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全天计划
做最好的网站

二十二 报应 倪匡

- 编辑:秒速时时彩 -

二十二 报应 倪匡

和金大富这样的人同机,当然不是很愉快的事,幸好对他这个人不必十分客气,所以我一上来就告诉他:“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别来烦我!”金大富唯唯答应,当飞机起飞之后,机舱中相当空,我已经用近乎明示语气示意他远远走开去,可是他还是在我的身边。坐在我的身边还不要紧,每当我偶然向他望过去,他就现出副欲语又止的神情,这才叫人受不了。 在那么长途的飞行中,看来不让金大富把要讲的话说出来,他会半途抽筋。 所以,当他第八次还是第七次现出那种神情来时,我叹了一声:“你有什么话非话不可,就说说吧,不过,千万记得长话短说。” 金大富连连点头,伸手招来了空中小姐,要了一杯南美洲的烈酒,一饮而尽才道:“卫先生,你还记得我提及过的那个挑夫?” 我道:“当然记得,是他发现那个地方,看到了一些十分奇特的现象,你才知道有那地方的。” 金大富咽了一口口水:“这挑夫是一个没有知识的土人,知识程度之低,超乎想象,他带我到那地方去,我说尽了好话,也给了他很多好处,才能成功,我还告诉他,就在那地方附近有一个矿坑,出产纯金块,任何人都可以拣拾,他相信,才肯带我去。” 我听到这里,已经觉得浑身燥热,这农伙,竟然用这种无耻的谎言去骗一个土人,还要说那土人的知识程度低,甚是卑劣之至! 我脸色自然也不会好看,金大富避开了我的眼光:“我们先到那地方,在离开的时候,我自然无法把他带到那个子虚乌有的金矿去。我也不是有心骗他,我已经十分肯定我会致富,决定致富之后给他大量的黄金,可是这蠢人却不相信!” 我冷冷地道:“你认为他是蠢人,他拆穿了你的谎言,是不是?” 金大富涨红了脸:“他……蠢!他要是相信我,不消一年,他就是一个小富翁。可是他自作聪明,蠢人都喜欢自作聪明,他不相信我,和我起了争执——”他说到这里,陡然停了下来,我坐直了身子,听出了将有悲剧发生,我疾声间:“你把他怎么样了?杀了他?” 金大富急速喘着气,空中小姐走过,我吩咐她把那种烈酒整瓶拿来,金大富脸色异样,十分急速他说话,看来他本来想大叫大嚷的,但总算他还明白机舱中不是大叫大嚷的地方,所以才把声音压得十分低:“我没有杀害他,完全是意外!意外!意外!” 我盯着他:“那挑夫死了?” 金大富倒了半杯酒,就要灌进口中去,我扼住他的手腕,声音严厉:“你必须保持清醒把事件原原本本说出来,不能喝醉!” 金大富的喉际发出了咯地一声响,点头,再喝了一口酒,抹着口角:“他和我争执,互相推着,他跌倒时,恰好砸中了一窝毒蜥蜴,给他的后脑压死了两三条,还有两三条咬中他,毒发身亡。” 我自己曾有面对大量毒蝎的可怕经历,人托称万物之灵,遇上了毒蝎、毒蜥蜴,还有真的没有抵抗能力——至少是对等的,人可以一脚踏死毒蜥蜴,毒蜥蜴也可以一口把人咬死。 金大富所说的“意外”,根本无法求证,因为在那种蛮荒之地,事情发生时,只有他们两个人。我想了一想,冷冷地道:“你在南美洲生活了多年,自然知道毒晰蝎的厉害,也应该知道被它咬中之后的救治方法!”金大富答得很快:“是,我知道,把咬中处的皮肉切开来,至少五公分深,放出毒血,要第一时间进行才有效。” 我指着他:“你为什么不救他,别告诉我你当时没有刀子在身!” 金大富长叹一声:“当然有刀,可是他有三处被咬中的地方,全在咽喉,我就算想剖他的喉咙,他又怎肯被我剖?就算剖,也势必连喉管、气管一起剖断,那时,真变成是我害死他的了。他用手指着喉咙,转身便奔,奔到了一道小溪旁,俯身就喝水——”我听到这里,也不禁发出了“啊”地一声,金大富疑惑地望了我一下,我道:“被毒蜥蜴咬中了,要静止不能动,减低血液循环的速度,也不能喝水,一喝水就死。” 