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全天计划
做最好的网站

龙虎风云,大变忽然来

- 编辑:秒速时时彩 -

龙虎风云,大变忽然来

苏州也许还有很多大内精选派来的高手,但发现她的那一批人,似乎是没有留下活口。 这一夜,云施施根本没有睡觉,一直在客栈四周巡视,她几次经过了方豪住的房间,也很想进去和方豪谈谈,但方豪似是睡得很熟,鼾声隐隐传出户外,云施施每次都在门外停一会,又悄然而去。 如照云二小姐今天以前的脾气,早就一脚踹开了房门冲进去,叫起方豪,说个明白,但现在她却有着进门情怯的感觉。 直到五更时分,云施施才完全放心了,也确定了翠云班的隐秘没有泄露出去。 今天,翠云班就要离开这个地方。 精神已松懈下来,云施施忽然有着疲倦的感觉,看看天色,还可以小睡一会。 房门是虚掩着的,云施施一脚踏入门内,立刻警觉,退步,身子贴墙而立道:“谁?” “施施,你一直没有睡过?” “是娘!” “嗯!施施,是不是出了事?” 云施施缓步行入房中,凌翠仙衣着整齐的坐在床上。 “娘……你也没有睡?” “我睡了一会,你爹不在,我不能不小心一些,施施,你一直没有睡过?” “我睡不着。” 凌翠仙神色凝重的道:“施施,你一直没有这样的小心过,告诉娘,出了什么事?” 云施施道:“我和戴四爷见面,遇上了埋伏!” “什么埋伏?”凌翠仙也有些紧张起来。 “大内的带刀侍卫,有不少追到了苏州……” 一向稳重的凌翠仙忽然间脸色大变。 这消息太震动了。 沉吟了很久,凌翠仙才轻轻吁一口气道:“施施,戴四爷好吧?” 云施施点点头道:“戴四爷先走,我断后……” “翠云班的隐秘泄漏了?” “这就是我一直没有睡觉的原因,这一夜没有动静,应该没有发觉我们,发现我的人,都被杀死在现场。” 凌翠仙轻轻吁一口气道:“都是你杀的?” “不是,大内带刀侍卫,都是高手,一对一,我可能胜过他们,但他们以多为胜……” 凌翠仙神情紧张的接道:“那是……” “是方豪解了我的围。” 凌翠仙神情讶异的道:“方豪……” 云施施点点头道:“是!他剑法凌厉,女儿从没有见过那样快的剑,只有几个照面,几个大内带刀侍卫,全都躺了下去。” 凌翠仙道:“他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 云施施摇摇头道:“他好像不知道,娘,对方豪这个人,我忽然觉得好陌生……” 凌翠仙缓缓站起身子道:“施施,睡一会吧,明天,咱们一早就离开苏州,翠云班的秘密是否泄漏,明天就该有个分晓了。” 云施施道:“娘,要不要派人去通知爹一声?” 凌翠仙摇摇头道:“暂时不用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方豪……” 云施施道:“娘的意思是……” 凌翠仙接道:“照目前的情形看来,他对我们似乎没有恶意,就算是别有用心,也不会立刻有什么行动,对付方豪,我们还有时间,见了你爹时,和他商量商量。” 连云方家,在武林中很有名气,但方家的武功,在江湖上却流传不多。 这个家族的财势雄大,和官府也建立了很好的关系,江湖上的朋友,有什么事找上方家,只要师出有名,索求不太过分,他们总是不会让人失望。 云施施一觉醒来时,翠云班早已整装待发。 凌翠仙知道她一夜未睡,所以一直没有叫她,让她能多睡一会。 云施施被叫醒的时间,翠云班十辆蓬车,都已经停在客栈门外。 表演的机具、人、物都已上了车,只要云施施一上车,立刻可以启程。 凌翠仙一直很注意方豪。 方豪和平常完全一样,只是换了一套新的衣服。 那是素素给他的。 暗中注意方豪的,除了凌翠仙之外,还有一个素素。 两个人都很注意方豪,但心情却是完全不同。 方豪似是大而化之的人,他知道身上穿的一套新衣服不是他的,但衣服放在他的房里,他也取来穿上了,连问也不问一下。 叫醒云施施的是素素,现在,两个人正要登上第三辆蓬车。 太阳刚刚升起,东方天际,幻起一片绚烂的彩霞。 这时,十几个穿着捕快衣服的大汉,急急的赶了过来,一字排开,挡在了蓬车队前面。 当先是一个四十左右的汉子,佩着一把腰刀,神情十分冷厉的说道:“请云班主说话。” 