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全天计划
做最好的网站

权限博艺,第七十二章

- 编辑:秒速时时彩 -

权限博艺,第七十二章

“兄弟,对不住了!不是我们找你麻烦,是上峰的命令。”两个宪兵把禁闭室的铁门打开,没有粗暴地将他一推而入,还是很友好地站在一边,让牧良逢自己慢慢走进去。准备关门的时候,一个宪兵从身上掏出了一包卷烟和一盒火柴递给他:“兄弟,这烟到了里面可就精贵了,你拿进去慢慢抽吧!” 牧良逢接过烟,感激地冲他们点点头,铁门轰隆一响关上了,狭窄的禁闭室里立即暗无天日。 在心底里,宪兵们都很佩服这个年轻的中尉,事情他们都知道,中尉连长牧良逢为战死的朋友出头,路见不平冲喝兵血的长官大打出手,就他这份男人的豪气、这份对朋友的情义实在让人佩服。最关键的是,他还是一个打鬼子的好手,和很多一触日军即溃的国军部队比较起来,牧良逢简直就是一身的传奇经历,这让道听途说的宪兵们第一次看到牧良逢时大为意外,他们以为牧良逢应该身高九尺,长得凶神恶煞,没想到一见,原来只是一个20来岁的小兄弟。 暗淡无光的房子里显得死一样的沉寂,他就坐在黑暗里,面对着冰冷的四面高墙,周围除了自己的呼吸声,牧良逢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黑暗和沉寂让人实在无法忍受,他第一次被关禁闭,第一次被剥夺了自由,他就像一只关在铁笼中雄狮,在经受着寂寞和黑暗后,他开始感觉到不安,他狠狠地一腿踢在铁门上,希望能够有个人过来陪他聊聊天,但是外面只是传来一声低沉的回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终于有人在对话,牧良逢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下,来者正是他的那个哥们——当上了警察大队长的江胖子: “兄弟帮帮忙,我送点东西进去。” “江大队长,东西可以送进去,但放盏灯进去怕是不合适,上头知道了非得让我们也坐禁闭不可。” “王老六,你这人他妈的也太不仗义了,我这兄弟是怎么关进来的你知道不?” “我知道啊!否则兄弟们也不会对他这么客气。” “既然知道就应该让我把灯送进去。” “高大队长,你就不要为难兄弟了好不好?东西送进去可以,但这灯是真不行。” “王老六,我再问你一次,到底肯不肯?不行咱们今后就一刀两断了,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胖子看来是真生气了。 被称作王老六的宪兵还是没吭声。 胖子狠狠地说:“好吧!既然如此,那王老六你也别怪我了,你在城西开的那家烟馆我这就带人去扫了。” “别!别!江哥,江大队长,你可千万不能公报私仇啊!” “你不同意,老子这就公报私仇给你看看。” “好吧!我豁出去了,大不了陪牧兄弟一起关禁闭。小刘,去帮江哥开门,让他们见见。” 胖子警察说:“这还差不多。” 铁门吱地一声开了,从外面挤进来的阳光让牧良逢一下子睁不开眼睛。江胖子披着一身的寒意走了进来,迅速点起一盏桐油灯。禁闭室里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兄弟,受委屈了。”江胖子把一大包东西放在禁闭室的地板上:一只烧鸡,两个大熟猪蹄,油纸包的鸡肋,一条香烟,两瓶白酒,一床厚厚的棉被,还有一本厚厚的《三国演义》。 牧良逢看到胖子,心情好多了,说:“兄弟,你带这么多东西来干吗?” 江胖子嘿嘿笑了笑说:“怕兄弟在这里面无聊,搞点东西让你打发时间。” 牧良逢无奈地笑了笑,说:“这事你怎么知道了?” 江胖子说:“这事现在满城风雨了,搞得八连的人差点和他们团部的警卫连发生火拼,那个团长和下面的几个军官现在都被抓起来了,他们扣了军饷不说,还把士兵们过年的军需物资卖到市场上去了,真是一帮人渣。