金大富连连点头:“等我赶到小溪边时,他早已全身发紫,毒发身亡了。” 上次他对我说起那个地方时,我就发现他有吞吞吐吐之处,想来就是曾发生过这件“意外”了。这时,我所疑惑的,倒并不是他说的是不是真话而是他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我。 这件事发生至今,必然已有相当时日,而且也绝没有人追究,一个土著挑夫突然不见了,也不会有人去追究。 金大富不说,世上决无人知道其事,那么,金大富为什么要告诉我呢? 我并没有把这个问题问他,只是盯着他看。金大富这个人出身卑微,人格也绝称不上高尚,可是他毫无疑问是一个聪明人,必然明白我在听了他的叙述之后心中所产生的问题,不用我问出来。 果然,他苦涩地笑了一下:“这件事,虽然是意外,但是我也一直耿耿于怀,心中十分难过,到了那地方……我对那地方有一个感觉,不论你心中有什么秘密,一到了那里,就再难隐瞒,一定会给人知道,所以我才告诉你。” 我仍然不出声,他又做着手势:“你迟早会知道这个秘密,我自然也不敢说谎骗你。” 我知道他绕来绕去,还是未曾说出真正的目的来,所以仍然不出声。金大富哭丧着脸:“我一真在想,我……会有那么可怕的下场,会不会是……这件事的缘故?要是这件事,自然要先让你知道,你才能替我消解灾难。” 我望着,几乎没有一口口啐在他的脸上! 他的下场,是一个没有希望的疯子,可怕得不住用力扯他自己的嘴已,甚至头和身体分离,这样子的报应,怎么是那种小事所种下的因? 我的眼光一定十分可怕,所以他现出闪缩的神情来。我语音冰冷:“你要弄清楚一点,我没有答应你什么,也没有任何消灾难难的本领,根本连那地方是怎么样的,我都一无所知。” 金大富又掏出手帕抹汗:“你有办法的,人人都知道你首办法的!”我懒得和他争下去,伸手直指着他:“如果你的下场正如你预感的,那么,就必然不是这件意外,而是你曾经做过极坏的坏事!” 金大富紧抿着嘴,过了好一会,才道:“没有,当然我做过了不少坏事,可是没有比这件更严重了,这件,牵涉到了人命,而且我确然在事先欺骗过他!” 我本来想告诉他,一个人前生、前再前生、或是几百年前一直积累下来的罪孽在适当的时候,会发作出来,但是一则,那只是我的推测,没有事实可作证明,二则,我已把这番假设的理论向金美丽说过,她根本不相信,所问的一切问题我也没有一个说得上来,看来金大富的反应也会一样,我不想再自讨没趣了。 所以,我只是冷冷地道:“既然是这样,我也没有别的意见。” 金大富呆了半晌,默默地喝着酒,让我清静了半小时左右,忽然又道:“到了那地方,我相信你必然能和外星人见面,他们……会听你的劝说,把我的下场改一改!” 他一开口,我正要觉得不耐烦,但是他说的那一番后,令我心中一动。虽然他仍然在老调重弹,可是我想起了一点,他曾到过那地方,只是听他形容了那地方的情形,没有听他对那地方的那种奇异现象的意见! 我向他作了一个手势,表示要和他好好谈一谈,他大是受宠若惊,挺直了身子听我说话,我先把那地方看到的一切情形,都可能是一些人应得的“恶报”的假设告诉了他。 他听了之后,呆了半晌,神情难看之极。 我连问了他三次,他才有了反应,我问的是:“你对这种假设,有什么看法?” 他的第一个反应是哭丧着脸:“我为什么要遭恶报!” 我的回答很直接:“当然你曾种下了恶果!” 金大富像是没有听到我的回答,自顾自摇头:“不对,不对,若说是人人的恶报……说来得恶报的人……不会少……会全在那地方有纪录?”他提出的只是疑问,并没有反对我的假设,我又问:“在那地方看到你自己的时候,你是不是有被最后审判的感觉?” 金大富的身子颤动了一下:“极害怕,脑际嗡嗡作响,心中只感到,这次逃不过去了!逃不过去了!害怕得全身发抖……抖得厉害。” 他的声音也跟着在发抖:“我不知道什么叫最后的审判,可是那就像死了之后上了阎王殿差不多!” 