车帘启动,凌翠仙缓缓由第一辆蓬车中行下来,躬身说道:“我是云夫人,振天他不在,大爷是” “云夫人,在下是苏州府副总捕头何通。” 凌翠仙道:“原来是何爷,带人拦住咱们去路,不知有何指教?” 何通叹口气道:“翠云班在江湖上走动了将近二十年,对贵班在江湖上的名气,我早巳久闻了。” 凌翠仙道:“是啊,咱们来苏州也不只十趟八趟。” 何通笑一笑道:“我知道,贵班在京里有熟人,很有点势力,所以,贵班在苏州演出,咱们从来没有来打扰过,这一点,云夫人很清楚了。” 凌翠仙道:“外面的事,一向由拙夫交涉,贱妾只是管理内部的琐务杂事。” 何通道:“云夫人,云班主到下一站安排去啦,这个我也知道,那就只好委屈夫人和贵班的人,暂时留下来……” 凌翠仙呆了一呆道:“留下来,何副总捕头是玩笑话吧,翠云班在江湖上走动,一年要演出两百余场,行程数千里,不论刮风下雨,可是从来没有误过演出的时间。” 何通脸色一沉,接道:“这个我知道,但这是公事,我是官身不由主,何某人奉命留下诸位来,夫人要是不答应,何某如何向知府大人和咱们总捕头交差。” 这时,云施施、云素素也缓步行了过来。 两个人一左一右的站在凌翠仙的身边。 两个美女,美得像朵鲜花似的,引得十几个捕头,三十多道眼光,直在施施和素素的身上打量着。 素素有些羞意,双颊泛红,低下了头,施施却是大方得很,两道秋波,反而向何通等身上打量。 凌翠仙道:“只留下我一个人?” 何通接道:“不,是贵班所有的人。” 云施施突然接口道:“为什么?这苏州府是有王法的地方。” 何通道:“所以,何某人才依法办事,知府大人手谕要留下翠云班。” 凌翠仙回顾了施施、素素一眼道:“你们上车去,这里由娘作主,用不着你们多事。” 云素素禀性温柔,立刻转身上车,施施却退了几步又停下来,站在母亲身后。 何通看看云夫人,一直沉吟不语,似乎没有就范的意思,心中暗暗吃惊,云家班的技艺精湛他心中很明白,要是真的翻了脸,自己带这十几个捕头,可是很难留得住这批娇娃,立刻轻轻咳了一声道:“云夫人,路有千条,事有缓急,这也许只是一场误会,说不定夫人见了咱们知府大人,三言两语就解释清楚了……” 凌翠仙道:“哦……” 何通道:“要是夫人不肯应命,在下就为难了,一旦闹出事情,贵班背上了一个拒捕官府的罪名,那就麻烦大了。” 凌翠仙确是很为难,翠云班对外的事务,一向都是云振天作主的,偏巧这一会云振天竟然不在。 她也明白,一进了知府衙门,很可能会被收入牢中,一旦把实力分散了,加上刑具,翠云班这股实力,很可能止刻瘫痪。 但如不就范,就会造成违法拒捕的局面。 “如是我一个去见知府大人,我想,我可以答应;要留下整个云家班,我只怕作不了主。何爷,你是官身不自由,但拙夫不在,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敢随便僭越。” 何通皱皱眉头道:“夫人,这样吧!你和施施姑娘,跟我到衙门去一挝,其他人可以不去衙门,但要留下来,回到客栈去……” 凌翠仙道:“那不是耽误了我们下一场的演出时间,二十年来,云家班从来没有误过场。” 何通道:“这一次,情形特殊,云夫人也只好勉为其难了,午时之前,事情解决了,你们赶快一点,还可以赶上下场演出。” 凌翠仙沉吟了一阵道:“好吧!我们先回客栈去,交代他们几句话,再跟你们到衙门去。” 何通道:“一句话,我在客栈外面等。” 云家班的人,都下了车,但东西仍然留在车上,蓬车就停在客栈外面。 翠云班的姑娘们,都知道出了事,但她们却没有一个露出畏惧、愁苦的样子,只有云夫人、云施施愁锁着眉头。 也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苏州知府决不敢找翠云班的麻烦,这件事情,说不定是京里派的人在主持。 凌翠仙在客栈中召开了一个会议,参加的人只有四个。 云施施、云素素,加上一个方豪。 方豪静静的坐在一侧,脸上神情很平静。 凌翠仙先开口,第一句,就问方豪道:“方少爷,你看这件事该怎么办?” 一个人问话,却有六只眼睛盯住他看。 方豪笑一笑道:“什么事啊?” 施施冷笑一声道:“方豪,你是真不知啊!还是装糊涂。” 方豪道:“我知道苏州府的衙门里派了人来,想留下咱们,但我不知道云伯母问些什么?” 