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全天计划
做最好的网站

魔由心生,风云续集

- 编辑:秒速时时彩 -

魔由心生,风云续集

剑圣没有笑。他笑不出来。 这个似无名,又不似无名的人低着头,己到洁瑜墓前,焚香,参拜…… 一切从容不迫。 忽然间,剑圣眼中锐光一闪,肯定道: “你不是无名!” 那人没抬头,只低声道: “哦?” 剑圣的声音更大起来: “你身上并无半点剑气,相反却流露着一股祥和气息,绝不是无名。” 那人不答,缓缓的抬起头,双目望定着剑圣。竟是与聂风同乘一牛车的不虚和尚。 剑圣脸上更冷沉如水道: “阁下就是无名的知己不虚大师?” 无名淡淡道: “施主己人剑合一,想必就是剑圣?” 剑圣眉稍微微往上一扬,大声道: “大师既是无名挚友,定会知其栖身何处!” 不虚叹道: “阿弥陀佛,无名早已长逝,毋用多疑!” 剑圣立即道: “我不信!” 食指,中指,骄直如剑,随处一扬,“噗”,剑气疾出,己在前面三丈远处击出了个窝坑。 剑圣剑气如此随心所欲而发,可见功力已达何等境界,不虚脸上却变也没变,淡淡道: “生命苦短,故有人早悉世情,置身道外,自得其乐,亦有人穷毕生心力争名逐利,终须白骨埋荒家……” 这几句语带相关,剑圣心头不禁一凛,只听不虚接道: “剑圣!你又何苦痴候一个己亡人来跟你诀斗呢?唉……” 未叹到一半,剑圣便怒然截口道: “老夫时日无多,无意再听佛门败学!” 指尖己透发出丝丝剑气。 他决定以剑来问: “无名究竟在哪里?” 不虚仍淡淡道: “势不可去尽,话不可说尽,福不可享受,规矩不可行尽,凡事太尽,缘份势必早尽。” 剑圣马上应道: “呸!想我剑圣引退半生!谁人献上半点关怀?现既一无所有,我这余晖攸必绽放出最尽光芒!” 剑指一划,立时剑气森然,己将不虚下摆削下一片,。 不虚却仍是一动不动,道: “剑若去尽,必会剑断人亡!” 剑圣道: “老夫勇者无敌,岂会贪生怕死?” 不虚摇头叹道: “剑圣啊!你知道,最大的勇气并非不怕死亡!” “最大的勇气其实在于后退!” 剑圣冷冷道: “可惜老夫己退无可退!” 他在此等候多天,只余三天寿元,明天亦届与雄霸决战之期,但宿敌仍未来到,实难禁冲动之情 突然真力急吐,使出圣灵二十一剑中最诡异刁钻的一式—— 剑三! 三股凌厉气芒,挟着茅草,以不同速度及方位,疾捣向不虚。 “嘿!不虚秃驴,若你还不说出真话,莫怪我手下无情!” 话毕,茅草骤然受真气所引,互相搭叠,汇成一道匹练剑形,更势如破竹。 不虚长叹一口气道: “唉!施主何以仍执迷不悟?善哉,善哉!” 说话问,单脚一点,身形掠至半空急舞,赫然施展出绝学—— 因果转业诀之“小转业”。 “小转业”独妙之处就是能将对方任何猛烈攻势,都能转化于无形。 “剑三,碰上这罕世神功,顿时瓦解消散。” 剑圣却不怒反恨,心道: “哼!小转业只是粗浅皮毛。不用杀伤力大的大转业还攻我,分明是瞧不起老夫!” 手底下剑气聚然随之暴炽,赫然是圣灵二十一剑之剑二十一的先兆,口中冷冷道: “使出你的大转业吧,否则你只有自寻死路!” 不虚双掌合什,凛然不动。 剑圣奋怒己极,单肘一沉,厉喝道: “去死吧!” 剑气将发未发。 也就在这时,半空中忽见寒光一闪。 一柄剑如闪电击地般急堕而下,深插于地,只露出半截剑把。 不虚却只看了一眼,脸色就立即变了,眼色惊疑不定。 剑圣亦深吸了一口气,叹道: “无名,你终于来了!” 因为,那柄剑就是—— 英雄剑! 天山之下,天荫城。 民风奢华,富甲一方。皆因在天下会庇护下,人人受惠不迭,福泽连绵。 显见,雄霸当真是一代果雄。 而自断浪等将决战之事传遍江湖后,江湖豪侠蜂涌而至,城内顿时挤个水泄不通。 天下会恐防剑圣阴谋,遂只招纳各派翘楚,其余人等一一律留诸门外。 但虽无缘采睹此战,亦希望能第一时间得知战果,所以众人仍留栈不走。 于是天荫城里每一家客栈,每一天都在议论纷纷: “喂,老马,明天之战,你认为胜负如何?” “嗯……依我之高见,剑圣稳操胜券!” “为什么?”这个人叫起来。 “近年天下会雄据一方,无受威胁,雄霸一直养尊处优。相反剑圣潜修多年,武学必远在雄霸之上!” “但雄霸……人强势大……” “嘿!你此言差矣,听说风,云两大堂主己遭人毒手,雄霸己呈势孤……” “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碰!” 一个汉子猛的一拍桌子,震得杯碗齐声一响。 众人一惊,一齐愕然望去,只见这人马脸狭长,双目间怒光闪动。 赫然竟是—— 快意五子之首,龙袖! 龙袖旁边,一个雍容艳丽的少妇,肩背着一匣于箭矢,低声道: “相公,你有心事?” 自然便是凤舞。 龙袖沮丧道: “到此己找了多天,仍是茫无头绪!” 凤舞鼓励道: “泥菩萨的话绝不会错,只要咱们肯诚心,就一定会找到的!” 龙袖仰脖子一口把酒干尽,道: “好!咱们再碰一碰运气!” 这时,马蹄声摹如响雷般迫近。 街口处,两匹快马飞驰而来。