金大富说得十分好,“最后的审判”是来自西方的说法,中国人传统的说法是“上了阎王殿”!同时,我也明白何以金大富一直说我可以替他消灾消难了。 上阎王殿的传说中,在殿上的阎王是“善和恶的终审法官”,可以根据一个人生前的某些行为,随意改变这个人的最终结果,是发放还阳,继续他的生命,还是罚下十八层地狱,都是可以随时改变的。 金大富以为自己曾下阎王殿,或至少他有这样的感觉,所以他才来求我,以求改变他的结果。他忽然坦言那一宗挑夫死的意外,只怕也是出于一种赎罪的心理,希望这样子做,结果会改变:我望了他好一会,叹了一声:“然后,那印象就一直深印在你的脑海之中?” 金大富神情苦涩:“一直到了那天,在你住所的门口,看到更可怕的……景象。” 我再问:“你在那地方,看到自己那么可怕的结果,也是从一个电视画面中看到的?” 金大富双手互相拗着,令得手指发出“拍拍”的声响来:“我不能肯定那是不是电视画面,可是在一个平面体上现出活动的影像,那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只好道:“不管那是什么,你一看到,就想到了那可能是你自己的下场?” 金大富吸了一口气:“我有……这样的感觉。” 我挥了一下手:“你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为什么你不把看到的画面毁去?” 金大富在刹那之间,双眼睁得老大,失声道:“有用吗?把看到的画面毁去,会有用吗?” 我用力摇头:“我不知道,但孙悟空大闹阴曹地府,一笔在‘生死簿’把他的名字勾消,从此他就再也不会死亡了!” 我说的是小说中的故事,本来是不应该引起什么特别强烈反应的,可是金大富既然有过“上阎王殿”的经验,他的心理状态自然与众不同,他听了之后,足的半分钟之久维持同一个姿势不动,然后,现出极度悔恨的神情,伸手在自己的头上重重地打了一下,引得两个空中小姐发出了一下惊呼声。 我忙安慰他:“别懊恨,如果有用的话,反正我们还要去,再把它毁掉,还来得及!” 我这样一说,金大富又高兴了起来,他大大喝一口酒,手背抹着口角,得意地道:“神鬼怕恶人,也是有的,看见我根本不怕,神鬼也莫奈我何!” 事情还不是真的有了转机,只是略有一点虚无缥缈的希望,他就现出了小人得志的神情来,我闷哼了一声,不再去理会他,自顾自闭上眼睛。金大富又在我的身边说了一些什么,我没有留意,在那一刹那问,我有了一个极其怪异的感觉。我十分清楚肯定我的身子没有动过,还是在飞机舱的座椅上,在我旁边的仍是令人讨厌的金大富,可是我又十分清楚肯定,我正在进入一个地方。两种感觉都那么清楚,好像我一个人忽然之间分裂成为两半,产生了两种感觉,两种想法。 那种异样感觉的时间极短——一有了这种感觉,我就想睁开眼来,要弄清楚是什么一回事。从大脑下达睁开眼来的命令,到眼睛真的睁开来,只怕连百分之一秒的时间都不用。 可是,我竟未能睁开眼来! 这说明我有那种怪异的感觉的时间极短,接着我就听到了一个声音在说:“啊,你也来了,正好让你看看,对你说,说不明白,我是陈丽雪!” 陈丽雪的声音!而在一听到了他的声音之后,我也看到了她! 任何人,都不可能突然出现在一万公尺高的机舱之中,陈丽雪也例外。 一看到了她,我还完全没有看清周遭的情形,我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事实上,这时周遭十分黑暗,我看出去,只是一片黑暗,但是可以看到陈丽雪,她穿了一件淡色的衣服,在黑暗中隐约可以看到她的身形,如果不是我先听到她说了凡句话,说出她自己是陈丽雪的话,在这种朦胧的环境之中,我也不能认出她是什么人来! 这时,我虽然一下子跌进了幻境之中,可是我仍然保持高度的清醒,我首先想到陈丽雪是一个聋哑人,怎么忽然会听到她的声音了呢? 