凌翠仙道:“苏州府的何副总捕头,要我到衙门去一趟。” 方豪道:“那就去一趟吧?” 云素素道:“方大哥,娘要是被收押起来,那该怎么办呢?” 方豪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云素素道:“方大哥,你这算什么主意?” 方豪道:“这是以不变应万变。” 云施施道:“方豪,你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方豪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伯母也不知道……” 云施施道:“你,你是不是在装疯卖傻,方豪,这时刻,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方豪迈:“施施,我说的是真话。” 云施施接道:“娘,不用商量了,我跟你一起去。” 方豪道:“施施,伯母可以去,但你决对不能去。” 云施施道:“为什么?这件事应该我去……” 凌翠仙道:“施施,方少爷说的不错,这件事,娘能去,你不能去。” 云施施道:“你听他的,他在胡说。” 凌翠仙笑道:“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娘本来什么都不知道。” 云施施怔了一怔,恍然大悟,悄悄看了方豪一眼,不再说话。 凌翠仙可以举出许多的人证,除了表演之外,她本就没有离开客栈一步。 既然没有离开客栈,苏州城中,不论发生了什么事,都和她无关了。 这么简单的事,云施施竟然一时间,没有想明白。 凌翠仙缓缓站起身子道:“就这么决定了,施施、素素,不论娘发生了仟么事,你们都不许有所行动,你爹没有回来之前,一切都听方少爷的。” 云施施道:“娘,他们要是出手抓人,我们该怎么应付?” 凌翠仙沉吟了一阵道:“真到了那一步,也听方少爷的决定。” 方豪道:“伯母,我只是一个打工的人,我不能决定任何事情。” 凌翠仙道:“你告诉施施、素素,要她们下令行动,这件事,可能是一个很有计划的行动,老实说,我也乱了方寸。” 云施施道:“咱们日落之前赶不到,爹一定会连夜赶回来。” 凌翠仙道:“但愿如此……” 云施施心头一震道:“娘,你……” 凌翠仙接道:“施施,我们完全无法了解事情会有些什么样的变化,你爹如若在明天天亮之前,还不回来,那就可能出了事,这里的行动,都要靠你们两姐妹和方少爷决定了。” 云施施咬咬牙道:“我知道了,娘,真要有行动,我们会先去找你。” 凌翠仙笑一笑道:“那倒不用,我自己照顾自己,大概还可以应付得来,方少爷,一切拜托了。” 方豪欠欠身道:“伯母好走!” 云施施送走了母亲回来,方豪还在坐着。 只见他闭着双目,不停的晃动着椅子,神态似是很悠闲。 云施施叹口气道:“方豪,你能不能正经点?我想和你彻底的谈谈。” 在人前,方豪对云施施似乎很入迷,但只有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方豪却是十分冷漠。 云施施也明白了方豪,并不是很迷恋她,对她表演技艺时久迷神情,只是一个借口,掩人耳目的方法,藉机混人翠云班来。 方豪睁开眼睛笑一笑道:“二小姐,有什么事?” 云施施道:“你是不是很了解我们?” 方豪道:“你说的是那一方面?” 云施施道:“我父、我母和我,我们一家人?” 方豪笑一笑道:“施施,我只是看到你表演的技艺,跟踪南下……” 云施施接道:“方豪,那只是你一个借口,我知道你不是真的喜欢我,自你出手救了我,我才发觉你的武功强我,何止十倍!你智慧过人,却故意装作一副木然的样子,方豪,你混入翠云班来,究竟是有什么目的?可以说了,你如果是别有用心……” 方豪接道:“施施,我如若别有用心,就不会出手救你了。” 云施施呆了一呆道:“那是说,昨天围攻我的大内带刀侍卫,有了漏网之鱼。” 方豪道:“不可能,他们有七个人,两个埋伏在茶馆外面,先被扳倒,几个围攻你的人,也全数死在那里。” 云施施道:“那座茶馆的店东、伙计……” “他们都被戴四爷接走了,不会走漏出什么风声?” 云施施道:“何通带人拦住了我,总非无因吧?” 