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全天计划
做最好的网站

明王不动

- 编辑:秒速时时彩 -

明王不动

无念背着小青走在坑凹不平的山道上,只觉背后这个柔软的身躯越来越重,天色也越来越黑,他忽然站定了,抬起头看了看天。小青在他背上道:“无念哥,出什么事了?” 无念看着天空。方才天空里还有一弯月牙,现在却已经只剩了隐隐一圈。他喃喃道:“天狗食月,今夜是极阴之相,百鬼横行,不知那小道士要不要紧。” 小青抱住了他的脖子,格格一笑道:“有你在,我可不怕。” 她的声音清脆娇嫩,一条手臂围着无心的脖子,隔着衣服也感觉得到柔腻光洁的肌肤,无念忽然心中一荡,道:“小青,你……你还好吧?” 小青低低一笑,揽着他道:“无念哥,我可想你呢。” 她的话里有一股媚态,无念低下头,脸上的神情却很古怪。他站住了,慢慢道:“你还记得我么?” “记得啊,我还记得那时你跟你师父在庙里,我来找你玩,你给我摘柿子,结果被你师父打了。那回你哭得眼泪鼻涕都是呢,嘻嘻。” “你还记得……”无念嘴角浮起了一丝苦笑。他也记得许多年前这个小女孩来玩时硬要自己去庙里的柿子树上摘柿子的情景。他抬着头看着天,也不知想些什么,小青推了推他道:“喂,无念哥,怎么不走了?” “小青,”无念想了想,突然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你嫁人了么?” 小青又是一笑,一下蒙住了他的眼道:“你胡说什么呀,我不依。” 这等小儿女的娇态,习惯了青灯古卷的无念也觉得有些害臊。他的脸一下变得通红,道:“放开我,我得把你快点送回家……再说。” 说到最后两个字时,声音越来越轻,几不可辨,但小青还是听到了。他的眼被蒙住,却没有发现小青的脸突然发生了变化。她的脸方才还娇美无匹,此时却像投入烈火中的雪块般,正在极快地融化变形,血色淡去,一张脸变得石头一样发青。 月光终于消失了。 小青手上的指甲已长出了一截,活像五根钉子,就在月光消失的一刹那,她的手指猛地插向无念顶门。 黑暗中,突然有一个小小的铜环疾飞而至。小青的手指刚要碰到无念颅骨,不知怎么忽然一震,那铜环已打在她的面门,像是打上一块软泥,这铜环嵌进了肉里,仍在不住地响。阿青惨叫一声,被撞得飞出了无念的背上,重重地摔在地上。 无念也被这铃声一惊,叫道:“小青!”手一探,背上长剑出鞘,猛地转过身来。 “无念!” 路边的黑暗中,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这声音也并不很大,但在无念耳中却如同炸响了个焦雷,他浑身一震,手不禁一颤,长剑几乎落下来,呆呆地看着那边。 一个人影站在黑暗中。天色太暗了,只能看得到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这人旗杆一般站得笔直,手中还握着根禅杖。无念呆呆地站着,喃喃道:“无方师兄……” 无方大踏步向地上的小青走去,无念虽然害怕,但仍然鼓足勇气道:“无方师兄,你要做什么?” 无方站到小青跟前,举起禅杖便要刺下去,禅杖上那些铜环又是一阵响,无念心下大急,也顾不得害怕,大叫一声,人已电射而上,一剑向无方背心刺去。 剑刚刺出,眼前突然一花,“哗”一声响,长剑像是突然有千钧之重,再伸不出半寸,他正待收力,但这柄长剑又像被巨石夹住了,拉也拉不回来,一个温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无念,好久不见。” 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年僧人站在他身前。