鞍上的人仿如天将天凡,神威凛凛,立将周遭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突然,人群中有人叫起来道: “喂!大家快出来看,这莫不是天下会风,云两位大将?” 龙袖、凤舞急步掠出来,只看了一眼聂风的背影,龙袖便长舒了一日气,似轻松了许多,道: “他回来了,总算没令我们失望……” 人群中立又随之畅议起来: “哗!风,云重返天下会,形势又大大不同了!” “是啊!雄霸有他俩助阵,即是如虎添翼!” “看来剑圣此战必败无疑了!” 龙袖道: “凤,走吧,希望今日就能把事情解决,明天可安心观战!” “好!” 他们谁也没在意到,一只信鸽已从一处暗角飞起。 飞往天下第一楼。 天下第一楼内,秦霜接住这只信鸽。 信鸽的腿上自然绑着一封信。 信道: “风、云两堂主己无恙,正急返天下途中……” 途中,风云连夜赶路,两匹坐骑却渐呈不支,曰冒白沫,力竭声嘶。 聂风轻跃下马背,拍拍马头道: “你也太辛苦了,好好休息吧!” 自己立时展动身形。但刚掠出几丈,背后的步惊云便驱马急冲了过去。 聂风一愕。 他惊异于步惊云何以赶得如此这急? 步惊云确实很急。 急着见一个人。 孔慈。 ——慈,我没有朋友,没有知己,这世上我只有你…… ——太可怕了!我感到异常寂寞,异常恐惧,慈!我需要你! 步惊云需要孔慈,就如六年前需要雪缘一样。 只是现在他变了。 使他改变的原因,就是寂寞。 步惊云是个粗壮的男人。 ——很少有粗壮的男人能忍得住寂寞。 就如很少有思春的少女能受得住孤独。 步惊云变了。 但世界上变了心的人岂只他一个? 步惊云纵马狂奔,坐骑那堪过度驱策,终于前脚折断,俯仆而倒。 步惊云身形凌空一个翻身,便稳落于地。怒声叱道: “没用的畜生!去死吧!” 干脆猛劈一掌,将马首击得脑浆迸裂。 但就这略一阻碍问,突然“呼”的一声响,聂凤又已越在他前头。 步惊云本性就是争强好胜,岂肯落后?立即发足猛追。 可惜,天下会己近。 聂风刚入山门,便有人拦住禀道: “啊!聂堂主你回来便好了。帮主命你即赴湖心小筑会见小姐。” 聂风心神一紧: “幽若……” 身形更迅若闪电般急掠而去。 步惊云本欲追上聂风,但觉心口一阵撕心绞痛一俟至山门,照例有人拦住禀报: “帮主有令,着飞云堂主速往一见!” 步惊云暗恨道: “妈的!”望着聂风逝去的背影,接道: “若非曾给剑圣那老匹夫封了穴道,损耗了元气,我绝不会落于你后!” 身形展动,却没向雄霸覆命,反气冲冲直奔天霜堂。 “我要见……孔慈!” 天下会三堂分立,天霜堂并不卖步惊云的帐。守门侍卫冷冷道: “夫人不在,步堂主请回吧!” 步惊云忿怒交集,立叱道: “滚开!” 双掌大力的向两边一扫,两边的侍卫便被扫出丈外,身形随即如旋风般闯了进去。 但这阵旋风还是遍然顿住。 对面七,八名精干的天下会徒众拥簇着一个人影不急不缓的走过来。 步惊云一怔:“大师兄?” 来人正是秦霜,他居然没有一点怒火,平静道: “二师弟!你一定是太倦了……” 步惊云跳起来,截断了他的话: “大师兄!孔慈究竟在哪里?” 秦霜深叹一口气,微仰着脸,道: “你大嫂刚巧有事外出。” 步惊云怒道: “荒谬!待我进内堂找她!” 脚上刚一迈出,手臂便被秦霜抓住。步惊云猛一扭头,只见秦霜的脸上己笼上一层寒霜,声音己变得冰冷异常道: “二师弟!这里并非飞云堂。让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他的话是有点含蓄,意思却很明显。 也很少有人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忍着气,隐晦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但步惊云却不怖,他象是己疯了,单臂一甩,己挣脱了出来,大声道: “别阻我!” 又疾向前冲去。 秦霜带未的几个徒众立即站成了一条线,拦在前面,一齐大喝道: “请步堂主自重身份!” 步惊云怔住。 他们组成这道防线,无疑是秦霜的最后通谍。 他是冲过去,还是退回去? 步惊云的头脑己渐渐清醒了过来。 这时,背后传来一个威仪的声音道: “惊云!” 步凉云心头不禁一怔,转身回望,便看到一个威严猛厉的人影。 雄霸! 雄霸一脚跨入门内,怒叱道: “放肆!我早就命你回来后马上往第一楼见我,为何竟来此撒野?” 步惊云的心立即沉了下去,他即使有天大的事,现在也不敢违抗雄霸的命令。 天下会,湖心小筑,就筑在湖心。 四周无桥无路,唯一可以到那里的办法,只有乘船。 现在船在岸边,人也在岸边,一齐恭候聂风。 恭候的人有三个: ——两个待婢与一个孔慈。 一瞥见聂风,不禁立时喜形于色。 两个侍婢抢着迎上去道: “聂堂主回来便好了,小姐因你而终日茶饭不思啊!” “请你快些劝她吃点东西吧!” 孔慈亦轻声道: “三师弟!自你失踪后大家都很担心,今日你无恙归来,真是值得庆幸。” 聂风却连一句话也没说,径直登上小舟。 孔慈本为湖心小筑总管,故此次务须亲迎聂风,连忙跟着上船撑篙,接着又道: “幽若渐见消瘦,令师尊十分优心,希望你嘱她保重身体啊!” 