方豪叹口气道:“当然是有原因,就是你在那家小茶馆里,等侯戴四爷,也是件很机密的事情,但它也泄漏了出去。” 云施施道:“不错,这风声怎么会泄漏出去呢?” 方豪道:“我正在想……” 云施施道:“想出了一点眉目没有?” 方豪道:“有,只可惜,没有证据……” 云施施道:“什么证据?,” 方豪道:“内奸。” 云施施吃了一惊道:“这不太可能吧,打杂的男工,都是爹千挑百选的人,除了你之外,爹对他们的底细都很清楚。” 方豪道:“这个,我也很留心,除了焦大之外,还有五个男士,我仔细的观察过,他们不会有问题。” 云施施道:“焦大叔更不可能,他是爹的多年好友,也是爹最得力的一个助手。” 方豪道:“除了焦大之外,毛病就出在十八个女孩子的身上了。” 云施施沉吟了一阵道:“方豪,照说,这也不太可能,她们都是经严格挑选之后,很小送过来的,经过了八年以上的训练,才出来走动……” “施施,那些训练,只是她们在武功、技艺上,有所成就,但却不能保证她们不作内奸。” 云施施道:“她没有机会和外面接触,我们的演出一直紧密而繁忙。” 方豪道:“我跟着看了很久,你们每一个地方演出之后,到下一个地方时,总会有半天的空闲,她们可以自由的出入,购买些喜欢的脂粉饰物……” 云施施道:“那段时间不长,而且,每一次的地方都不同。” 方豪道:“那已经够了,她们要想什么消息传出去,不用化去太多的时间。” 云施施沉吟了一阵道:“方豪,你说的也有道理,但那个人会是谁呢?” 方豪道:“你应该想想,你、素素之外,还有十八位姑娘,她们之中,那几个在外面走得最久、年龄最长?” 云施施想了良久道:“这批姐妹,大都是前年换的新人,在江湖上走动不足两年的时间,只有三个,是上一次留下来的,和我同时出道……” 方豪道:“她们演出几年?” 云施施道:“四年。” 方豪点点头道:“她们叫什么名字?” 云施施道:“她们以明字排号码,是明字辈年纪最轻的三个人,叫明兰、明月、明秀,是翠云班第五代的弟子。” 方豪点点头道:“就是演三环套月的三个人。” 云施施道:“对!三个人的技艺,以明兰最好,明月最差,明秀介于两者之间。” 方豪道:“施施,仔细的想想看,她们三个人中,那一个最可疑?” 云施施认真的想了一阵道:“我想不出,她们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她们三个人之中,以明月最外向。” 方豪站起身子道:“咱们留心她们三个人的举动,不要打草惊蛇,施施,如若我的推断不错的话,云班主回来的成份是不会太大了。” 云施施心中一震道:“怎么?你说爹出了事?” 方豪道:“云班主一向很细心,而且,他的一身武功,也非同凡响,苏州府既然敢派出入来拦住翠云班,必然早已想好了对付云班主的办法。” 云施施道:“难道他们早已经……” 方豪道:“施施,这是预谋,苏州府的总捕头韩-,是江南很有名气的捕头,这一次,他竟然没有露面,只派了何通来……” 云施施急道:“他是不是去抓爹去了?” 方豪叹口气道:“很可能,不论他能否如愿,云班主只怕不会很快的赶回来了。” 云施施道:“方豪,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方豪道:“还不知道,施施,你必须镇静,镇静才能应变。我去了,不要动不动就找我来,我只是打杂工人的身份。” 云施施点点头道:“我明白,方豪,但我不能应付的时候,必须要问你。” 方豪道:“我想到什么事,会告诉你,施施,有什么事情,不妨多和素素商量商量。” 云施施接道:“她只有十六岁。” 方豪道:“素素表面柔弱,实在是外和内刚,平常瞧不出来,但真正遇上了大变故,她会帮你的。” 一闪身出屋而去。 云施施没有拦阻,她知道方豪留在这里太久,会引起别人的疑心。 但云施施最不服气的是,方豪要她和素素商量。 她和素素是姐妹,一起长大,难道还没有方豪了解。 云施施的记忆中,素素是个很柔顺的人,武功上的成就也不太好,这两年到处表演的风光,全被施施抢光了,素素一直没有很出色的技艺,单独表演出来。 她只是罗汉闹观音中的十八个罗汉之一,天女散花中的一个天女。 素素不触目,也不耀眼,只是翠云班中一个称职、平凡的技艺表演的人。 她在翠云班技艺表演上的成就,不及施施,也不及明兰和明秀。 