这少年僧人右手持着根禅杖,左手两根手指夹住剑身。无念浑身都在发抖,突然扔了剑,跪在地上。这时无方的禅杖已刺了下去,小青发出一声惨叫,拼命踢打着地面,但无方的禅杖将她钉在了地上,她也根本挣不脱。 小青的惨叫声响起,无念头上的汗水已涔涔而下。那少年僧人手一松,长剑落了下来,正插在地上,他低声道:“无念,入魔容易入道难,难道你真的不肯回头么?” 无念抬起头。黑暗中,他满脸都是泪水,声音颤颤地道:“师父,我愿受责罚,但请你救救小青。” 少年僧人摇了摇头:“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那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能说的。无念,你纵然有舍身之意,但挟泰山以超北海,是不能也,又能如何?” 无方在那边拔出戒刀割开小青的胸口,伸手在小青胸腔里摸着什么,这时猛地一扯,看上去已是死了的小青又是一声惨叫,身体又像个虫子一样蜷缩起来,无方抓着一团东西过来站在少年僧人跟前道:“师父,妖孽已然伏诛。” 他手上像拿着个绿玉手镯,还在发出微光,但这并不是手镯,而是一条细细的绿蛇。这条绿蛇缠着无方的手腕,一张嘴张得大大的,要来咬无方的虎口,无方的食拇二指紧紧抓住小蛇的七寸,那条蛇只在他掌中扭动。少年僧人拿过这小蛇,看了看,面上仍是目无表情,指上突然用力,蛇身一下被捏扁,蛇头也无力地垂了下来。 少年僧人将死蛇扔到地上,轻轻道:“无念,回龙莲寺吧。当今天下群魔横行,与其同流合污,不如独善其身,清净修行。” 无念看了看草丛中小青的尸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又欲言又止。无方在草丛中擦了擦手,过来要拉无念,道:“师弟,还是回去吧,你叛师之罪,师父都原谅你了。” 无念呆呆地跪着,也不理无方伸出的手。这时,远远的突然传来了一声钟响。这一声钟全无悠远之意,声音黯哑,但声音之宏,直如裂帛断金。无方不由一怔,这时无念突然朝那少年僧人磕了个头道:“师父,十四年养育之恩,无念铭记在心,请师父放心。” 他话刚说完,身体冲天直上,一把抓过插在地上的长剑,在空中翻了个跟斗,人像一片被狂风吹起的树叶,一下飞了起来。无方先前见无念呆呆地跪着,万万没料到他还会有这一手,伸手去抓他的衣服,“嚓”一声,只撕下一片衣角,无念的身影已闪出了几丈外,一起一落,人已在数丈开外。无方心头怒极,大喝一声,禅杖在地上一顿,“哗”一声响,三个铜环从禅杖上飞出,向无念的身影追击而去。铜环刚飞出,少年僧人的禅杖伸起一招,那三个小小的铜环像小虫一样在空中一转,又飞了回来,那少年僧人的禅杖像有极大的吸力一般,铜环粘在了上去。无方不知所以,大声道:“师父,为什么不留下他来?” 少年僧人看着天空,过了一会,才轻轻道:“入魔亦有回头日,这话你不也说过?”他转头看看小青的尸首,叹了口气道:“无方,将那女子的尸骸掩埋了吧。” 他的叹息声很轻,但这一声叹息入耳,无方如遭电殛,怔怔地站在那儿不动。少年僧人已经走出几步,见无方仍是站着,他站定了,转过头道:“怎么还不动?” 无方像是大梦初回,连忙道:“是,是。”向小青的尸首走去时,他想着方才那少年僧人的一声叹息,不由得遍体都是寒意,心中想道:“师父原来也会叹息!” 钟里越来越热,仿佛这口大钟被埋进火堆,无心纵然镇定,此时也有些慌乱了。 外面转来了“哗哗”的声响,震得一口大钟不住震颤,发出共鸣。这声音像无数细而长的钢针刺入无心耳鼓,让他眼冒金星,在这一片尖利的声响中,一丝吹竹之声如游丝袅袅不断。他将剑横在膝上,眼观鼻鼻观心地坐定,但被这种异响搅得脑子生疼,太阳穴处的血管也根根暴出,似乎马上会震裂。 那条巨蛇拉不翻大钟,此时缠在钟上不住打转。