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全天计划
做最好的网站

六道天书,灭绝老天诛

- 编辑:秒速时时彩 -

六道天书,灭绝老天诛

朝盹初上,白雾弥漫,树梢上白雪满枝,一片片细碎的雪花飘在头上、脸上、衣衫上,迅即融化。 天上密云如铅,北风甚紧,风势当真猛烈。 这条上“道仙峰”的山路,满是积雪,脚印踏在积雪之上,走不到七、八步,细雪纷纷落下,又把脚印填平。 曼陀罗、风飞凡、正天珠、亥卒子及小明禅师,五个人皆抱着必杀老天诛的心志,昂然阔步直上“道仙峰”。 他们内心都十分明白,以五人力量决战老天诛,绝对是胜少败多,何况“道仙峰” 上,还有已归入门下的“天魔道教”共三十万以杀人为乐的武道士。 只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早晚也要来一场生死决战,倒不如今天便来个了结。 曼陀罗边走边笑道:“相思公主已返回大理,哈……我的风流性格又可以显露出来了。” 小明主时插嘴道:“师父,千万别忘记徒儿啊,我的三位夫人都陪师母公主回大理去,剩我一个人孤单寂寞,闷死了!” 师徒二人相视而笑,风飞凡却一本正经道:“我答应过白雪仙,此战一定保住性命回家,她不会远走他乡,会一直等我回去。” 正天诛道:“对,咱们都会无恙回去,杀了老天诛后,大摇大摆的下山去,开开心心的向天下报喜。” 亥卒子合什道:“邪不能胜正,神明庇佑,咱们必然降魔伏妖,诛除邪恶,善哉,善哉!” 邪不能胜正——一直是正道“四神宗”深信不移的信念,只是,当大家抬头望向天,便不禁有所动摇了。 当天界也决定放弃大地,天、地相分,正气消灭,邪气反而渐长,真的还会永恒的“邪不能胜正”吗? 大地终于沦落邪魔手上,邪当然胜正了! 曼陀罗等人在这人心丑恶、妒恨充斥、自私自利的世代里,站于正道阵线,与人心败坏而生的邪恶相争,无疑是以卵击石。 明知不可为而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正人都颇为清楚,此行是凶多吉少,杀老天诛,是目标,是希望,但可不一定成功。 不成功,便成仁,“四神宗”也可能从此在人世间灰飞烟灭。 肩负重责,曼陀罗等人踏上不归路。 风雪打在脸上,毫不觉冷,因为都是热血男儿。 走到山腰,风雪愈来愈急,突然听得几声锣响,树林中一阵箭雨射来,急劲凌厉。 小明禅师一夫当关,急舞手中愤怒金刚杖,拨挑拍打,把迎面射来一排又一排的羽箭一一拨开。 正天诛更是怒不可遏,抽出“卦棺”内的“八焚天刀”怒斩,数百枝箭被斩得一分为三,一百截断为三百,三百又断分为九百,全震飞反射,直刺射回树林,立时惊呼喊叫声此起彼落。 若是利箭,怎可能挡得住曼陀罗正人? 此话不一定作得准,因为箭有好多种。 跟着曼陀罗五人所见到的箭,是人肉箭,可怜的人肉箭。 把一个又一个的人扭卷,用绳子扎得紧紧,头上镶上尖刀,满身都有利刃,当作是箭,射! 人肉箭,那些人都不是普通百姓,而是被掳来的“四神宗”弟子,不是“神教”小师弟,便是,“佛教”小和尚。 力大如牛的神箭手,把人肉箭搭上大弓,奋力强拉发射,攻杀五大高手,好有趣。 挡吗?一触碰人肉箭,便会立时引爆潜在劲力,炸伤自己,当然,人肉箭更加会粉身碎骨。 不去挡,任由人肉箭插撞地上、石壁,也会立时爆散得血肉模糊,绝对的十二分恶心。 