也正因如此,她很容易和翠云班的姐妹们处得很好。 云施施自己想了好一阵,觉得在人缘方面,素素确是比她好。 天到了中午时候。 凌翠仙还没有回来。 云振天也没有回来。 事情似越来越明显了,官府有计划在抓人,先抓了云振天和凌翠仙。 云振天和凌翠仙不在,这副千斤重担,很自然就落在云施施的身上。 由早晨到中午这两个时辰,云施施还能忍得住,但中午已过,云施施忽然感觉到一种强大的压力,几乎使她透不过气来。 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实在不好忍受。 方豪没有再来看过她。 素素也没有来过。

翠云班的姐妹们,个个如花似玉,年轻活泼,休息时吱吱喳喳,好不热闹,她们住在那里,就会替那里带来了一片青春的气息。 但现在,她们好像是都变得沉默了。 云施施忍了一个上午,再也憋不住胸中的气闷,缓步向素素房里走去。 她心中很火,别人不来看她,也就算了,但素素怎么也不来看她。 她们毕竟是亲姐妹啊! 素素的房门关着,云施施吁口气,忍下心中的怒火道:“素素,素素。” 两扇门缓缓打开,素素当门而立,道:“二姐,你来得正好,我们正要去向你请示。” 云施施哦了一声,缓步行入了室中。 素素的房间不大,现在却坐满了人,明兰、明月、明秀之外,还有蕙字辈的蕙方,蕙仙都在那里。 这五个人,加上云施施,是翠云班中的精华。 云施施缓缓坐下道:“素素,想和我说什么?” 素素道:“娘还没有回来,大伙儿,心里都很急,但却不知该如何?” 云施施道:“你们商量出一个办法没有?” 明兰突然接了口道:“我和明月、明秀商量出了一个办法,但素素不赞成。” 云素素道:“爹没回来,娘也被带入官府。二姐责无旁贷,自然的成了我们的领导人,所以我觉得不论什么事,都应该先要二姐同意。” 云施施本来是一头火,但云素素一番婉转的话,使她滑了不少。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柔顺、平凡的妹妹,竟能如此的把握分寸,如此会说话。 难道方豪对她的了解,比一个作姐姐的,还要深刻一些。 明月本是她心中怀疑的对象,云施施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只见她白裙绿衫,明眸皓齿,具有一股很特殊的柔媚神态。 “明兰,你们都谈些什么?能不能说给我听听?” 云施施尽量使自己的声晋,变得很温和。 方豪救了她的命,也杀了她骄狂之气,她是聪明人,也体会出了方豪劝她的话。 担当大任的人,第一要冷静,遭遇的困难越大时,越要冷静。 明兰道:“班主没有回来,师娘又被抓入了官府,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 云施施点点头道:“说的也是。” 明兰道:“明月和明秀,都觉得我们应该到苏州府衙门里去……” 云施施接道:“去干什么?” 云素素道:“她们想把娘救出来再说。” 云施施道:“劫狱?” 云素素道:“是!” 明兰道:“我们坐在这里等结果,总不是办法?” 明秀道:“二小姐也许还不知道,咱们住的这座客栈,已经被包围起来。” 云施施确不知道,她听了方豪的劝告,一上午就没有出去过一次。 “什么人包围了我们?” 明秀道:“我也说不出,他们都穿着便装,暗中带着兵刃。” 云施施点点头道:“那是苏州府中的捕快了。” 明兰道:“二小姐,蕙芳、蕙仙,已和姐妹们商量过了,大伙儿都准备拚了,只要二小姐肯下令,咱们立刻动手?” 云施施回顾了妹妹一眼道:“素素,你的意思呢?” 云素素道:“我不赞成,二姐,所以我一直劝明兰姐姐,不要太激动,动手拚命,是最後的办法,能不用最好不用。” 明月一直静静的坐着、静静的听着,这和她平常有着很大的不同。她的性格外向,平常很爱说话。 “明月,你有什么看法?”云施施理一下鬓边的散发,轻声的问着。 “我赞成明兰的决定,等下去,不如行动。” 云素素道:“二姐,我不是主张束手就缚,我是觉得,再等等看,我想,今夜咱们应该会得到一点消息。” 明月开了一次口,似乎是话也多了起来,吁口气道:“素素,咱们等谁的消息?” 