蛇身鳞甲坚硬如铁,将钟面的铜绿擦得干干净净,这等高速摩擦,也使得钟里的温度不断升高,大钟不时颤动,发出了尖利的颤音。无心已是心力交瘁,知道再坚持不了多久,他咬了咬牙,将右手中指放进口中咬破,血登时挤出伤口。这种血咒大伤元气,他用过一次就得休养多日方能复原,但如果任由巨蛇缠绕,只怕立时崩溃。 血在钟壁上画了个圈,无心伸指又在这圈中画了弯弯一条,画成一个太极图,一咬牙,喝道:“破!”一掌拍在了血印上。大钟登时发出一声巨响,那条巨蛇也像突然遭到雷击,半条蛇身甩了出去,重重打在地上,打得地上的群蛇也四散飞起,不知有多少条小蛇被打成肉泥,方才蛇身对着钟里血印的位置上多了一个焦痕,与无心在钟里画的那个太极图一模一样,倒像是这个太极图透过钟壁,印到了蛇身上一样。 这是正一教的五雷破,虽然没有同一系的五雷天心大法厉害,威力也着实不弱,那条巨蛇被一震之下,变得迟钝了许多,无心正自欣慰,吹竹之声大长,又是“砰”一声,那条巨蛇重又缠了上来。 五雷破仅仅是解了燃眉之急而已。如果再来一次,现在无心元气大伤,便再挡不住了。虽然知道死到临头,黑暗中,无心淡淡一笑,抽出了长剑。 这把长剑已经只是把普通的长剑了,虽不能斩妖除魔,但要杀人还是绰绰有余。他将剑推转回来,便要刺入自己心口,心中却不由想道:“可惜一路赚来的那么多银子了!” 突然,大钟轰然一声巨响,无心只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一股锐气扫过。他大吃一惊,怎么也想不出竟会出现这等变化,猛一低头,头顶有一股厉风掠过,眼前却猛地一亮,竟然能看到了外面。 这口大钟竟然从中横着裂成两半! 巨蛇的尾巴正好甩过,那大钟上半被扫得翻倒在一边,倒像是一把茶壶被揭开了盖子。大钟一裂开,无心不加思索,人已冲天直上,长剑在身下划了个圈,防着有蛇扑上来。他人在空中,也没有借力的地方,眼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一片都是蛇,心里不由一阵发毛,正不知落下去后该如何是好,忽然听得有人在一边喝道:“接着!” 一边的半堵墙上,无念正站在那儿,向无心掷过一根树枝。这树枝正穿过无心脚底,无心一提气,脚尖在树枝上一点,那根树枝一受力,登时落地,无心借着这一点,人已向斜里掠出,在空中翻了四五个空心跟斗,落到了那堵墙上。双脚刚一落地,便觉头一晕,在钟里呆得久了,他浑身脱力,连站都站不稳,无念一把扶住他道:“道兄,你没事吧?” 无心收剑入鞘,咧嘴笑了笑道:“小和尚,还好你来了,不然我快要变成蛇粪。小青姑娘你送回家了?” 无念却像没听出他的打趣话,一张脸凝重之极,看着五显灵官庙的庙顶。钟楼倒下来时,将正堂的半边屋顶也压塌了,这五显灵官庙方才还是一派肃穆景象,此时尽是些残垣断壁,殿上的五座神像被压塌了三座,还有两座也已经残缺不全。 残存的大殿顶上,一个红衣女子拿着根箫坐在瓦片上,靠着鸱吻中式房屋屋脊两端陶制的装饰物。看着他们。隔得远了,也看不清这人的面目。无念盯着这个女子,手中的长剑剑尖还有血滴下。他的大日如来金刚剑威力惊人,一剑将巨蛇斩为两段,余力不竭,连大钟也被斩开。他本不知道无心躲在钟里,这一剑是全力施为,亏得无心身体灵便,否则这一剑威力之大,只怕连无心的半个头也会被削下来。 这时,那个女子又将箫凑到唇边,箫声原是舒缓轻柔,但她吹出的声音却凄厉如鬼哭。一听到这个声音,无心心头不由一跳,皱起了眉。 这声音正是方才听到的。他本以为那是巨蛇发出的声响,没想到是这女子吹出的。声音一起,地上的蛇群又蠕蠕而动,向他们站的地方涌来。幸好那条巨蛇被无念一剑斩成两段,此时正在地上挣扎,不然更难应付。 “小和尚,你有金刚不坏之身么?” 