽力而为。” 胡说走了之后,我和金大富联络:“你什么时候可以动身?我随时可以奉陪!” 金大富回答得极快:“立刻!” 说“立刻”,自然夸张得很,我和他一起上机,是在两天之后的事。

报应--二十 二十 我那句活,说得十分大声,话一出口之后,竟然有人又接口,那并不是白素的声音。 接口者的声音发自门口——他才开门进来,那是胡说,他和温宝裕、良辰美景等几个小朋友都有钥匙,可以自由进出。 胡说在门口朗声道:“如果有果报神的宫殿,那么,有人,可以说是从神宫中逃落凡尘的神宫使者。” 我和白素都向胡说望去。胡说的话,虽然无头无脑,可是我们一听就懂,因为《西游记》的故事深入人心,个个都知道。 《西游记》中的典型故事是:天上什么宫殿——或是太上老君的兜率宫,或是玉皇大帝的凌霄殿之中的某一个能使神仙,大多数都是使者、丫环之类,也有甚至是禽兽器物的(倒如太上老君的青牛,洪钧老祖的拐杖),忽然离开了神的宫殿,来到了凡间。 从神界到人界的过程如何,中国传统小说中照例含糊其同,不清不楚,例如天界的天蓬元帅,到了人界,竟然误投了猪身,可是又维持着人的身体。这个猪头人身的怪物,中国人无有不知他的大名。 下了凡的,原本具有神的身分的,大都成为妖魔鬼怪,兴风作浪,如猪头人身的怪物大闹高老庄,但是也有一些在人间执行天界的规律,把天界的善恶法则,在人间实施。 这一切,作为中国人,人人耳熟能详,胡说这样说,我和白素都能明白,可是他为什么忽然要这么说,我们在乍一听到之时,莫名其妙。 胡说的回答,倒并不出乎意料:“陈丽雪。” 有一个短暂时间的沉默。 胡说离去,去找陈丽雪,是因为陈丽雪的叙述使我们感到她有隐瞒的部分,所以胡说便自告奋勇,去问个究竟。 我们有怀疑的,是陈丽雪在回到古代时,经历了那么多幻觉一样的事,在当时,她所担当的究竟是什么角色? 胡说和他长谈之后,应该有答案才是——他的确有了答案,他的答案是:陈丽雪是天神宫殿之中下凡的使者!、当我们一起向胡说望去的时候,虽然没有问出来,可是胡说自然知道我们心中的疑问。 胡说坐了下来,皱着眉,他并不是性子急的人,和温宝裕不同,这时,看他的情形,可以看出他思绪也很乱,要思索一下,或是组织一下,才可以有条理地把他要说的话说出来。 我和白素都没催他,我们互望了一眼,都根据胡说刚才那一句话的提示而思索着,同时,发表着我们的意见,白素先道:“看起来,陈丽雪在古代,担任了相当重要的任务,她在古代,或许没有奖善罚恶的力量,但是至少有鉴定善恶的力量,把她所见的好的行为和坏的行为记录下来。”我同意白素的见解,但是有所补充:“不会那么简单,如果她只是一个旁观者,金大富父女见到她,就不会那么害怕!” 白素“啊”地一声:“不单是古代,就算在现代,也是一样,她对某些人来说,有特殊的意义,那些人……是……是……” 我接了上去:“是快有恶报的人!” 白素不由自主地吸了一口气:“对,是快有恶报的人,或者是终于要有恶报的人,见到了她,就会看到自己可怕的下场,所以才骇然欲绝!”我也大是震惊:“那么,她……她是……” 胡说在这时,才开了口:“她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可是照我的分析,她来自一个专司报应之神的宫殿,所以才有这种力量!”我和白素都默然不语。 事情会有这样的发展,那是我和白素事先都预料不到的! 金美丽临走的时候,曾指责我自以为是果报神,我当然不是,从种种迹象看,陈丽雪却是。 她从古到今,察看着发生过的那种种人类行为,然后,给做出这种行业的人警告,使被警告的人在接受到警告的一刹那,感到了极度的恐惧,她的警告,并不是虚言恫吓,而是实实在在的一种感觉! 至于接受了警告的人,是不是从此有所警觉而悔悟,或是即使海悟,也于事无补,那似乎不是她的职责范围了! 突然之间,我把“职责范围”这个词思索了好几遍,不禁又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当我想到这个词的时候,心理上自然已经肯定陈丽雪必然和因果报应的运行有关,是冥冥中主宰者着“或善或恶受报”的力量的一分子!如果那股力量是一个组织,那么陈丽雪就是这个组织中的一员!借用金美丽对我的指责来看陈丽雪,她就是在表面上一个聋哑女子,是一个普通人,在实际上,她却有专门的职责,她负责了整个报应的运作中的某一部分工作——这份责任和工作,决不是来自人界,而是来自神界的!她是人,可是负有神界的责任! 我把我想到的最后结论,大声叫了出来。 白素深深吸了一口气,显然她和我同样得到了这样的结论。 胡说也发出了一下惊呼声:“两位的结论……正是我在陈丽雪处得到的事实,可是有一点十分奇特,她有时感到自己有职责在身。但在更多的时候,她十分讨厌自己有这种职责,也就是说,她井非自愿担任这种任务的!” 我和白素异口同声:“她的具体任务是什么?” 胡说苦笑了一下:“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她只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感到她必须十分严正地确认善恶也有报应,而且绝不同情有恶报的——任何报应,都天公地道,绝不冤枉!” 我一字一顿:“这样说来,她并不是天神宫殿下凡的使者。我认为这只是专司报应的天神宫殿之中,有一些力量飘逸而出,偶然降临到了她的身上而已。在这件事中,我有时也莫名其妙会有十分强烈的、和我性格不合的反应,我相信情形和她一样,只不过我受影响的程度浅,她受影响的程度深!” 胡说受了相当程度的震动:“真有力量在负责报应、那股力量由谁主宰?那……专司报应的神殿,在什么地方?天上?人间?” 我的回答,更令他吃惊:“在人间,在中美洲,有人去过,金大富,他去过,而且还可以带想去的人去!” 胡说的双眼睁得极大,于是,我再一次讲述金大富的经历。 胡说至少发出了七八十下惊叹声,等我说完,他才道:“你……准备去?” 我点头:“本来就准备去,现在,更非去不可!”

本文由长篇小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二十一 报应 倪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