云素素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爹是个很细心的人,他一定会有各种安排。” 明兰道:“多等一天也好,今夜,如果没有什么稍息,明天咱们就动手,二小姐,这要你来裁决了。” 云施施点点头道:“明天,爹和娘还不回来,咱们也无法等下去了。” “二小姐,攘外必先安内,咱们没有行动之前,先要把内部整好,也免得消息外泄,措手不及。” 说话的是明月。 云施施道:“明月,你说说看,咱们内部有什么问题?” 明月神情一整,缓缓说道:“二小姐,我说了,你不会生气吧?” “不会,你说吧!” “那个姓方的小子,很可疑,他追着咱们走,一走几千里,由一个观众,变成了班子里的杂工,他一进来,就出了事情。” “明月,让他进入班子里打工,是班主决定的。” 明月笑一笑道:“我知道是班主的决定,但大家都知道,他是为了二小姐跟下来的,而且,二小姐也和他处得不错……” 云施施突然觉得一股怒火冒了上来。 云素素却突然开了口道:“二姐,明月姐说的也有道理,二姐,应该多听明月的意见。” 这几句话曲折有致,像一盆冷水兜头浇了下去,浇熄了云施施升起来的怒火。 她不能说出方豪救她的事,只好点点头说道:“对!明月说下去,咱们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对云施施的反应,明月似是有很意外的感觉,怔了一怔,笑道:“二小姐,也觉得那姓方的很可疑么?” 云施施道:“明月,我倒没有这种感觉,不过,你一提,我觉得很有道理,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证据?” 明月道:“我没有接近过他,自然没有法子找到证据,只要二小姐也觉得他很可疑,那就够了,我们就可以处置了他。” 云素素接道:“明月姐,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置他呢?” 明月道:“最好的办法,应该杀了他,那是一劳永逸的作法。” 云素素道:“没有一点凭据,就把人家杀了,好像是太严苛了一点。” 云施施道:“素素说的对!明月,咱们要处置他,也要让他心服口服。” 明月道:“那……那……那就先把他囚禁起来,等查出证据再……” 一直没有说话的蕙仙,突然插口道:“明月姐,这是客栈,咱们要如何囚禁他呢?” 明月道:“那很容易,咱们把他捆起来,藏在房里就行了。” 蕙仙道:“不行,咱们都是女孩子,怎么能把一个大男人藏在房里!” 云素素道:“明月姐,这件事,不用争执了,交给二姐去办,她目前应该挑起这个担子,叫她去想办法。” 云施施道:“这件事我会处置,给你们一个交待,明月,你还有什么意见?” 明月道:“我想,明兰和明秀的想法很对,这件事来得虽然很突然,但我们心里有数,不能等人家准备好了,把咱们一网打尽,先下手为强,所以咱们应该先行动才对。” 云素素道:“明月姐,二姐不是已经决定了么?明天,如果没有什么稍息,咱们再决定行动不迟,眼下先解决姓方的事。” 明月道:“就这么办,我去把姓方的抓来,交给二小姐处置。” 云施施道:“明月,这件事,我来办,方豪也会点武功,一个处置不好,咱们自己窝里反打了起来,那不是正好授人以可乘之机么?” 明月道:“二小姐,要如何对付他?” 云施施道:“暗算,我先把他请来,出其不意点了他的穴道。” 明月道:“好!就这么办了,二小姐,我们先避开,你收拾了那姓方的之後,我们再来商讨一下如何行动,明兰、明秀,我们躲一下吧!” 蕙芳、蕙仙也跟着退了出去。 室中只剩下了施施、素素两姐妹。 素素向外瞧瞧,掩上了房门道:“二姐,你准备怎么办?” 云施施道:“你呢?有什么意见?” 云素素道:“二姐,方大哥不会是坏人!” 云施施道:“不但不是坏人,而且,真正是帮助我们的人。” 云素素道:“二姐,你告诉他我们的底细了?” 云施施道:“没有,不过,他可能早知道了我们的底细,他救了我,也救了你,和整个翠云班。” 云素素道:“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 云施施详细的说明了经过。 云素素叹息一声道:“大内派出了带刀侍卫来追踪我们,这件事,已经十分严重了。” 