不能挡,也不得不挡,唯一方法便是接住人肉箭,很好,这样便不会伤及“自己人”,但,究竟五个人可接多少人肉箭? 人肉箭不停的射来,有老有嫩,有大有小,有男有女,你接住三、五个,还有无数人肉箭接着射来。 你竟然接了十根人肉箭,很好,那试试人肉箭射向极左,跟着是极右,再接着是胡乱四射。 目的只有一个,要告诉你,人肉箭一定能伤你,最少,会伤你的心,教你伤心欲绝。 继后还再射来的人肉箭,就算接住了也是枉然,不是被毒杀得半死,便是被斩掉了一双手、一双脚。 人肉箭,先挫伤五人的心,教大家更痛恨老天诛,一会儿,才会杀得更卖力、更狠啊! 小明禅师已按捺不住,怒道:“天杀的恶魔,要决战的话便光明正大的出来杀个明白,滥杀无辜又算是什么英雄好汉?” 不理一切,一夫当关冲杀而上,小明要独自挑战老天诛。 但射来的仍然是人肉箭,讨厌啊! 小明眼明手快,又接住了来箭,但这人肉箭竟然会动,动刀斩双腿,一刀破伤小明左腿。 又变化了,人肉箭阵里,有的是真的“神教”、“佛教”弟子,有的却只是“天魔道教”武道士。 有时三根箭中有一个是武道士,有时十中有一,也有十居其九都是,小明武功修为不算上乘,不消一会,已见伤痕累累,满身鲜血。 只不过山腰而已,老天诛在山顶之上,有可能杀上去向他挑战吗?就算杀到上去,还可能有力再战吗? 曼陀罗一把握住小明手腕,喝道:“来吧,并肩作战,把敌人的攻势都卸走挡开。” 曼陀罗、小明、正天诛、亥卒子、风飞凡,五人都握手成圈,不断旋转急掠,把一切人肉箭都旋飞甩开。 劲力耗尽,人肉箭就算撞在地上,也不致爆得血肉模糊,一路杀上去,同心协力,冲啊! 恍如疾电急掠,不消一会儿,五人组成的急劲力圈,已火速旋上山顶之上,停下来了。 停,是因为应该停止,是因为有一掌轰得五人握手处如遭电殛,同时甩开,五人散开,便停住了。 能够一掌便阻挡住曼陀罗等五大高手,天下之大,就只有一人可以办到,她,当然便是老天诛。 老天诛笑道:“大家都累了!” 小明禅师最恨这老妖魔,愤怒金刚棒重重轰下,同时喝道:“最累还是看到你的贱相!” 老天诛没把金刚杖放在眼内,她的五指伸出,抓住神兵,吐力一握便扭断了又粗又沉甸甸的金刚杖。 断了的神兵一分为二,一半在小明手中,另一半却在她身上,是老天诛吐射刺破他身边,留在身上的。 只一个照面,小明便被击得重伤倒地,失去战斗能力。 剩下曼陀罗抽出“杀禅”、正天诛拔出“八焚天刀”、风飞凡际出“神雷召”,“神宗四圣”之三合力出击。 老天诛竟然一个转身,以背项抵住三人猛烈狂攻,任由进袭,她只面对亥卒子一人。 亥卒子的“如来指”,老天诛认定只有“佛武禅法”可虑,只有亥卒子的佛力神功可伤他,因此,只要先杀了亥卒子,剩下曼陀罗等三人,便不足为患。 “如来指”狠狠戮中老天诛胸口,立时爆出血花来,老天诛毫不在乎,因为他对“如来指”已有过认识。 破“如来指”并不容易,故此最好别花时间去破,要破,破亥卒子的双手好了。 只要破开亥卒子双手,就算他再挥出“如来指”,也再难爆出惊世佛力,破伤老天诛的护体魔功了吧。 “八焚魔刀”一刀破开亥卒子一双手臂,皮开肉绽骨爆,全力一招,付上被曼陀罗等三人轰中的代价,换来废掉亥卒子一双手,把最强、最有威胁的“佛武禅法”毁了。 亥卒子好想再抬起手来拼杀,但实在力不从心。 再杀不去,只能靠曼陀罗三人了! 背项爆开,好明显,曼陀罗三人都竭尽所能,把功力尽在一招轰出,杀力毫无保留。 