聂风仍没有说话,双眼只盯着湖心—— 湖心小筑。 孔慈忽然红看脸,低声道: “风……当日在水车居中的事……” 聂风这才冷冷的应道: “大嫂!你毋用多说!只要你安守本份,我仍然会尊敬你!” “放心吧!” 最后三个字终于让孔慈缓缓的放下了心。 一到湖心小筑,两个红衣稚婢,立时笑嘻嘻的跑过来,道: “聂堂主,嘻嘻!咱们还没告知小姐你已回来呢!好让她有个意外的惊喜!” “酒菜亦己弄好了,聂堂主,请!” 幽若住在湖心小筑的幽阁。 请聂风去的地方自然亦是幽阁。 幽阁内,幽若一个人落下一子后,幽幽道: “风,下一着该到你了……” 但风不在,她只有一个人又下一子。 ——个人下一局棋,多么寂寞,多么无奈。 孔慈也只把聂风送到幽阁外,便道: “小姐只想见你一个,你还是独自进去吧!” 聂风宁立门外,只觉幽香四溢,不禁令人心族摇荡。但聂风想到房内的人为了自己安危而寝食难安,日夕牵挂,内心更泛起丝丝歉疚。 房门轻启,一线曙光透进这漆黑死寂的寝室内,仿似将内里的所有郁气,一扫而空。 幽若执子的手亦谭然顿止。 猛一回首,聂风己在门外,挺立的就如一棵大风雨后,仍仁立不倒的树。 ——玉树! ——临风! 幽若立即掀翻了面前的棋桌,身形如燕子般扑了过去。 孔慈从门外,偷偷的看着他们,眼睛里带种奇特的笑意,似己看得痴了。 “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本就是她的心愿。 但与她自己结成眷属的人,是不是有情人? 孔慈轻轻的带上门,刚一转身,便有人来报: “禀夫人,天霜堂堂主有事急请!” 秦霜请孔慈来的急事就是—— 喝酒。 喝闷酒。 两人相对凝坐,桌上摆满了丰富酒菜,秦霜依旧自顾酌饮,默不作声。 孔慈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她一直望秦霜,心中似有一种不祥预感。她忽然道: “大哥,明天你还有要事去办,可不要再喝了!” 秦霜却一仰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又再倒了一杯,才道: “慈,最近我忙于会务,冷落了你……” 孔慈只感到奇怪,秦霜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他倾耳听秦霜说了下去: “难得今夕凉如不,气氛幽恬,正是我俩共晋享用的好时候,嗯……咱们的确久未如此共聚了……” 又立干了一杯。 孔慈忍不住轻声道: “大哥,我知你满怀心事,你说出来,会舒服些的!” 秦霜将酒杯倒满后,低着头,颓然说出了自己的心事: “我刚才谒见师尊,他说两位师弟失踪一时,此刻急地回来,恐怕事有跷躁,加上步惊云情绪显见波动……为慎重起见,明天决战之期,全由我掌权统领天下会!” “但强敌环伺,这担子太大了,我怕自己担不来!” 孔慈道: “放心吧,只要你依照师尊的安排去做,就绝不会出任何岔子的。” 她的眼神中充满了鼓励: “况且,他从来都不会看错人的!” “无错……”秦霜暮然抬起头,似醉非醉的盯着孔慈,喃喃道: “就正如他当初安排你嫁给我一样,是吗?” 他的声音不大,孔慈却如听到一声炸雷一般,骤然睁大着眼睛,瞪着秦霜。 秦霜垂下头,低声道: “我似乎有点醉了!” 窗外,夕阳如血,浓化不开,似乎是明天腥风血雨的先兆…… 良久,孔慈才问了一句: “云师弟他无碍吧?” 秦霜端起杯,就如吃一剂苦药似的慢慢的饮尽后,才道: “他太倦了,正在休息!” 但步惊云并没有休息,他正怒火冲天。 他掀翻了整张紫檀木大桌,桌上的碗。筷。杯。碟。壶、盅还有菜肴、菜汁,洒了半身。 近身的两个待卫怕得赶紧跪倒在地,等着步惊云的怒吼。 步惊云果然怒吼道: “统统都是饭桶!即使将天下会覆转,也要找她出来!否则不要回来见我!” 两侍卫忙不跌道: “是是是是!”爬起来,忙退了出去。 这时,夜己降临,沉重的黑幕笼住了天下第:楼。 寝室内烛影摇动,映照看步惊云铁青的脸! 自从由凌云窟回来后,当年凄厉的阴影又再缠绕着他,逐步将他的心志侵蚀。 他害怕在这斗室中独自面对那天边的寂寞。 他再不能一个人躲在这问昏暗的房中。 他需要一个体贴的人去开解他…… 以前是雪缘,现在只有孔慈。 但孔慈呢?她到底在哪里? 摹然,窗纸上映出一个纤巧的身影。 步惊云一眼便看出了他是谁? “孔慈!” 刚喜叫了一声,人影又倏地消失,步惊云连忙箭一般撞破窗格,冲了出去。 只见假山后人影一闪,步惊云追蹑了过去,却扑了个空,孔慈就象躲着他一般,又掠到了别处,但她的轻功终究不及步惊云,在小松树林中,步惊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急切道: “慈!不要走,你知否我已等你许久了?” 顺势又搂往了孔慈的纤腰,垂下头,凑过去,似在耳语道: “为什么这么迟才来找我?嗯……” 孔慈却摹然大力的推开了他,哀求道: “云,不要这样!