在我这样想的时候,我感到自己正在向她走过去——一开始的时候,只是感到了在向她走过去,可是在“感到”走出两步之后,我就知道自己是真正在向她走过去,我已经不在机舱中了,我走的,踏踏着的,绝不是铺着地毡的机舱走道,而是铺着青石板,有着厚厚一层落叶的一条道路。同时,我的眼睛也渐渐适应了黑暗,可以看到这条青石板铺成的路是在一座林子中,那林子全是十分高大的大树,每一株,都至少有一人合抱粗细。 我才一开始感到自己被转移了环境,又听到了自称是陈丽雪的声音之后,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我知道我回到了古代!和陈丽雪曾不止一次回到古代一样,我回到了古代! 奇妙的是,我知道我回到古代,可是我又清楚地知道自己决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我有我自己的时代,然而,我又绝没有问自己,既然我有自己的时代,为什么又会回到古代来! 这样的叙述,听起来有点混乱,但十分实在。我也没有问自己回到古代来扮的是什么角色,仿佛那是自然而然,必然会发生、必须发生的事一样。 在这种心境之下,我至少明白了一点一一我曾不止一会问陈丽雪,当她在回到古代时,她担任的是什么角色,她都说不上来。 这时,如果有人问我同样的问题,我也答不上来:我在古代担任什么角色呢?我在现代,又担任什么角色呢?都不应该成为问题,我就是我,一直都是我,在书房中的是我,从书房到了客厅的是我,自然还是我,不会变成别人!(或许这一段叙述有点玄,那是因为我那时的经历,确然很玄。)我走向陈丽雪,很平静,思路也十分清新明白,我看到陈丽雪穿着宽大的浅色的袍子,式样十分简单,也自然显得古朴,我再看看我自己,也穿着同样的浅色的宽袍。 我抬头看天,天上略可见一些星,不见有月色,所以四周围十分黑。我肯定时间虽然有所转移,但我还是在地球上,星虽然不多,是看惯看熟的星空,到了别的星上,星空大抵不会有那么熟悉。在那十来步路之中,我思绪飞快,想了很多很多问题,我想到有能力在时间中旅行的王居风和高彩虹,如果他们知道“我来了”,赶来和我在这个时间相会,那是多么有趣的事。 想到这里,我自然而然笑了起来。 陈丽雪问:“你笑什么?” 她开口、发声、讲话,完全和一个正常人一样,而且她的声音,略带沉哑,也就格外柔和动听。我失声道:“啊,你会说话了!” 陈丽雪展颜:“你信不信?好多次进入这种境界,我完全没有说话的机会,刚才我一到,看见你也来了,就自然而然可以说话。” 我吸了一口气:“你看到我来,你看到我从哪里来?” 我这样问,自然是想知道一些我“进入古代”的情形。陈丽雪的回答,令我怔一怔,她答得十分自然,然而她的答案,却和一个极著名的答案一样! 她伸手向我身后一指,我循着她所指转头看去,看到那是一片黑暗,也就在这时,我听到她的回答:“你自来处来。” 从来处而来,往去处而去。 这是充满禅机的言语,这时却从陈丽雪的口中自然而然他说了出来。充满禅机的语言,正要这样随意说出,才能使听到的人有当头棒喝之感,若是刻意准备安排,大打机锋,反倒成了唇枪舌剑,哪有振聋启愦之功?当下,我并不转过身来,只是望着那一团黑暗。陈丽雪看到我是从哪里来的,那里是什么地方,都是来处,没有分别,反正所有的人,都是来自来处,也必然去到去处! 唐朝时的李绅和龟山寺僧的对答,本来就大有禅意,这时出自全无机心的陈丽雪口中,含意又深了一层。本来我还在想许多问题,例如何以我会忽然从现代来到了古代等,但现在,我可以把这些问题抛开去!没有什么不同,反正人不论在什么境地之中,都是从来处来,大可心安理得!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回头来,陈丽雪正好在问:“是不是有一股力量同时影响了你我的脑部活动,所以使我们同时回到了同一个时代。”