无心看得发毛,已在打量四周,准备逃跑,却见无念动也不动,他捅了捅无念,无念这时才如大梦初醒,像是根本没听到无心在说什么,转过头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螭龙八变,那就是主持螭龙咒的人。小和尚,你要是有金刚不坏之身,那还有胜算,不然还是快逃吧。” 无念只是看着那女子,慢慢道:“她不是活人。” “当然不是活人,她们都是借尸炼形……”他突然像想起了什么,吸了口凉气道:“小青呢?” 无念没有回答,无心还待再问,却见无念眼角淌下两行泪水,他不敢再问,拉了把无念道:“小和尚,我们快走,再不走可来不及了!”初时他还雄心勃勃,只待斩妖除魔,但是这螭龙咒破了一层还有一层,他知道以自己的功力,能全身而退便是上上大吉,无念的样子又不像是有金刚不坏身法的,此时迫不及待便想逃走了。只是群蛇越来越多,他实在想不出什么逃生的妙计。 蛇群在他们站的这半堵墙下聚成一片,足足有三四丈方圆,那些蛇都抬起头看着他们,四周暗得一片模糊,那些细小的眼睛像繁星点点,伴随着一股腥膻,中人欲呕。无心知道要跳出这一片蛇阵,实非他所能,但留在这儿便只是等死。他还待再说什么,无念忽然大喝一声,人已一跃而起,在一块突出的砖块上一踩,人已冲上屋顶。无心大吃一惊,叫道:“小和尚……”他没想到无念不退反进,话音未落,无念已经踏上了屋顶的瓦片,喝道:“妖孽,受死!” 他手中的长剑吐出丈许青芒,这一剑下斩,直有雷霆之威。那个红衣女子也没料到无念不退反进,居然还敢直冲上来,一见无念长剑斩下,箫声已戛然而止,仰头向无念吐出一团黑气。无心看得清楚,在矮墙上叫道:“当心!”但无念的剑快如闪电,早已在那女子身影处一斩而过,余力不竭,“哗”一片响,也不知有多少瓦片被斩碎,屋顶本只剩了一半,这一下全都塌了下来,剩下的两座神像也被压得粉碎。 无心站在一边,被激起的灰尘迷了眼,他伸手掩在眼前。在一片模糊中,只听得那一阵凄厉之极的叫声。 尘土散去,只见无念双手持剑,稳稳站在瓦砾中。无心大喜过望,脚一点地,跳到无念身边,道:“小和尚,你还真有金刚不坏身法!” 他的手刚碰到无念的肩头,却觉入手火烫,像碰到了一块烧着的木炭。他一怔,抬眼去看无念的脸。 那张脸变得漆黑一片。 他大吃一惊,无念却已翻身倒了下来。他一把托住,叫道:“小和尚!小和尚你没事吧?” 他正喊着,脚下的瓦砾中突然探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

无心一跳下那大坑,只觉周围正在不断下沉,那道长沟是个圆形,正好将五显灵官庙围在当中,他倒像是掉进了一个干涸的池塘中去了。那土丘下沉时不断有碎石泥土崩起,更像是一个活物。无心在暗中摸索着,忽然触到了一只手。 那是一只左手,上面沾满了泥土血迹。他大喜过望,伸手一拉,叫道:“小和尚!”哪知一拉之下,这只手一下被拉了过来,借着暗淡的月色,却见那是半张脸。 半张女人的脸。从眉宇间,到鼻子,到嘴,都只有半个。割开的地方并没有多少血,苍白的尸肉翻出皮肤外,直到腰间都是半个。 那正是阿红的半边尸体。 阿红先被无念腰斩,后来又被无心以剑术从中斩为两半,这块尸块不过只有十来斤重,被无心一下拉了起来。突然间见到如此一块残尸,虽然知道阿红本就是借尸还魂,无心仍是心头一跳,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无念到底掉在哪儿了?他将半截残尸扔到一边,拼命看着地上。土丘有十余丈见方,无念落下来时,定是滚落在土丘边上,无心最怕的就是无念已经滚落到哪个缝隙里了,那样一来定是万劫不复,找也找不回来。他越来越急,叫道:“小和尚!小秃驴!你在哪儿?” 突然,他听到了一声呻吟。