不过你这次闯的祸不小啊!估计也够呛的。” “我倒不担心他们拿我怎么样,只是这样就被枪弹了有点不值。”牧良逢知道自己这祸是真的闯大了。 江胖子苦恼地摇摇头:“兄弟就一个小县城的警察队长,能力有限啊!加之这次是你们军方的事,我们根本插不上手,急死人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尽量在外面活动,争取帮你大事化小。” 牧良逢知道江胖子的难处,平时也没什么积蓄,这次如果帮他,少不了到处送礼求人,如果是地方上的事情,他倒是可以帮着解决掉,事情偏偏涉及到军方,他一个小小县城的警察大队长活动能力还真是有限。 “兄弟啊!你有这心意我就很感谢了,这事你帮不上忙了,我听天由命吧!”牧良逢心里有点烦,就开了一瓶白酒说:“先不管这事了,兄弟来陪我喝一杯。” 江胖子也很恼火,接过瓶子喝了一口说:“反正不管怎么样,不能让自己人毙了,想想啊!那么多小鬼子没打死你,结果死在自己人手上就太窝囊了。” 牧良逢不说话,又接过白酒瓶子喝了一口。 江胖子越想越不是个味,气呼呼地站了起来:“真那样的话,鬼子要笑死了。兄弟你莫担心,我这就出去活动,你在这里安心休息几天,过年我来陪你喝酒。”说着披起大衣就出去了。 牧良逢听到他在外面对那个叫王老六的宪兵头目说:“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要是我兄弟少了一根头发,我跟你没完。” 王老六说:“江哥江大队你尽管放心,有什么情况我肯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两个人的声音渐渐远去了。

禁闭室里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好在有一本《三国演义》,自小没认真看过几本书的牧良逢这下终于有机会好好地看这本书了。牧良逢的伙食不错,江胖子和一连的兄弟们天天托人送吃喝的进来,过年那天,江胖子还特意跑到禁闭室,陪他喝了一顿。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特务团的上司更是从头到尾一次也没有来过,这让牧良逢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他一直以为他和团部上司们关系不错,在这紧要关头,他们一定会来看看自己,可是他们一个也没来。而后他想到了柳烟,这几天来,也不知道她担心成什么样了。 看到《三国演义》第九十九回说诸葛亮大破魏兵,司马懿入寇西蜀那段时,几个宪兵打开了门:“兄弟,给你换地方了!” “不会是放我了吧?”牧良逢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宪兵们摇摇头。 “那会不会是要枪毙我了?” 宪兵们还是摇摇头:“对不起兄弟,这些事我不知道。” 牧良逢从禁闭室走出来,看着外面灰蒙蒙的阳光,寒风刺骨,大地苍茫,初春的桂南沉浸在一片肃杀之气里。 牧良逢这才知道,自己在禁闭室已经关了七天了,现在是正月初四。 给他换的新地方宽敞多了,一个小单间,里面有一张床,一张桌子,窗户是打开的,如果不是门口站着荷枪实弹的哨兵,牧良逢不会想到自己现在正坐牢。 他刚刚搬到“新家”,外面就冲进来一行四个军人,带头的是一位40出头的中年上校,最小的是一个年轻的少尉。士兵搬进来几条凳子,几个军官表情严肃地在牧良逢的对面坐了下来。 少校面无表情地盯着牧良逢,打开了手中的一个本子说:“报你的姓名?” 牧良逢知道这就是审讯了。 “牧良逢。” “年龄?” “虚岁21。” “部队番号?” “98师特务团一营一连。” “职务?” “98师特务团一营一连少尉连长。” “籍贯?” “湖南。” …… “你认罪吗?”少校突然抛出这个问题。 牧良逢一愣,自己明显是犯了错误的,所以他点点头。 “少尉,你殴打长官,带头聚众闹事,险些酿成一场兵祸,这些你认罪吗?”中年少校瞪着牧良逢追问。 牧良逢心想事情都做了,承不承认都是事实,索性应个痛快,丝毫没有注意到站在最后面的一个宪兵频频向他摇头显眼色。 中年少校嗯了一下,将刚刚记录在案的口供交给站在一边的少尉。少尉接过口供放到牧良逢面前,递给他一支笔和一盒印泥说:“签字画押吧!” 牧良逢看也没看,拿起笔就把名字签了,然后按了一个手印。 中年少校看起来很满意这个结果,将口供的册子放进一个印有青天白日国徽的牛皮纸档案袋,站起身来。对站在门口的宪兵说:“告诉你们的长官,行刑之前,让少尉吃好点。” 牧良逢脑袋“嗡”了一下:“你说什么?你们要枪毙我?” 中年少校没再理会他,然后起身带着几个手下离开了。 “他妈的,还真要枪毙我啊!”牧良逢火了:“老子打死那么多鬼子,充其量来个功过相抵,居然要枪毙我。”说完想想如果就这样被枪毙,太过窝囊了,就对那门口的宪兵说:“兄弟,帮我一个忙。” 那个宪兵看到少校一行走远了,才说:“我拼命给你使眼色,你怎么就看不到啊!” “怎么啦?” 宪兵摇摇头说:“人家要你的命啊!你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吗?” 牧良逢不认识这个人。 “告诉你吧!那人是你的仇敌,原八连的那个团长后台是很硬的,他姐夫是36军的一个少将师长,刚才那少校就是他姐夫派过来的军法处长。你这人啊!太傻,人家随便一问自己就全认了。”那宪兵的声音很熟,牧良逢想起来原来这家伙就叫王老六。 牧良逢说:“麻烦兄弟帮我跑一趟,去我们特务团和204团,找刘团长和张团长,让他们给我出个主意。” “你刚才自己全部都认了,还签字画了押,唉!我看你这次是悬了啊!兄弟,你整死了人家少将的小舅子,人家会放过你吗?”王老六摇摇头说:“没办法了,现在也只死马当成活马医了,我这就去特务团。” 牧良逢想了想喊住他:“兄弟,这事千万不能告诉我一连的弟兄们,否则这乱子就更大了。” 王老六说:“我知道,你那些兵都是不要命的,搞不好来个冲法场,那麻烦就更大了。”说完快步跑出去了。 《三国演义》后面的内容牧良逢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了,烟倒是一根接一根抽了不少,他越想越窝火,自己大小仗也不少了,没死在鬼子手上,最后却被自己人安了个扯谈的罪名毙了。 王老六一出了宪兵司令部的大门,就先跑进了警察大队,可是值勤的警察说江大队长出去执行公务了,还没回来。王老六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什么执行公务,就是为保牧良逢的小命求人找关系四处打点去了。 “你们江大队啥时回来?” 警察摇头晃脑说:“这个就不知道了,这几天江大队特别忙,总是早出晚归的。” 王老六就拉过那警察,说:“你现在马上去找你们江大队长,就说他兄弟牧良逢现在危险了,让他赶紧想办法。” 那小警察一听这事就瞪了眼,傻呼呼地愣在那里。 “你倒是快点去啊!误了这事,你们江大队非剥了你的皮不可。”王老六也着急,如果这次误了事,他今后在县城的生意也混不成了,搞不好还得被人家打黑枪。 那小警察这才意识到问题严重,立即一路小跑找他们大队长去了。王老六也跟着出来,直奔特务团。可是他跑了两个团部,两个团长都不在,值勤的都说团长去师部开会了。好在出来的时候碰到了吴参谋长,王老六把这事给他一说,吴参谋长也没说话,跑到团部拼命摇电话。 王老六就坐在特务团团部的院子外面,没一会儿吴参谋长出来了,硬是塞给他一叠钞票:“有劳兄弟了,你是我们特务团的恩人啊!” 王老六也不客气,接过钱说:“牧连长是条汉子,我多跑几步没关系。” “兄弟你跟我说说,军法处大概什么时候会动手?”吴参谋长又递过来一根烟。 王老六想了想说:“估计也就这两天,他们现在是想置牧连长于死地,肯定也担心夜长梦多。” “这时间太紧了!