云施施道:“所以,娘被带到苏州府去,是一件有计划的行动。” 素素道:“二姐,我觉得最可怕的,还是我们内部的问题……” 云施施接道:“你是说明月?” 素素道:“对!表面,明兰是她们三人中的头子,但骨子里,我看都是明月在暗中操纵,她一口咬定方大哥可疑,我看,一定有什么作用?” 云施施道:“去?找方豪来一趟。” 素素找来了方豪,施施说明了刚才的会谈情形。 方豪表面上很平静,但他内心中却很震动,长长吐了一口气,才缓缓说道:“施施、素素,这是个很大的疏漏,现在必须要把它补起来。” 云施施道:“怎么一个补法,她们有心,我们无意,没有明确的证据之前,我不能处置明月的,那将引起一场混乱。” 云素素道:“二姐,十几个姐抹中,至少有一半,都在她们控制中,蕙芳、蕙仙,虽然和我很好,但她也受了明月的影响很大,这件事,必须要斧底抽薪,先暴出明月的阴谋,才能使局面转变。” 方豪点点头道:“素素说的对,不让明月有藉口,但明兰和明秀是否可靠呢?” 云素素道:“据我的观祭,明兰、明秀只是受了明月的蛊惑,她们对爹、娘和这个组合,还很忠诚。” 方豪道:“那就好办了,咱们……” 云施施依计施为,立即召集了明兰、明月,明秀,和蕙芳、蕙仙到来。 仍在素素住的房间中。 方豪被点了穴道,躺在屋角的地方。 云施施胸有成竹,指指方豪道:“明月,幸未辱命,我已制服了他。” 明月两道清澈的目光,一直盯在方豪的身上,打量了很久,突然对方豪行了过去。 素素很担心,但她却自忍下,站着末动。 明月踢了方豪两脚。 云施施看得很清楚,这两脚,都是踢向方豪的穴道上。 就算方豪没有被点上穴道,这两脚也把方豪的穴道点上了。 云施施暗中提气戒备,只要明月再有进一步的行动,立刻出手解救。 但明月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她是个相当谨慎的人,亲自点了方豪的穴道之後,才笑一笑道:“二小姐,你这么大公无私的,小妹很佩服。” 云施施道:“明月,姓方的已经制住了,咱们下一步,应该如何?” 明月微微一笑道:“二小姐,我觉得咱们应该去官府自首。” 云施施呆了一呆道:“自首?为什么?” 明月道:“施施,我很敬佩班主的为人,任侠尚义,心怀大明故主,但我却不喜欢他的做事方法。” 狐狸,终於露出了尾巴。 云施施心理上早已有准备,所以,没有太多的惊愕,只淡淡一笑道:“明月,你能不能说得更清楚一些?” 明月道:“能!班主的做法,对我们没有好处。” 云施施道:“至少,也没有什么坏处吧!” 明月道:“坏处很多,我看过了过去的师姐们,不是为班主牺牲了,就是嫁给了她最不喜欢的人,明字辈的,就有两位年长的师姐,为了抗议不幸的婚姻,自绝而死,施施,这件事,你也知道。” 云施施道:“爹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整个汉人……” 明月接道:“别人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用不着为了别人,付出这么大的牺牲。” 云素素道:“明月姐,爹把你们抚养长大,教你们武功,就是要你们献身这个组合,为光复汉家的天下,牺牲、奋斗,这一点我们都知道。” 明月笑一笑道:“素素,对这一点,我很感激,没有班主,也许没有明月这个人,我可能生活得很苦,但我会很自由,至少,我能嫁给我喜欢的人。” 云素素道:“还有一点,不知道明月姐想过没有?班主很公正,对我们都一视同仁,他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一样不能嫁给她所喜欢的人。” 明月道:“那不同,你们是他的女儿,应该为他牺牲,但我们不是……” 素素接道:“明月姐,班主对你们和他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 明月格格一笑,拦阻了素素的话,接道:“素素,你认为班主是真的很喜爱我们么?” 素素道:“是真的。要不然,他为什么会对你们投注这么大的心血。” 明月道:“你错了,素素,班主选我们,把我们养大,一开始,就是存心利用我们作他的工具,我们被选上,也因为我们有很高的条气” 云施施道:“哦!