风师弟已知道我俩……” 步惊云立即截道: “不用怕,没有人可以阻碍我们的!” 孔慈没有办法再分辨,因为步惊云已封住了她的嘴——用自己的嘴封住了她的嘴。 他的嘴唇灼热而有力,令孔慈无法抗拒。 她只有热烈的迎合…… 孔慈自小便是那样的人。她对任何人都关怀备至,故此狂做的步惊云终于撇下了雪缘,不禁对她日生情愫…… 亦只有拥抱着她,他那寂寞震惊的心灵方可平复;只有紧贴着她的胸膛,才可便他感受这人间仍有少许温暖。 于是,在这天地间,仿似只剩下他们二人,雄猛如虎的步惊云亦被她驯服得象头羔羊,二人似己溶为一体…… 痴缠间,孔慈感到步惊云本己温驯的身体突然如变回了一头猛虎似的绷紧,遂惊问道: “什么事?” 但己用不着步惊云回答,因为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她看到了一个人。 一一冷静宁立,己近似一头出猎的豹子。 孔慈的心立即沉了下去。 这个人无疑就是—— 聂风。 聂风无法相信眼前所见,他做梦也想不到两人己至如此地步。 但他这次却只静静的站着,一动不动。 而正因为毫无动作,才是最可怕。 ——谁也不能预计他下一步将会如何? 奸情被揭,孔慈羞愧难当,慌忙披回衣服。 步惊云却面无傀色! 他,深爱孔慈! 他深信孔慈是属于他的,他根本就没有做错。 那到底是谁的错? 步惊云的眼神己坚如磐石,因为他认为事情己到必须有个了断的地步! 聂风的眼神却流露着一种看透一切的冷静! 自从不虚一语释解后,他己能按捺心内那股疯狂的血,更能洞悉眼前一切事情。 他盯着孔慈,冷冷的,缓缓的,道: “我曾说过……不想再看见这样的事!” 孔慈的脸立即彻耳通红。她与聂风的目光稍一接触便深埋了下去,似永远都不敢再抬起。 步惊云马上拦在她前面,冷笑道: “但如今你又看见了,却又能把我俩怎样?” 聂风却对他看都不看一眼,他仍然注视着孔慈,似毫无责备之意,反之,眼神流露的不仅是惋惜,还有同情…… 孔慈自幼为天下会稚婢,长大后便在师尊安排下嫁给了大师兄,也许她根本不喜欢他,一切都只是顺应师尊的意思! 倘若由她重新亲自挑选,她会选谁? 每个人都应有权选择,可是孔慈却较任何人更为可怜,她半生备受摆布,为什么还不能选择自己心目中的男人? 想到这里,聂风内心忽地一阵触痛: “她不守妇道,固然是错!但她亦有值得同情之处!” 步惊云还不知道聂风心内还有这番感概,他已忍不住大声道: “三师弟!莫要多管闲,识趣就快点走!” 聂风的神态却显得出奇的宁静,仿似在诉说着一件异常普通的事情: “如果,你俩是真心的话,那我无权阻止,因为这一切若是为情,我无话可说。” “但天下会誓难容你二人暖昧关系,况且大师兄待你俩不薄,如要双宿双栖,为免他难受,希望你们马上远走高飞,永远不要回来!” 步惊云坚决的摇头,肯定的道: “不可能!我在天下会长大,我的根就在天下会!” 他还有个更重要的理由没有说出来。 一一他要报仇。 只有呆在天下会,才有可能报得了仇。 聂风却己转过身,淡淡道: “既然你如此坚决,此事我若再隐瞒,心中有愧,唯有请示师尊了!” 步惊云脸色立时大变,这奸情一旦惊动雄霸,后果不堪设想。 孔慈更是浑身颤抖,忍不住哀呼道: “风,不要把此事传扬出云!” 聂风冷定道: “眼前只有两条路选择,若你们还留恋天下会,就要发誓永不相见。这样,我还可保守秘密!还有一你们知道。” “如何诀择,你考虑清楚吧!” 孔慈怔住,她缓缓的垂下眉,垂下眼,摹然一咬牙,道: “我……” 就在这一瞬间,步惊云感到她己下了决心。 也许,是个可怕的决心。 遂抢着道: “我们将这件事保密的办法,还有一个!” 聂风道: “你说!” 步惊云冷冷道: “就是——杀了你!” 最后三个字一说完,立使极其诡异的步法——“云踪魅影”,扑杀而上,意欲一举格杀。 要他死!无疑就是最有效的保密方法。 聂凤不用回头,便知步惊云的杀机己至。 这时候,他终于深深明白步惊云才是最可怜的人。 ——他孤立,绝望,甚至不敢让孔慈作出决择。 即使必死,聂风也不愿死于此人之手,身形一展,轻轻的滑出去三丈,避过了步惊云这式突然粹袭,再暮然转身,盯着他,冷笑道: “为什么不给她亲自选择,难道害怕她的心还不属于你?” 步惊云怒叱道: “废话!” 正欲正面突击,霍地,眼前腿影飒飒,忙举臂招架。 只一刹那间,两人便连拼数招,结果,步惊云被震退,聂风却仿似身形未动,神态自若。 只是两人内力澎湃而发,扯动狂飓气流,在旁功力较弱的孔慈即被荡开。 步惊云第一轮攻势,便告失利,心中震怒己极,恨恨道: “聂风!咱们六年来未曾彻底较量,今晚我就要将你风神腿法尽数击破,证明—— 我比你强!” 双掌一齐推出,猛攻向聂风。 ——胜者生,败者亡,一战不许留活口! 做视武林的两大绝学: 风神腿,排云堂,由此首度霹雳互拼,各负独妙巧着,究竟谁胜谁负?—— 文学殿堂扫校