不,有保留,是“杀禅”,为何曼陀罗的剑未尽全力? 寒光陡闪,笔直回身再刺,急如电闪,惊虹疾掠,好熟识的一剑,对了,是在“干灵殿”一战,夺去了老天诛右目的同一剑,这一剑,要夺去的是老天诛左眼。 双目全失,就算是大罗神仙,也等于武功尽废吧! 老天诛算是已领教过了,张开血盘大口,及时以利齿咬住“杀禅”,再以“八焚魔力”斩腿。 正天诛的“八焚天刀”挡住“魔力”,风飞凡又缠住老天诛左掌,斗得难分难解。 曼陀罗提升全身劲力压射剑刺,只要震开齿咬,便可一剑穿喉,但接连一再竭力拔剑,也是徒然。 曼陀罗与老天诛的内力,委实相差太远。 老天诛一脚踢飞正天诛老远去了,再一掌印中风飞凡背项,打得他直轰向地,久久无法再爬起。 老天诛好恨曼陀罗,是这小子夺去了她宝贵一目,好,先杀曼陀罗,先挖掉他一双眼目。 左手抓住,但突然一个人影冲向曼陀罗,重掌轰下,内力竟源源输入,顿然教他猛然劲力提升三倍。 “崩”的一声,老天诛的牙齿碎了,同时,“杀禅”竟也被两度太强内力合起来一折而断。 “哈……曼陀罗,你连神兵都断了!” 老天诛内心大笑不已,但笑的时间好短,跟着,痛楚便骤然而至,连老天诛也感到惊惧失措。 在剑断的同一霎时,后来者轰入的内力还没用完,曼陀罗的劲力增强,出剑自然更快如电闪。 “杀禅”配合他的疾电出招,“飕”的一声,刺向前,迅雷不及掩耳之间,老天诛那左眼也变成一泡血水了。 曼陀罗利用一剎那的大好良机,把握千载难逢的偶然,以断截了的“杀禅”,连老天诛最后一目也刺破。 当老天诛发疯般的胡乱狂动,一手抓住一个道士,便发疯般轰杀,也不再理会对方是谁。 凄厉的呼叫声代表着失落与败亡,声音充满沙哑、颤震。 曼陀罗正要上前再杀,身后那急劲的影子,竟已扑出去,一掌轰得老天诛护体魔气崩溃,头颅爆裂。 是谁?怎可能一掌便几乎要了老天诛的命? 曼陀罗看个清楚,什么,竟然是毛老道? 是身型胀大了一半,变得昴藏八尺,全身一片乌黑的毛老道啊,他的功力怎么竟一飞冲天? 毛老道并不罢手,五指把住老天诛额头,便把内力源源吸入,老天诛渐渐由壮强的身体,不断萎缩变瘦。 毛老道狂笑道:“老家伙,螳螂捕挥,黄雀在后,你万料不到,还有人会来杀你吧。” 一会儿撒手,老天诛的邪功魔力,已尽数被毛老道吸入体内,慢慢消化。 毛老道厉目凝视着曼陀罗,笑道:“别太快开心啊,本道爷吸入了魔功邪法,跟着便取代老天诛,先杀你们这群笨蛋,再统领‘天魔道教’,哈……大地很快便握在我手上。” 对啊,毛老道跟老天诛基本上毫无分别,同样会灭绝“四神宗”,以邪恶统治大地。 突然,毛老道的身体开始分裂,裂出一个毛老道,一个李问世,是刚吸入的魔功未完全消化反应。 魔功消化完全,便会杀曼陀罗五人。 不宜久留,曼陀罗等只好先行退走。 “哈……曼陀罗,别逃啊,无论你往哪里去,也逃不出我五指山的,老天诛也要死在我俩手上,你又算什么,哈……‘涅盘劫’来临,大地归我俩所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一半是神仙,合起来却是大恶魔。 “天魔道教”又回到毛老道手上了,魔化大地,建立“魔国皇朝”还会远吗?—— 炽天使书城OCR小组 KUO扫描,雨思校正