无心耳力甚佳,沿着声音来路看去,却见几块土块被翻开,一只手从浮土里伸出来。这只手上的袖子是一件袈裟,手臂也要粗许多。无心看得清楚了,才一把抓住,猛地拉了起来。 那正是无念。原来这土丘正在下沉,上面的浮土不时滚落,无念方才人事不知,被浮土盖了一层,迷迷糊糊中听得无心的叫声才抬起手。无心将无念刨出来,叫道:“阿弥陀佛,还好小秃驴你还活着,我可不想来生变个牛马什么的来补报你的救命之恩。”欣喜之下,他也念出佛号来了。 无念睁开眼,断断续续地道:“这是哪儿?” 无心道:“不知是什么妖怪地方。来,我背你上去。” 此时土丘顶部也已在地面之下,边上更是距地面足有两丈多高。无心若是一个人,这两丈的距离一个飞身便能冲上,但背起无念的话,他也知道自己绝没这个本事了。想了想,无心伸手到无念袈裟上撕下一条布,背起无心后将他绑在自己身上,道:“小和尚,抓紧了。” 要从沟壁攀上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无心道术学得很杂,武功也相当不错,一贴到沟壁,便像壁虎一般向上攀去。这沟壁湿漉漉的,也没有什么可借力的地方,并不太好攀,无心五指用力,深深插入泥土中。攀了三四尺,他也有点气喘吁吁,正在担心能不能坚持下去,从上面忽然“哗啷”一声,伸下一根禅杖,只听得无方在上面道:“快抓住!” 这禅杖只有六尺长,伸下来也仍有四五尺之距。无心心头一喜,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手足并用,一下又爬上了几步,伸手已可触及禅杖。他一咬牙,双足一用力,人已飞身跃起,一把抓住禅杖的头,却还来不及庆幸,却听身后一声巨响,一道腥风袭来,有个什么东西一把缠住了他的双腿。 这等梦魇一般的情景吓得他魂飞魄散。他只道是条蛇,低头一看,却是一枝长长的枝条。这枝条又长又软,在他脚上缠了几圈,当真有如活蛇,已是绷得紧紧。 无方在上面叫道:“快上来!”他的声音中已是满是惊骇,无心也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他腾出一手来从腰间拔出长剑,回身一斩,那根枝条立被斩断,他刚要发力冲上,哪知边上突然又伸过了几枝枝条来。这一次连他的一只手也缠住了。 无心大骇之下,叫道:“小和尚,快帮忙!”他一只手抓着禅杖,另一只手已被缠住,那些枝条力道极大,深深勒进他的皮肉,凭他自己是根本挣不脱了,只望无念能帮一下手。但无念却动也不动,只怕连说话的力气也没了。 突然,像有两只极大的黄蜂,从一边飞过了两个铜环。这两个铜环像是活着的一样,在空中划了道弧,发出“嗡嗡”声,在枝条上一掠而过,那几根绷得紧紧的枝条登时如遭利刀猛砍,当即断成两截,断枝却仍要抓上来,无心的手一脱羁绊,剑气已大长,一剑掠过,星星点点的都是剑光,那几根断枝一探过来便被无心的剑气斩碎。无方只觉肩头有人搭上手来,正是宗真,他正要说什么,宗真道:“快拉他们上来!” 无方已觉臂上传来一股力量,他用力一提禅杖,禅杖上挂着两个人,足足有两百五十余斤的份量,以他本身的力气原本提不动的,但此时却觉两臂上涌来的力量源源不断,将无心和无念拉上来时,并不觉得如何吃力。 无心一跳上来,便叫道:“快,快救小和尚!” 无念脸上蒙着一层黑气,宗真伸出手指在他眉宇间一按,道:“无方,将三藐母驮再取出来。” 无方惴惴不安,一边从背上解包裹,一边道:“师父,他还有救么?” 宗真没说话,脸上仍是木无表情,也不知在想什么。无心站在一边看着宗真,突然从心底涌起一股惧意。这个和尚的双眼似乎能洞澈一切,让他感到害怕。 宗真将三藐母驮转着在无念身上移了一圈,移到心口处,那两个转轮突然飞转起来。三藐母驮本就是与转经筒差不多,转一圈当得念一句佛,但从没转得这般快法。