无名平静的解释: “二十年前,我力挫各大门派,导致武林萧条。虽能名扬天下,却遗憾至今……如今天下会己一统杠湖,雄霸纵心狠手辣,亦令各派不复争斗,维持片刻和平……” “但其若败亡于你,群龙无首,届时天下大乱,生灵必遭涂炭!…… 剑圣愕然,他一直只管完愿而勇往直前,从未念及武林浩劫。 灯火忽暗,他已陷入了深思。无名慢慢的站起来,深沉道: “为了武林命脉,但愿你能三思!” 说完,转过身,背负着双手,似不愿望着剑圣,叹道: “一将功成成骨枯!若因你一己私利,那苍生何其无辜?” 剑圣不禁暗道: “不错,更何况我寿元无多,纵使战胜,亦要一死……” 这时,油己尽,灯亦枯,屋内逐渐无光。 剑圣黯然。 他的生命不正象那残月般,逐渐步向黑暗与死亡? “老夫明天之战,究竟是否应该,” 无名曾获得了一切,却又毅然放弃了一切,那份情操,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剑圣又能否象他一样,放弃一切? 剑圣叹道: “若不是为了剑,或许我只庸碌的渡过一生!或不是为了剑,老夫又何需于古稀之年,不要在明天于天下英雄面前卖弄剑势?一切都是为了剑…… 他的声音逐渐低沉。 无名什么也没说,他伸手推窗,一股黎明前的新鲜空气迎面扑来。无名徐徐的、缓缓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窗外,残月映面,冷风轻拂。 屋内,剑圣银须飘动,一片苍凉萧索…… ——世人皆道平凡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一生日夕苦追求,一死却埋泉下了。 剑圣突然大声道: “不可能!为剑,我绝不言悔!” 无名的声音仍很平静: “你真的要去?” 剑圣缓缓仰首,双目通红,杀气暴现,狠厉道: “老夫决定的事,绝对不能改变!无名!若要救天下苍生,先杀掉我吧!” 双指在长发间一夹,发丝断却,仿如化作无数小剑,蜂涌地狂刺无名。 剑晨盘静坐,这时屋顶上的瓦突然旋舞而起。他知道,不该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 他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唉……死心不息!” 就在这时,迎面走来两个持剑汉子。 其一拱手为礼,朗声道: “小兄弟,请问天下会就往哪方去?” 原来他们是赶赴观看雄霸与剑圣之战,剑晨沿路一指,淡淡道: “由此西行至天荫城,再沿山路上便是了。” 话刚落音,突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只听三人的剑同时”铮”的一声,一齐自动脱鞘飞出,似受了一股莫名力量的牵引,直刺入无名屋前。 英雄剑做然屹立,余剑因去势急劲,力道未止,仍自不断抖动。 三剑齐飞,究竟所为何事? 为了夺取孔慈尸首,天霜堂一百多名汉子己持刃涌近飞云堂,齐声怒吼道: “快交加我们堂主夫人的尸首!” 飞云堂人马与步惊云一样,素来悍勇好战,虽然理亏,声势却一点不弱,大咧咧应道: “步堂主不在!天霜堂的少来撒野!” 天霜堂人众立即怒发冲冠: 若再不交出堂主夫人,休怪我们强抢!飞云堂的反倒个个眉开眼笑: “嘿!难道飞云堂的兄弟会怕你们不成?有种的就放马过来!” 两边立时气呼呼。闹哄哄的拉开了阵势,准备厮斗。 风云阁内却一片沉静。 从青铜壶里冒出的袅袅青烟中,步惊云正小心翼翼,一针一线将孔慈的断臂缝回。 一面轻声道: “没有人再可以分开我们了,慈,你听到吗?” 孔慈当然听不到。 但在步惊云心中,孔慈是绝对完美的女人,一定要令其躯体完整无缺。 可惜整个天下会己即将分裂。 飞云堂与天霜堂人马己开始兵刃相见,大打出手。 飞云堂众人正开始稍占上风时,忽只听一个威伊的声音厉吼道: “统统给我住手!” 两边人马立时一一齐色变,纷纷弃械拜倒。 来的当然便是雄霸。 雄霸眼见天下人手下自相残杀,实难压心头恼怒,他直入风云阁。 天霜堂内,秦霜己是苦闷全极,外面又有人迅疾来报: “堂主!不得了!帮主竟然到了风云阁!” 雄霸一脚踢开大门,失声怒道: “惊云!孔慈是你大嫂,你实在太过份了!” 步惊云双手托颁,埋首不语,对师尊的亲临,竟不理不迎。 雄霸怒极,大声道: “我命令你立即将她交出来!” 步惊云却一字一字,清精楚楚的说道: “我不可以和孔慈分开!” 雄霸厉声道: “我的话你敢不听?” 步惊云不语,只微微的抬起头,双目中己散发出异样的光芒。 雄霸心神一紧,瞳孔立时收缩成了一根针,盯死了步惊云。 就在这时,秦霜忽步抢近,人未到,声音却先到了: “请帅尊息怒!明天一战,乃系存亡,师尊实不宜再费心伤神。若此刻将帅弟发落,恐有损三堂将士锐气,给敌人以可乘之机。” “云师弟大罪难恕,还请师尊以大局为重,容后处置……” 同时间风云阁外,风,云两堂人马并没有回这两人先后驾临而烟消云散,仍是屏息以待,紧张欲裂。 但谁也不知道远处,正有人窥视着这整个事件断浪! 这亦是他于决战前布下的局,目的只想三大堂主决裂,酿成天下大乱。 这时,他笑了笑,心道: “天下会残局难收,明午争霸,咱们必定稳操胜券!” 他是不是真的稳操了胜券? 一切只有靠剑圣! 