肃杀的气氛充斥“干灵殿”,正、邪两脉的目标只有一个——老天诛,她只一人单刀赴会。 这家伙甚至连邪天诛也废了,也不知一块儿带来干什么,大踏步至大殿中央,傲视四周,全不把各人放在眼内。 老天诛大步踏前,穿过人群,走至排列着一大批乐器的五十人乐队前,细心察看每一乐器。 轻轻按在乐师长的肩膊上,老天诛说道:“本皇好欣赏刚才的喜宴婚曲,多么轻快悠扬,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教人心头畅朗,情不自禁,一曲不停,各种乐器配合得天衣无缝,果然技艺超群。” 一脸白胡子的乐师长尴尴尬尬的,敷衍地道:“多谢欣赏,小的与众徒儿尽力而为罢了。” 老天诛再踏前半步,一脸疑惑道:“诚然,先前的喜庆乐曲灵动有致,编排出色,只是配合起来,还是有一点瑕疵,令听者未能尽兴,也表达不了乐曲完整快意。” 乐师长远不及回话,老天诛已一掌轰向拍击细腰鼓的鼓手,轻轻一掌打在天灵盖上,立时脑浆迸溅,头爆而亡。 老天诛哈哈大笑道:“听到了没有,爆头破脑的噗噗响声,才是细腰鼓要击打出来的清澈响声啊,这家伙的技术太差,掌握不了其中窍门,死不足惜!” 随手诛杀无辜,残暴不仁可见一斑,五十乐手悚目惊心,不停颤抖,手脚都冰冷起来。 老天诛面贴着乐师长,冷冷道:“你们的喜庆乐曲算是可以,但殿上婚宴已烟消云散,你们一众五十人也就变得毫无用处,没用的家伙,就是该斩、该杀的废人!” 五十人立时怕得要命,跪地求饶,又是拜、又是磕首,异常恳切,只求保住贱命。 老天诛扶起垂垂老矣的乐师长道:“好,不想死的,便奏出适合随之而起的乐曲来!” 乐师长又哪会明白,脑际一片虚空,老天诛怒目瞪视道:“本皇大开杀戒,尸横遍殿,要奏的当然是死人哀乐!” 活像圣旨命令,五十人飞快弹奏,哀恸得令人心头悲痛的死人哀乐,令大殿立时充满幽冥恐怖气氛。 曼陀罗怒道:“老家伙,咱们正、邢合力攻你,未免太过分,就逐一向你讨教也罢。” 说罢,意欲立大功的张三便纵身而上,打头阵、显神威,老天诛不屑的横手隔空推出一掌,掌劲如白光闪现,只见半空中的张三再也不能跃动半分。 胸膛整个被打瘪了下去,“哇”的一声口吐鲜血,牵动胸膛伤势、竟爆裂出巨大的五指掌印,破肉碎骨。 完完整整的胸膛,中间却是多了一个中空的五指手印,活像利刀小心切削而成,实在可布。 一掌便技惊四座,来者是极为可怖的大魔头,计千宾客有的被吓得呕吐大作,也有些立时反身奔逃出殿。 只是正、邪、魔之争,本身不懂武功、又不识法力,二、三百个宾客感觉事不关己,及早奔逃离开是非地便是。 “八焚魔刀”出鞘,旋飞疾斩正在跑动的人,最后仆倒前的数步,身上都少了一点东西,那东西名称为“头颅”。 魔刀一式便旋斩尽所有逃走者的头首,咚咚咚坠地滚动,要逃的人,也变成了赴死的人。 老天诛接回“八焚魔刀”,料目厉视道:“本皇并未答应放过任何有血气者,逃走便等如送死。哀乐,要更响亮一点!” 沉重的奏曲声加强,传入殿内千人耳里,好不舒服,这老妖怪实在欺人太甚! “我来会你!” 一般平凡之辈又怎能跟老天诛对战,风飞凡一跃而出,殿顶隔空之上,雷霆万钧骤至,便是一式“神电召”之呈“雷霆怒”,追风破杀般疾射向老天诛。 大受打击的风飞凡心情愤慨,无情一招,如雷电殛杀老天诛,只见大敌双手推出,十指竟同时爆飞溅血。 太乙真、正天诛、曼陀罗三人同时惊呼道:“是‘邪xx道法’?快退啊!” 决心击杀大魔头的风飞凡岂会轻易言退,但一听“邪xx道法”四字,已太骇不已,心知不妙,惟是已难以全身而退。 