一听到陈丽这样问,我就知道她这时和我一样,思路十分明白。 在第一二次回到古代时,她可能会感到十分迷惘,但是经过她和白素和我的交谈,经过我们的分析之后,她对于事情的发生,至少有了一走的了解,所以她变得十分清醒和冷静了,我点头:“也许,在忽然来到这里之前,你是在什么地方?” 陈丽雪侧着头:“在房间里,胡说刚走,我准备到我自己的店铺去,对了,我的震荡型传呼机突然有了信号,是尊夫人叫我!” 我扬了扬眉:“白素找你?什么事?” 陈丽雪笑笑:“不知道,她请我立刻就去,我一转身,准备走出房间去,可是一步跨出,就跨到这里来,一抬头,就看到了你。我有过很多次这样的经验,一下子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你,而在这里,我又完全没有言语的障碍,真叫人高兴!” 她说到这里,又自然而然,习惯性地作了几个“高兴极了”的手势,我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我也觉得有趣之极。我一生之中,古怪的经历多至极矣,可是明明是两个现代人,忽然在古代相会,而且又极之清楚自己的是现代人,这样怪异的经历,却也未曾有。 陈丽雪又发出一连串的问题:“我们来到的是什么朝代?会看到些什么情景?” 我摊着手:“不知道,你经验丰富,由你来决定!” 陈丽雪忽然又道:“尊夫人如果久等我不着,找上门来,不知道是不是会在我的房间里发现我!” 我对这个古怪的问题一点准备也没有,所以我自然回答:“怎么会?你人在这里,这里是一片林子!你不在房间里!” 陈丽雪对我的回答显然极其不满。侧着头望着我,我立即想起,我仍是在那么奇妙不可思议的环境之中,一切自然也不能照常理来解释。 一想起这一点,我就更正了我的答案:“如果现在我们感到自己在古代的一个林子中,只是我们的脑部受了外来力量的干扰而产生的幻觉那么,你的身子应该还在房间中,而我的身子在机舱中。” 陈丽雪显得十分兴奋:“这个问题很快会有真实的答案——机舱中必然不止你一个人,那些人可以告诉你是不是从机舱中消失了,要是不,那么这些都只是幻觉,是一个梦,我们是在梦中相逢。” 我想了一想:“我看我的身体还在机舱中,我也不认为那是一个梦那么简单,我们都十分清楚自己的来处,这种情形,倒有点像是……灵魂出窍。” 陈丽雪忽然拍起手来,神情高兴莫名:“也可以说是元神出游。” 我也感到了一阵异样的兴奋,因为这种情形毕竟十分罕见,是一个极新、极奇妙的经历。 我也拍着手:“元神出游比灵魂出窍更实在,而且你的情形更接近元神出游——每有修道入走火入魔,身子僵如木石的,可是元神出游,肉身一样可以有各种活动,你肉身又聋又哑,那只是身体机能上的阻碍;你的元坤,就没有这种缺陷。” 陈丽雪昂起了头,喜容满面:“不过根据道家的修炼方法,要修到元神可以出游,不知要花多少功大,我从来没有修炼过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神通?” 我也笑:“我也没有修炼过什么,我想,那一定是那股外来力量的作用,我甚至知道那股力量的来源——我正要到那地方去。” 陈丽雪有语言能力,和她交谈自然容易得多,也快捷得多,我把金大富发现那地方的情形和我的设想告诉她,也把胡说的假设说了出来。 陈丽雪听得扶住了一棵大树,笑个下停:“我当然不是什么天宫使者,也不会是什么专司恶报的神,只不过是受了不知什么力量干扰脑部活动的受害者。” 她说了又笑,笑了又说:“世上有很多奇才异能之士,说不定也和我一样,是脑部活动受了干扰的无辜受害者,却无意之中,成了高手异人。” 陈丽雪四周看看,青石板铺成的路一直通向前,看来在不知该向何处去的情形下,向前走最是合理,我伸手向前指了一指,陈丽雪点头表示同意,我在这时,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可是我没有问出来。