话倒说说看?” 明月道:“第一个条件,我们要长得很美,还要有很好的练武禀赋,才能入选。” 云素素暗中观察明兰、明秀、蕙芳、蕙仙的反应。 看她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神情间,十分的惊愕。 显然,她们对明月的举动,亦有着意外的感觉。 那说明了,她们事先并没有经过商量。 云施施笑一笑道:“明月,你不愿为这个组合付出太多的牺牲,也没有错,这一点,可以和班主商量,何况,你还有别的选择。” 明月道:“什么选择,不嫁人是吧?” 云施施道:“这难道还不够?” 明月道:“当然是不够了,施施,我们很感激班主的培育,但却不愿意为此牺牲了我们的一生。” 云施施淡淡一笑道:“明月,打开天窗说亮话,你究竟想怎么样?” 明月道:“投降……” 云施施道:“投降谁?” 明月道:“投降朝廷,我可以保证你们不会被判罪,让你们自自在在的生活着。” 云施施道:“明月,是不是你出卖了我们?” 明月道:“别说得那么难听,施施,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 云施施道:“还有谁?” 明月道:“明兰和明秀。” 云施施目光转注到明兰的身上,道:“明兰,是不是真的?” 明兰急急的说道:“明月,咱们不是这样说的?” 明秀道:“对!你说过,咱们只是要胁班主,要他把我们遗散,离开翠云班。” 明月道:“你们想想,这个可能吗?云班主会真的放了咱们?” 明兰道:“明月,平常我们都听你的,你不应该骗我们?” 明月道:“我骗了你们什么?” 明兰道:“你出卖了翠云班,也出卖了班主。” 明月道:“不要执迷不悟,明兰,你们都参与了这件事,班主会放过你们么?” 云施施缓缓吁一口气道:“明月,原来是你在捣鬼?” 明月冷冷说道:“云施施,班主不会回来了,他和你娘一样,都被关在大牢中,现在,我们住的客栈也已被大军包围,我可以告诉你们,包围我们的,不但是苏州府的捕快,也有大内的带刀侍卫。” 云施施道:“明月,想不到,你竟然是这么一个卑劣的人。” 明月厉声喝道:“明兰、明秀,你们听着,只要我一声吆喝,包围我们的人,立刻会冲了进来,现在,你们要决定,是不是跟着我走。” 云施施、云素素,转头笔着明兰、明秀。 这时,倒卧在屋角的方豪,突然站了起来。 方豪的这一站,站得几个人都为之一怔。 云素素惊喜道:“方哥哥,你” 方豪淡然一笑道:“明月踢了我六脚,脚脚指穴道,认穴之准,令人叹服,可惜她不知道,我这个人跟一般人不同,穴道的部份都偏了。” 在场可以说无一不是武学行家,所谓穴道部位跟一般人不同之说,那是无稽之谈,根本没那回事。 很明显的,叫月该制住方豪的穴道,而没能制住方豪的穴道,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方豪的修为,已经到了能使穴道移位的境界。 方豪的修为似乎博大精溧,浩瀚无垠,每到一个时期,就显露一部份,他究竟有多么高深的武学造诣,似乎让人猜不出,也摸不透。 云施施跟云素素对方豪以往的深藏不露,有着莫大的震惊,也有几分喜,两双明眸望着方豪都瞪圆了。 明月却是脸色大变,霍地转望云家姐妹:“原来你们好啊,云二姑娘,拿我明月当傻子啊,我原打算给你们一条自新之路,没想到你们非往断头台上爬不可,那就怪不得我了。” 话落,她玉手一翻,就要把一只竹哨往鲜红的小嘴儿上放。 云施施冷喝出手,玉手五指如钩,闪电般抓向明月。 但是云二姑娘不及方豪快,方豪後发先至,一只右掌已经扣住了明月的腕脉,明月玉手里的竹啃掉了下来,方豪伸左手接了过去。 明月惊怒娇叱:“姓方的,你” 方豪道:“明月,现在你在我掌握之中,占优势的已经不是你了。” 明月冷笑道:“姓方的,你要放明白,落在你掌握之中的,只是我明月一个,而落在我明月掌握之中的,却是他们整个翠云班。”

本文由长篇小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龙虎风云,大变忽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