无方看在眼里,蓦然一愕,道:“师父,出什么事了?” 宗真的眉头皱了起来,像是在想着什么。这时,从一边又发出了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 那土丘已经深陷下去五六丈了,五显灵官庙的地基已成了个深坑,这一声巨响显得有些发闷。无心在一边本有点不耐烦,听得这声响,忙转过头去看。只见那深坑中心的土丘突然像一朵花一样绽裂,从中飞出无数枝条,那些枝条都像蛇一样舞动,若方才就有那么多枝条缠住无心的话,只怕他早被扯下去了,哪里还救得回来。眼见这土丘裂开的中心隐隐有些亮光,似乎里面有些什么东西,无心心头一阵发毛,道:“大师,那就是波罗夷么?” 无方也不知那到底是不是波罗夷,却见宗真放开了无念,走到坑边。这大坑里,那些枝条正越伸越长,已经要伸上地面来了,密密麻麻地到处都是。宗真看着下面,突然道:“你会五雷天心大法么?” 无心猛地一震,看向宗真,宗真正看着下面,此时从坑中不住涌起回风,将他的袈裟也吹得鼓起来,这个少年僧人更显得出尘绝世。他低声道:“大师为什么觉得我会懂这门法术?” 宗真道:“你虽然用的是精钢长剑,也夹杂许多旁门奇术,但道术武功分明是正一教的传承。” 无心顿了顿,才道:“不敢瞒着大师,我是出身正一教,但大师有所不知了,五雷天心大法是正一教天师的嫡传,我可没资格学的。” 宗真叹了口气道:“可惜,你们正一教的五雷天心大法最能克制这木龙幻形。” 这时那土丘中心开始发亮,一个声音由轻渐响。那声音有如梵唱,听去全无邪气,只听得像有个人在极幽深的地方念颂: 见我身者,发菩提心。 闻我名者,断恶修善。 闻我说者,得大智慧。 知我心者,即身成佛。 听得这声音,无心还好,无念却已面露微笑,要站起身来。无方就在他身边,但他也如在梦中,眼前一阵茫然。宗真突如舌绽春雷,喝道:“妖孽!”他提起禅杖,重重插在坑边。“哗”一声,禅杖深深没入泥土,上面的铜环像被大风吹动一样发出阵阵乱响。无方一听得铜环的声音,像当头被泼了一盆冰水,一下惊醒过来,惊叫道:“师父,这是胜军不动咒!” 宗真面色凝重,大声喝道:“邪魔外道,也敢说什么即身成佛!” 土丘顶上的破口突然放出强光,那些枝条一根根也变得发亮,土丘也浑如一座莲台。无方突然惊叫道:“师父!那里有人!” 在强光中,一个人影正慢慢升了起来。 这人身上散出金光,但也看得出穿的是件袈裟,整个人通体发亮,让人一见便有礼拜之心。无方的脸上也不知是哭是笑,似是强自支持,但双膝却已发软,人缓缓跪下。宗真不曾想到波罗夷幻形竟然是幻成僧人模样,他的拙火定已修到无相界,自不会为形所惑,但无方和无念却不曾到这境界。无方还在强自支持,无念却已像傻了一样坐着,若不是因为身上伤势极重,只怕早就要拜个不停了。 插在坑边的禅杖已如一株枯木,渐渐岑寂。宗真伸指在禅杖上一弹,上面的铜环声响大作,将土丘里传出的梵唱一下压倒,无方脸上的痛苦之色立时减轻。宗真却知道这禅杖之音一时大一时小,并不能持久,无方被那梵唱引得已一步步堕入魔道,再听得一会,那禅杖这点声息已唤不回他了。自己不会被梵音所动,但自己这两个弟子却要难逃一劫。 这时无念的脸上已经涨得通红。他身上所中邪气仍未逼清,梵唱对他更有蛊惑,此时再也抵挡不住,即将崩溃。拙火定修行便是绝万念、息心火,但此时他哪里还能绝万念、息心火?脑中来来去去的都是自幼以来的种种情景,宗真、无方、小青,这些人在他脑中纷至沓来,一刹那间仿佛什么都想起来了,从小到大种种不平、激愤、爱欲、苦恼、喜乐,一下子都涌到心中,百感交集,一时涕泪满面,被拙火定压下的心火登时又熊熊燃起。

本文由长篇小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明王不动