我想到的问题是:“你难道不害怕自己不能回去吗?” 没有问出这个问题,是因为我自己想到了这个问题时也不禁感到了一股寒意,而陈丽雪这时的神情愉快,何必令她害怕? 我又飞快地设想了几个“不能回去”的可能——在这种古怪特异的遭遇之中,自然而然会有许多古怪的想法。 我想到,如果我“不能回去”,唯一的可能,是那个在机舱中的我变成了一个无可药救的痴呆人,固为我的灵魂留在古代,不能回来了。 我又想到,世上有很多莫名其妙、突然变成了痴呆的人,又焉知他们的元神不是正在古代或未来过着另一种生活?离魂的倩女,身子还痴痴呆呆地在闺房之中惹人可怜,而她的灵魂,则在千里之外和情郎逍遥快乐!我也想到,灵魂和元神,可能根本是同一回事,道家的修炼,总以为可以把元神炼成一个实体,那一定是错觉,就像我现在,我感到自己实在的存在,那也只不过是一个感觉。 实际上,所有元神,是一组无影无踪的记忆功能,是电组织所发出的一种能量,一组记忆波。 忽然之间,有了这样的“发现”,我不禁大是高兴,不免有点手舞足蹈,同时,我又想到了更多,元神、灵魂如果根本是同一现象的话,那么,我现在经历着的灵魂离体,感觉是如此实在,从前似乎没有相似的报告。 在我的熟人之中,原振侠医生曾有灵魂离体的经历——原振侠和年轻人,不但灵魂离体,而且在回来之后换了一个身体,换了一个由勒曼医院炮制出来的身体。 和他们一样有死而复生经历的,是黑纱公主。 (死而复生,是灵魂离体之后又回来的儿种形式中的一种。)黑纱公主的遭遇更奇,她灵魂回来之后,进入的一个身体非但不是她自己的身体,而且不是地球人的身体,是一个不知用什么方法产生出来的身体。刚开始的时候,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可是渐渐,她发觉她的新身体有许多地球人身体达不到的功能;她在逐步发挥这些功能的过程之中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女超人! (黑纱公主的怪异经验、会在《公主传奇》故事中一个一个说出来。)原振侠医生一直在说,要会齐年轻人和公主,一起把灵魂离体的经过情形,详细告诉我们——我、白素,可能还有温宝裕、良辰美景、胡说等,但是一直没有实行,等到有这个聚会的时候,我也有了另一种不同的灵魂离体经验,自然可以拿出来交流一番,使得这个神秘之极,有关生命奥秘的奇妙现象,可以得到进一步的阐释,也可以进行更多的假设。 我浮想联翩,并没有开始向前走,陈丽雪忽然拉了拉我的衣袖,低声道:“有人来了。” 我一定神,向前看去,不但看到了有一点光亮在摇摇晃晃地移动,而且也听到了脚步声,脚步声十分怪,每一步,都发出“踢他”两个音节的声响,那是有人把鞋子不好好穿着,而只是趿拉着,又故意放慢了脚步来走路的声音,通常,用这种方法来走路的人,都不会是什么文人雅士、正人君子,大都是市井流氓一类的人物。 陈丽雪年轻轻,多半不知道这种穿鞋的方式,所以有点怪。 那一点摇晃的灯光,当然是前来的人手里提着的一只灯笼。 本来,和陈丽雪见面后,周围的环境并不能确切他说明我们是处身于古代,我们觉得自己到了古代,只不过是我们的感觉。 这时,看到有人提着灯宠走过来,那自然可以肯定我们真的是到了古代了! 和陈丽雪相视一笑,我作了一个手势,陈丽雪和我一起躲到一棵大树之后,脚步声和灯笼的光愈来愈近,跟着看到一个人摇晃着走过来,脚下果然只是趿着一只布鞋。 那人的背上斜插着一根棍子,灯笼的光芒映着他的脸,我和陈丽雪不由自主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摇晃着走过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金大富——一个和现代的金大富一模一样的人,服饰打扮,如陈丽雪上次看到他的一样,他背后的那根棍子,也正是一半红一半黑的水火棍。 