这时间太紧了啊!”吴参谋长在原地不停地来回踱着步子说:“怎么偏偏选在这个时候呢!”大冷的天,他额头上却溢出了一层细汗。 “兄弟,我再求你一件事情,如果他们准备动手,无论什么情况你都要提前告诉我们一声。”吴参谋长拱拱手,对王老六说。 王老六知道其利害,一个劲儿点头:“长官你放心,有什么情况我一定及时报告。” 从特务团出来,王老六满脑袋纳闷儿:这牧良逢到底是个什么人,士兵们可以为他拼命,长官们为他跑断腿求人。自己干了这么多年的兵,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少尉连长。 包括牧良逢在内,他们都不知道,这件案子已经牵扯太大。98师原来的老师长,现在是陆军中将副军长在接到手下特务团和204团两个团长的求救电话后,也犯了难,这事涉及到36军的一些高层,与自己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军级单位,如果强行插手只会把事情闹大。老蒋偏偏又选在这个时候移驾柳州,主持召开柳州军事会议。在这个节骨眼上,谁都是小心翼翼的。但不管怎么样,老师长不能为了几个喝兵血的兵渣子断送了一个优秀的基层军官——更何况,那个军官是自己看着成长起来的。 王老六还没到204团,老师长的电话已经直接打到了军法处,这位陆军中将的意思很明确,就是此案事出有因,军法处不宜判决过重。 少校军法处长接到电话,大气也不敢出,但他是36军少将师长的亲随,本想玩一手阳奉阴违:“报告将军,卑职一定秉公办理,请您放心!” 中将语气坚决地说:“你一定要秉公办理,如果为了几个军部败类伤了一个*栋梁之材,我保证你头上那顶乌纱帽也戴不成了。” 少校军法处长一听这话也紧张起来,这两边都是上司,他一个小小的少校哪个都得罪不起,但是按着官场原则,自然是官大一级的说了算。这个见风转舵的家伙立即倒向了中将这边:“是!是!请将军放心,卑职一定秉公处理此事,一定想方设法保住我*的栋梁之材。” 中将很满意他的答复,说:“很好,这事等柳州会议结束,由我亲自来审理,你现在要做的事就是确保牧良逢的人身安全。” 将军的电话挂了没一会儿,他的副官再次打来电话:“将军的意思是无论如何要保住牧良逢,老兄也是在场面上混的,知道这个关系吧?” 军法处长连连点头:“知道知道,请兄弟转告将军,让他尽可放心。” 副官呵呵一笑:“兄弟实不相瞒,你那36军的少将师长上次桂南一战打得太窝囊,战区长官部大为不满,如果这棵树倒了,你也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啊!” “是!是!是!兄弟说得极是!我知道怎么做了。”军法处长脑门上开始流汗,到底是高层啊!居然连他的关系背景都调查得清清楚楚。 在这场军方高层的权力博弈中,小小的军法处长彻底陷入两难。 然而,牧良逢对外面的这场权力较量混然不知,他坐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想着那颗即将到来的由自己人射来的子弹,心里生出几丝悲凉,他倒不是怕死,只是为这点破事死在自己人手里太不值得了。 没一会儿,江胖子带着一个小队警察来了。他大声命令手下说:“从现在开始,你们几个寸步不得离开这里半步,帮着宪兵队的兄弟协防,有什么情况都要及时通报我。” 牧良逢看到这江胖子玩这一手,傻了眼:“兄弟,这是人家宪兵队的地盘,你的人不方便来这啊!” 江胖子看了下周围说:“放心吧!宪兵司令部的关系我打点好了,警察大队以协防的名义来保护你,免得让36军的那帮王八蛋下了黑手。”

本文由长篇小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权限博艺,第七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