可惜剑圣正满头大汗。 凌历发剑南刺中途,倏力竭下堕,瞬即化回丝丝银发,飘散于地,如射线般排列着,纷纷朝向无名! 如此无传的杀招都不攻自破,剑圣己不仅是满头大汗,更是震骇莫名! 屋外,剑仍几自不断抖动。 两名失剑汉子一齐变色失口道: “啊!怎会这样的?” 正待走过去拾剑,剑晨忽然身形一闪,己拦在二人面前,道: “两位,请勿越近寒舍!” 两人只看剑晨的轻功身法,便知己遇上一等高手,当即止步,不敢造次。其中一个微颤道: “我……我们只想拾回佩剑而已。” 另一个忽然叫起来道: “师兄你看!我俩的剑竟然久动未止,且还象人一样不断向前叩拜啊!” 屋内的剑圣听他这一叫,脸色陡变,立时反身出指,剑气削断门栓处,果见三柄剑倒插于地,剑柄朝屋内不断点头…… 剑圣全身顿时如冰饮般的僵硬,许久才缓出一口气,道: “无名,难道……你己练至人剑之境界?” 无名不答。 一一一个答通常就表示默认。 剑圣忽然想起了一句话: “形而上剑,旷古无人,万剑敬仰,奉若天明!” 不禁叹道: “老大虽人剑合一,但始终仍是一柄剑,在天剑前,亦须臣服夫色,哈……想不到我在有生之年,仍可一睹天剑神采,老天对我亦不薄了!” 喜忱未毕,一股落寞心态复又汹上心头。 他已清楚明白,无名既为天剑,便知道今生今世都无法将其打败。 无名忽然也叹了口气,道: “剑圣,你走吧!” 剑圣吃惊道: “走?难道你个怕我会击杀雄霸?” 无名转过身,却又不望着剑圣,只微微的抬起来,他的声音就仿如出自天际: “昔才己觉你剑气息哀,如今你妄动真气,剑气己尽,还岂有能力挫败雄霸?” 剑圣顿如被人一剑穿喉似的怔住,无名一语就说中了他的隐忧,他确感自身渐呈哀弱,大限己临 无名缓缓的接道: “此去无异寻死,希望你慎重考虑!” 然后他走到桌边,倒出一杯酒,巡给剑圣。 剑圣居然毫不犹豫的端在手里,满面凛然,慷慨激声道: “无论如何,此战势在必行!但为敬天剑,老夫这柄残剑,今天就破例干此一杯!” 说完,一饮而尽。 无名黯然,神色中流露出无限怜惜,他说了一句: “剑圣!……好自珍重!” “多谢!” 两个字说完,人己大步出门。 晨,决战这晨。 三分校场上施旗高展,战鼓隆隆,各门派掌门,翘楚己陆续进场,天下会各堂精锐人马亦己整齐排列,各人神色膘悍,静候秦霜指派。 昨夜的内乱己被迅速平定,再也看不到一丝痕迹。 一个严密的组织,无论遇到多大的内部矛盾,在重大的危机面前,枪曰必定一致对外! 但现在,这个组织里却明显的少了两个人: 一一一聂风! 步惊云! 在如此重大场合,这两个人本不该少的,除非点苍派的掌门师弟己忍不住皱着眉头道: “奥!此刻还不见风,云现身,莫非真如谣传般,己遭剑圣毒手?” 掌门帅兄道: “师弟,我看未必,这时能是雄霸将之策吧!” 话刚落音,便只听门口侍从高声报道: “无双城主到!” 秦霜立时带众迎了上去。 只见率先的是释武尊,宝相庄严,满面肃言,身后的独孤鸣却似胜券在握,昂着头,目空一切,走到最后的是断浪,他低着头,提着一个长形木盒,谁也猜个透里面装的是什么。 一一无双城到的就只有这三个。 正点子剑圣竟还没有到。 秦霜没有把满心的疑惑溢于脸上,单臂一伸,道出一个字: “请!” 三人立即入席就坐。 秦霜再微一扬手,一个侍从马上把脸凑了过来,静候吩咐。 秦霜道: “速请风,云两堂主!” 侍从应道:“是!”即迅速离去。 断浪暗暗心惊道: “这个秦霜!痛夫了夫人,竟然仍仿无其事。指挥若定!他的容忍能力,倒超乎我意料之外。雄霸一直对其寄以重任,确是有独特之处!” 侍从己快步赶到风云阁,敲了三下门,道: “时辰己届,请飞云堂主速往三分校场!” 步惊云没有回应,他抱着冰冷的孔慈,自己也仿佛早已冰冷死寂。 侍从又忍不住说了一句: “天下为重,堂主请行!” 步惊云这才突然吼起来道: “你少罗嗦,给我滚!” 脚下一挑,斗大的青铜古鼎立即冲破出大门,竟将侍从撞得脑浆迸裂。 门外的飞云堂人众齐吃了二惊。 步惊云又抱着孔慈的尸体,缓缓的走出来,垂首喃喃道: “我们去找一处清静之地,不许人骚扰!” 但茫茫江湖,何处才是清修之地?步惊云漫无目的的向山下行去。 此时日正当空,时为正午约战时辰己届。 雄霸介早驾临三分校场,神威凛凛的坐在龙椅上。 他专等一个人。 可是这个人还没到。 一一一剑圣! 决战在即,他为何仍然踪影全无?在场众人个禁议论纷坛。 雄霸反倒气定神闲。 无论是杀与被杀,势必一战,他不急。 若急燥不安,还可能会中对手的扰敌之计。 ——这种伎俩,他至少用过一百次,他当然不会上当。 但独孤鸣却忍不住嘀咕道: “大伯父是否出了什么岔子?怎么还没到?” 断浪信心十足道: “放心!剑圣武艺举世无双,不会有事的!” 他还有一句后话,只在心里道出: “嘿!纵有变故,我还有最后一着!” 他的最后一着,无疑就是那长形木盒。 但那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独孤鸣歪着眼,瞥了一下,暗道: “自凌云窟回来后,断浪便携着此盒,从不离身,莫非内里……” 就在这时,门外有个侍从匆忙奔入,在秦霜耳儿低声说了几句话,独孤鸣听不见,只有秦霜每个字都听得很清楚: “禀总堂主,聂堂主己不知去向,但于其寝居中发现一封秘函。” 