老天诛弹血射入风飞凡体,接着暴喝一声“定”,风飞凡竟就此定住全然动弹不得。 四肢麻木僵硬,无发力,“雷霆怒”电殛也就不能攻杀敌人,攻招立时化去。 怒掌随之而来,轰得风飞凡胸口凹陷,如断线风筝退十丈外,吐出来的血花在半空中飘飞,洒落而下,极为骇人。 曼陀罗连忙扶着风飞凡,急以内力为他疗伤,还幸神功护体,重创下仍勉强可挺下去。 李问世瞧见老天诛的邪功法力,更胜初会时,心下虽有点怯惧,但也不得不坚持对战。 “曼陀罗,单打独斗是绝对杀不了大魔头的,结局是咱们与及千计宾客都必然尽被斩杀,来吧,唯一方法,就是群起围攻,看看上天安排谁生谁死吧!” 紧紧握住“天雠”,李问世要与大魔头决战,也只好寄望神兵,“借仙还魂大法” 可绝对用不上魔法神功大盛的老天诛身上。 曼陀罗等正派中人都没有明示,但大家都同时向前踏步,围堵着老天诛,谁都明白,联合拼杀才有胜望。 李问世、曼陀罗、亥卒子、小明禅师、正天诛、太乙真、尼鸠多上人、范太岁,还有易神君,再加上已受伤的风飞凡,只有这十位武功最强者,才能一战老天诛。 杀啊! 九人飞跃射出,全力一击,只有同一目标,杀老天诛。 指弹邪血,只要射入敌体,便能僵住定身,死锁“阳魂”,任由攻杀处置。 血箭乱飞,九人中小明禅师有“忿怒金刚杖”,曼陀罗抽出“杀禅”,正天诛及时挥舞“八焚天刀”,太乙真以“太乙天罡剑”,李问世的“天雠”及时截阻,都挡住了血箭。 其余四人被逼闪开,九人围攻立时消减近半功力,老天诛立时冲向亥卒子处,一掌狂轰而下。 老天诛怒道:“风劫,死吧!” 对了,老天诛来到二十年前的今天,是要杀尽五劫弟子,风劫亥卒子是她的头号大敌啊! “剑慈禅指”拼杀“邪xx道法”。 食指急射伸出,是为“佛慈禅指”中的“弥勒指”,指掌相抵,竟停住了。 功力似是不相伯仲,互相抗衡。 “破!” 亥卒子一声怒喝,禅指爆出巨响,功力再推进一层,竟意外的一指戳破了老天诛的血掌心,穿了一个大血洞。 老天诛竟然失手,立即飘然而退,亥卒子也意料不到能一招杀退大魔头,摸不着头脑之余,竟忘了立即抢上攻杀。 单是一个吸了“圣僧三舍利”的亥卒子,就能败退老天诛,此仗岂不轻易战胜? 当大家心头稍稍放松,舒了一口气时,老天诛突抬起地上的那团肉,动弹不得的邪天诛,立时展露笑容。 “来吧,增强我‘邪xx道法’,你我的原体,只有你的血肉能提升我魔功。”说罢便一口咬噬下去。 张开血盆大口噬向胸口,利齿咬掉一大片血肉,更硬生生扯甩噬断肋骨,痛得邪天诛死去活来。 天啊,老天诛竟把邪天诛当作自己的“食物”,又或是“补品”,咬一口,功力便大增,难怪会带来“并肩作战”。 被咬噬骨肉,痛得嘶声狂嚎的邪天诛,既不能自尽,又没有能力运内功调息,惨嚎声震撼整个大殿。 老天诛的凶残手段,也令殿内每个人侧目。 亥卒子不知就里,又是同一式“弥勒指”震射戳向大敌,老天诛笑道:“这回可要你付上一点代价了!” 同是一掌回敬,但劲力却大增近倍,指掌对轰,爆出巨响,血在飘飞,不比之前,血却是属于亥卒子。 中指被轰断爆散,变作血花肉屑,废了。 犹幸亥卒子及时急退,才不致再受攻击。 同一招式,老天诛吞吃邪天诛血肉后,魔功法力竟骤然剧增,杀力大盛,实在太可怕。 老天诛一招得利,竟又走至邪天诛身前,张开血盆大口,邪天诛已是心胆俱裂,失魂落魄的只能流泪求饶。 老天诛怒道:“他妈的,你是我同体生命,流着本皇一样的血,流泪人前,岂不示弱!” 邪天诛喃喃道:“好痛……不要再……咬……求求……不……!” 