金大富向前走着,不一会就经过了在我们身前的大树,我和陈丽雪没有交换意见,就自然而然跟了上去。开始的时候我们十分小心,怕被金大富发现,可是后来发现金大富根本不觉察我们,有好几次明明有声响,在寂静的夜中听来应该十分刺耳,但那可能只是我和陈丽雪才有的感觉,事实上,根本没有声音发出来。 当第二次有声音发出来而金大富仍然一无所觉时,我和陈丽雪不由自主停了下来,互望着,陈丽雪神情骇然,显然他和我想到了同一个问题。我所想到的是,我和她既然是处在灵魂出窍或是元神出游的情形之下,那我们根本不会有形体,只是我们自己感到十分实在,别人根本看不到我们,摸不到我们,我们全然是什么都没有的。 陈丽雪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她用力摇头,叫了起来:“不会的,他会看到过我,而且现出十分害怕的神情来,他见过我。” 陈丽雪这一叫,更证明了我所想的是事实——金大富就在十来步这前,身后忽然有一个女人在大呼小叫,他决无听不到之理,可是他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我明白陈丽雪为什么要高叫,她宁愿被金大富发现,被金大富看到——甚至我也是一样,因为,任何人若是知道自己无形无体,看不见摸不着,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都决不会心情愉快的! 说得再明白一些,当一个人知道他自己不是人,没有了人的身体,只是用灵魂方式存在之际,他旨先想到的就是:自己死了!变成了鬼。 这种感觉非但不会令人感到愉快,而且还令人觉得恐怖之极。 陈丽雪还在喘着,她忽然紧握住我的手:“不对!我们互相可以看到对方,他没有道理看不见我们。” 金大富就在我们前面,摇晃着向前走,他不仅看下见我们,而且根本感觉不到我们的存在!我和陈丽雪互相可以看到对方,是因为我和她的情形一样,我们是同类!两组来自现代的思想,或者说,是回到了古代的两个鬼!” 在我们的身体,还留在原来的时间,原来的地方,回到古代的,不知是我们脑部活动的什么力量,什么部分? 我十分平静他说了一句:“我们可以互相看到,因为我们是同类。”我说着,加快脚步,向金大富追去,陈丽雪也急急跟到我的旁边,当我们两个人离得金大富十分近,伸手可及的时候,有十分奇妙的事发生,金大富像是有所觉察一样,陡然站定,转过身来,提起手中的灯笼,向前照着。 这一来,他和我们正面相对,通常人和人之间很少这样正面相向的,所以我和陈丽雪都自然而然后退了一步。 陈丽雪首先大声道:“喂!这次你见了我,怎么不感到害怕?” 金大富这时只是略现惊慌,并不如陈丽雪所说的惊骇欲绝。 我和陈丽雪就在他面前说话,可是他显然绝感不到我们的存在,他的神情十分疑惑,伸手在后脑上抓着,瞪着前面,却又一无所见。 陈丽雪声音十分恐惧:“他……一定感到了什么,不然何以突然停下来,转过身来?” 我想开开玩笑,说几句话令心情轻松一些,所以我道:“或许在我们逼近的时候,他感到有一阵阴风自身后袭来!” 陈丽雪张大了口:“那……那我们……岂不是……” 她活还没有说完,已看到金大宫转回身去,大声向前吐了一口口水,道:“见鬼了!” 我看到陈丽雪神情骇绝,忙道:“别被那个‘鬼’字吓着了,我们现在不知是以一种什么形式存在,可以称之为“一组记忆”,也可以称之为“元神”,当然也可以叫作“灵魂”或“鬼”。我们并不是人死了之后的那种“鬼”,而只是脑部活动突破了时间空间的一种异常的活动,那是极难得的一种经历!” 我的解释不是很容易明白——这种奇异之极的现象,谁能解释得明白。因为身历其境,所以也还可以接受。 