侍从呈上秘涵,秦霜抓开,展阅,信中道: “大师兄:大嫂舍命相救,实令风歉疚难当,亦无颜再对大师兄。况二师兄定视风为死敌,门争若起,势必使本帮更趋混乱。分裂! 当下自感难容于天下,唯有一走,还望大师兄多加保重! 风字” 秦霜阅毕,脸上竟木然无情。 ——经历昨夜惨变,任何事亦再难令其感触动容。 而现在风,云己走,他更要全部心神,全力以赴对付剑圣。 但剑圣犹还没到,他在哪里? 他在坚持。 剑圣刚开始的愿望就是一举击毁雄霸,铲平天下会,复兴无双城。 接着他见到无名后,便只想重创雄霸,以助独孤鸣等人最后一一击。 跟着下来,他只希望千万不要倒在路上。连到也到不了天下会。在天下英雄面前折损无双城的锐气。 他的身形摇摇晃晃,他的步履跟踉跄跄。 他只在拼命坚持。 ——势不可去尽,剑不可去尽,凡事太尽,缘份势必早尽! “尽……!?” 剑圣摹然想起这个字,浑身都打起了寒颤。 “不!老夫不能就此死去!我要大家观睹老大惊世骇俗的剑势!我要在天下人面前击杀雄霸!” 他在濒死时,激起了最后一丝斗志: “我要坚持下去!” “我要战斗!” “老夫有生之年,虽未练成灭天绝地的剑甘三,但剑甘二的威力,亦足以震慑群雄,受万世称颂……” 这时,天际阴藐密布,风云变色,黑沉沉的一片,就如残的剑圣,再难放出半丝生命之光! 但突然间,岔路上冲出一辆马车。 剑圣脸色陡变。 这辆马车不反连驾车的马夫部没有,车厢内还传出一阵阵女子的痛喊呼声,健马横冲直闯,车厢随时都可能倾覆,但剑圣却没有办法阻拦。 马车驶过,更令他惊心的是,地上竟一路鲜血,婉蜒消失于马车逝去的尽头。 马车厢里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流这么多血, 剑圣没有想。 他现在想的就是有一件事: 一一爬也爬到天下会三分校场。 他坚持的走了下去。但那匹马却没有冲出多匹。 路的对面,突然多出了一男一女两道人影,屹立如山般拦住了疯马去路。 但疯马视若罔见。它仍直仲,而且冲势猛烈。 那女的立即扬手,搭箭,箭若流星,一箭便即射穿马腹。 马长嘶一声,歪倒毙命,马车厢亦随之倾橙。 但只听“蓬”的一声,一个人影勉力的掠了出来,跌倒于地,竟面容惟淬,腹大便便,双腿间的鲜血己浸湿了下面衣裙。 她叮着这一男一女,艰难的喘息道: “你们……是……什么人?” 女的是凤舞。 男的当然就是龙袖。 龙袖昂首不言,凤舞忿声道: “不用怕!我俩并无恶竟!” 产妇点点头,这不用说,她也看得出来,她只拼尽最后一丝气力道: “我……不行……了,但我……儿……即将……临盆,决……不能……胎死……腹中……” 凤舞连忙过去,搀扶着她道: “不要多说,先歇一会吧!” 那妇人摇头,痛苦道: “来不及了!” 说完,摹地拔刀向自己腹中刺去。 凤舞眼明手快,一把拉住她的手,怒道: “你干什么?” 那妇人已眼白赤紫,脸色青白一片,呻吟道: “我本想……剖腹……取婴,但……哎!无论……如何,请……替我……照顾…… 孩子!” 话刚说毕,惨叫一声,遂一命呜呼。 事出如此突然,凤舞不禁呆住。 正犹疑应否替其取出婴儿之时,突然飞来一粒石于,击在她手腕。 凤舞手上劲力立时尽消,竟连匕首也把握不住,呛然落地。 一个清瘦见骨的和尚,满身青衣,缓步走出,慢慢道: “阿弥陀佛!两位出手太毒辣了!” 龙袖眼中立时一亮,突然跳起来,大声道: “凤!不用理他,快点动手!” 他己看出这个是谁。这个人要阻止的事,就最好是不要发生。 这个人无疑就是不虚。 龙袖拉开架式,大声道: “不虚!莫要多管闲事!” 凤舞已拾起了匕首,看样子准备动手,不虚沉怒道: “连一个孕妇亦不放过,你们难道毫不知耻?” 龙袖什么也不说,气劲一动,袖中剑突然弹出,飞刺不虚胸膛。 不虚身形一闪,刚欲以因果转业诀之“小转业”贴身还击,耳边突然传来一种声音: 一一一婴儿的啼哭声。 一阵狂风掠过,雄霸仰首望大,突然长身而起,声气朗朗道: “各位,午时己过,剑圣未至,况且天色不佳,老夫建议将决战押后,各位请先行休息!” 话刚落音,秦霜马上站出来,大声道: “师尊,剑圣怯于我帮神威,不敢迎战,己有在场各大门派为证,无双城不战自败,所谓‘胜者为王’请师尊即刻下令,缉拿叛贼断浪!” 断浪脸色立变,正欲跳起来出手,忽听一个声音威叱道: “谁说无双城不战自败?” 同时一道豪光冲破乌云,尽射在三分校场上。 众人惊愕间,猛发觉场中己无声息做然屹立着一个人影。 一一一剑! 圣! 所有人的眼光立即集中在他身上。 断浪,独孤鸣,释武尊身形甫动,这时己缓缓的松懈下来,脸上惊喜莫名。 雄霸与秦霜全身同时绷紧成一柄出鞘的铁刀,四双眼中射出的锐光一齐叮住了剑圣。 只见剑圣神采异常飞扬,完全与昔才颓废之貌判若两人,而且较七日前添一股不可思议的逼人气息。 他既不抱拳,亦不行礼,只淡淡道: “有劳各位久候,雄霸,来吧!” 身上的杀气同时间暴放,足下的砖石顿时崩裂。 