老天诛笑道:“别怕,还有好多口,我才会把你咬死,死尸的肉不能提升功力!别怕呀!” 邪天诛道:“痛……忍受不了……别……咬……!” 老天诛笑道:“嗯,我这一下不痛咬下去,那岂不失去你的惨叫声?没有了凄厉如鬼哭的惨嚎,又哪能衬得乐曲的幽怨与死亡感觉啊,真烦人,啊,有了!” 老天诛轻抚邪天诛秀发,手摸了又摸,好生怜惜似的,突然双指一夹,便插入邪天诛右眼,把眼珠挖了出来。 “你的邪眼珠,一定也好甜美润喉。”随即送入嘴中,细细嚼磨,十分滋味,且阖上眼来品尝。 邪天诛成了独目盲人,眼眶只剩血洞,血汩汩而下,撕心裂肺的痛,又是从头顶直割向下,贯穿全身。 她开始庆幸老天诛没噬破她的喉头,要是连狂呼惨叫的发泄也不能,她实不能想象如何发泄极难抵受的痛。 已超越人所能抵受的痛楚,老天诛不会一下子便带给邪天诛,她很明白,真正的痛,是肉体与心灵痛的结合。 皮肉骨都剧痛无比,还不算最痛,当心灵被摧毁,恐惧来临,“怕”的感觉充斥全身,真正难受的痛才展现。 老天诛又再抚摸邪天诛的秀发,满心欢喜地道:“放心好了,我会不时传入内力,来燃点你生命真元,不会让你轻易死去的,你从前不是最爱痛骂我吗?来吧,骂个痛快,骂得狠辣一点!” 一手抓着邪天诛左臂,硬生生便扯甩了下来,摆在鼻子前嗅个痛快,笑道:“魔功吃个骨肉,必须运行气血,来吧,要杀我的九位敌人,看你们如何破我‘邪xx道法’!” 抓着断臂在左手,右手挥出“八焚魔刀”,同是一式曼陀罗见识过的“灭绝天地”,但威力却不可同日而语。 刀招挥出,刀气拂过之处,宾客都立时爆出巨响,焚成火人,骠悍杀势慑人心魄,小明禅师以“忿怒金刚杖”去挡,虎口同告爆裂,双臂也被爆炸火烧。 刀招续舞,愈来愈多人被爆破焚燃,杀力更高张,刀招更强更盛,曼陀罗、太乙真、正天诛都去挡,但总抵不住狂猛强招。 尼鸠多上人的“有相瑜伽”被一刀斩得胸口裂出一大道口子,只是一招,便挫损五成功力。 易神君的“八卦蓬莱法”竟完全不能把老天诛抽离至另一虚幻之境,犹幸他以十尺拖地道袍拨开了“八焚魔刀”,但老天诛的五指爪怒插,正好破裂头颅,在额前、两颊共留下五个血洞。 到李问世了,他且战且退,“天雠”竭力阻挡,但仍免不了被一拳轰中“天雠”,利斧横劈己体。 劲力太强,李问世非但血气翻腾,更倒射向后,裂破厚墙,砖石塌下,才勉强再站起来。 老天诛把手中的断臂再噬上一口,冷冷道:“怎么了,合九人之力看来也抵挡不了本皇啊,岂不必死无碍?” 曼陀罗挡在老天诛身前笑道:“臭婆娘,别自视过高,三个臭皮匠可就令你难以战胜了,我们不一定力敌,还能智取呢。” 老天诛笑道:“哈……曼陀罗,我真的好想知道你们如何智取,来吧,我等着。” 曼陀罗笑道:“天诛,下手吧!” 老天诛突然惊觉有变,但已太迟了,“八焚天刀”一斩,正天诛身旁的邪天诛整个头颅便被斩掉。 她的笑容展现在脱落的头颅上,彷佛好感谢正天诛为她解脱痛楚,不用再痛,实在太好了。 曼陀罗笑道:“臭婆娘,失去了‘补品’邪天诛,你就不能再提升功力,我们再来决战生死吧!”—— 炽天使书城OCR小组 KUO扫描,雨思校正

本文由长篇小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六道天书,灭绝老天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