陈丽雪的神情缓和了一些,声音仍然干涩:“真不可思议,我们两个……竟然回到了古代,成了鬼!” 我也感到了十分奇特,想了一想:“这正好回答了你第一次来见我时的问题,你曾问我,当你回到古代时,金大富和金美丽看到你都骇然欲绝,你不知道自己那时是什么样的怪物!” 陈丽雪骇然:“难道我真的曾是青面撩牙的鬼怪?” 我用力一挥手:“当然不是,根本没有人看得到我们,他们那两次看到的,一定是他们自身的可怕下场,就像在我家门口,金大富看到你的情形一样。” 陈丽雪双手捧住了头:“我们究竟处于一种什么现象之中?应该怎样办?” 和陈丽雪对话的过程之中,我已想到了很多,所以我很侠就回答:“一切全是我们脑部受了不知什么外来力量的影响,产生了异常活动的结果!有科学家说,人做梦,也是脑部的一种异常活动,那么就当我们是在做一个怪不可言的梦好了!” 我向已渐渐走远的金大富指了一指:“既然在做怪梦,索性做下去,跟上去看看他鬼头鬼脑去做些什么事!” 虽然陈丽雪接受了我“做怪梦”的说法,但是一切感觉都那么实在,神智上绝对清醒,那是十分奇妙的感觉,在消除了恐惧感之后,会令人十分刺激兴奋,陈丽雪发出了一下叫声,陡然发足向前奔出去,我也跟着奔向前,在我们奔到离金大富十分近的时候,他又停了步,转过身来。 我可以肯定,金大富一定感到了什么,大有可能真的是“一阵阴风”——传说之中,被鬼魂跟在身后的入,都会有这种或近似的感觉。 回到了古代,已经是一大奇遇,在古代竟然是“鬼”而不是人,那是奇上加奇,我也不禁童心大发,就在金大富转过身来时,伸手向他的脸上掴了一下。 那一下,自然打得不是很重。在我来说,确然是打了他一下,但是金大富并没有捱了一下打的反应,他先是怔了一怔,又立时伸手在被打的脸上摸了一下,现出莫名其妙的神情——他一定感觉到了什么,可也绝不是感到了被打! 陈丽雪在一旁看到了这种情形,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有趣,原来鬼真是那样捉弄人的。” 我也觉得好笑,又伸在金大富的头上重重敲了一记,金大富又伸手去摸头,现出害怕的神情,转过身,加快了脚步急急向前走。 我和陈丽雪没有再捉弄他,只是跟在他的后面,不一会,就穿出了林子,转进了一条小路,路看来十分荒僻,在小路的尽头有几间砖屋,看来十分结实,不知是什么用途,金大富推门走进去,我和陈丽雪一闪身进了屋子,金大富的手中仍提着灯笼。在进屋子的时候,我绝对可以肯定陈丽雪就在我的身边,可是一晃眼,她突然消失不见了。 我只吃惊了极短的时间,就明白陈丽雪回去了,她的怪梦已经结束,我还在继续我的怪梦。 我吸了一口气,只是略停了一下,就跟着金大富穿过了一个院子,来到了一问房间中,房间中一无所有,只有地上铺着的一方草垫,草垫上有一副被褥,却全是绞罗绸缎,而且有着精美绝伦的刺绣,和四周的环境极不相衬,那艳红色的被子之下像是有人。 金大富一进来就上了门闩,挂起了灯笼,搓着手来到了被子前,一抬脚,掀开了被子。被子下果然有人,是一个只穿着亵衣的女人,肌肤赛雪,容颜美丽之至,我一看到这个美丽的女人,就立即相信她就是陈丽雪曾在古代见过的那个女人,他曾和武士有过一次幽会,后来又被金大富勒索。 这时,她的手、她的脚都被绑着,口中亦被勒了一条绸带,我当然不知道她何以会落得这样,我一步跨向前,在刹那间我看到了金大富盯着那女人的邪恶之极的一张脸。 我自然而然一拳挥出,击向金大富那丑恶之极的脸上,可是金大富的行动并没有停止,他只是略怔了一怔,便继续俯下身接近那女人! 我想再挥出第二拳,突然听到了一声惊呼:“卫先生,你怎么了?”

本文由长篇小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二十二 报应 倪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