徐徐移步,迈向观武台。 两旁飘扬的施旗立时被无形气劲切倒。 剑圣身上所散发的气息,锋芒之盛,所到之处,周遭众人就象被利刃剖割一般肢体破碎。 未曾开始比拼,剑圣的剑气就如此可畏可怖,雄霸不禁震骇当场。 连正在下山的步惊云亦浑身一颤。 他知道,剑圣来了! 却不知道剑圣何以发出如此威力奇大的剑气? 没有人知道,剑圣这一招就是一一一 灭天绝地剑二十三! 一一天剑,代表祥和,洋溢着无限生机…… 一一剑二十三,则代表着死亡,扼杀所有生命! 连无名苦思多年,亦无法领悟的剑二十三,其威力究竟达至何等惊人境界? 是魔? 是道? 所有人都被震慑住了,只有一个人最为清醒。 秦霜! 他心己死。 心死的人,感觉不到身死的可怕。 他只想保护师尊,剿除无双城最后一股反扑势力。 他一扬手,厉声道: “时辰已过,无双城不战己败,再不配和掌门交手,杀!” 两傍精锐人马本是早有所备,这时如梦方醒,立时蜂汹而上。 剑圣却仿若无睹,徐步前行。 众悍将的刀锋眼看就要凌空劈至时,突然剑圣身上透发出一股诡草莫名的晶莹豪光。 奇事亦随之陡生。 众人动作竟全在半空中凝顿,血液亦呈僵化,无法运行,心中均是大惊道: “啊!为何我们不能动弹?” 雄霸脸上亦骇然变色道: “怎会这样的?” 场中所见,包括秦霜,也没有人能动分毫,简直匪夷所思。 这时间,死亡己紧紧笼罩三分校场,所有生机正面临扼杀…… 而主宰这一切的,就是一一一 剑圣! 他穿过最密集的人群,那里的生命顿时灰飞烟灭,连惨哼声也没有。 死神召唤时,就连呼叫的本能也给剥夺了。 更严重的是剑圣已开始拾级而上,此际四方充斥着无穷的死寂。 正是灭天绝地的前奏。 雄霸竟束手无策。 他纵想出手,身躯亦寸分难移。 剑圣所使威力,简直令他不敢相信,这修为已绝非凡人所能达至。可是,亲身感觉,这铁一般事实证明,剑圣己将死亡降临各人头上。 ——剑二十三,一经使出,一切尽皆失去生存权利!天下万物被逼…… “任!从!宰!割!” 贵为天下武林之主的雄霸亦不例外。 剑圣食指。中指,骄直如剑,缓缓的递到他眼刚。 雄霸没有办法,他只有一死。 他死后,秦霜必亡,天下会必倒,但无双城是否可取而代之? 雄霸脑海中突然闪出一个亮点: “不!老夫命定风云所覆,泥菩萨岂会算错!” 泥菩萨没有算错。 就在剑圣双指点到雄霸胸前时,战局突起了巨变。 步惊云抱着孔慈走下天下会时,看见剑圣呆立于台阶之上,步惊云随意的一掌,击飞了剑圣,剑圣倒地。但突然间,步惊云发现剑圣的身体竟一直僵硬不动。 “啊!他早已死了!”步惊云凭直觉便可断定。 场中亦随即发生了另一起变化。 每个人都象突然解除了定身法一样,均可自由活动了。 但昔才已被剑伤体,此际再行动,伤口立时爆发,顿时血肉横飞,惨嚎呼天,混和着如汹般的鲜血,就仿佛这里己化成了绝望的…… 阿鼻地狱! 腥血如箭扑面,令雄霸登时清醒。 前面倒地的剑圣亦在同一时间突然立起,疾扑了过来。 雄霸面色一紧,骨节爆出了一声响,真力在瞬息间重聚,立时运指如飞,使出专门为应付剑圣而苦修的—— 三分神指之“断玉分金”。 指劲尽往剑圣死穴点去,谁知竟悉数透体而过。 雄霸惊骇间,剑圣的剑指己戳到胸前,雄霸百忙中一晃身,剑指插入了右肩。 鲜血飞溅。 剑圣身形同时向前一倾,趋近雄霸。 两人就此打了个照面,面容俱都分外狞狰可怖。 剑圣道: “知道剑甘三的厉害吧,” 雄霸痛苦的点点头。 剑圣的眼光立即失神了下去,用一种低沉得只有自己才听出来的声音接道: “但始终未能把你杀掉,我不甘心!我真的死不甘心……” “篷”的一声,顷刻间己化作缕缕青烟,自雄霸创日处冲天而起,气势弥漫了整个三分校场。 剑圣的“回光返照”,终于没能格毙雄霸,复兴无双城。 他人虽死但战意未减,强锐的意声驱使他化为一股无匹力量与雄霸一战!亦因其已死,故能悟出凡人不能及的惊世魔剑一一一剑甘三。 可惜真身却被步惊云击中,战意随即崩溃。 步惊云也一击即退,抱着孔慈,走出天下会。 释武尊脸色大变,失口惊道: “啊!剑圣怎么会突然烟消云散?” 独孤鸣垂首低声道: “不妙!我们快点逃!” 三人早有默契,虽言剑圣必胜,但若生不测,将于同一时间分头撤退。 但忽有一个声音厉叱道:“擒下他们!” 一一一雄霸。 众人或被剑二十三所述所伤,只有雄霸瞬即定神,喝令围战,立时尚有战斗力的门众迅速上前拦堵。 断浪厉笑一声,道: “嘿!想挡本少爷去路?没这么容易!” 手中的长形木盒,猛地往地下一按,木盒破开,触目所见,赫然是失踪十二年之— — 火麟剑! 另一面,释武尊面临着数名掌门围剿。 原来此次所邀掌门均与天下会交谊甚深,遇事必挺身相帮! 这厢边,独孤鸣退路受阻,正以降龙神腿杀出重围…… 但这三人仍天下会重犯。天下会各堂精锐宁死不退,且愈战愈多,立将三人陷入绝境—— 文学殿堂扫校 转载请保留

本文由长篇小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魔由心生,风云续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